原創 羊卓雍措如此壯美深邃,不禁想起那年女遊客的褻瀆和無知

我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站在羊湖邊上了,卻是我第一次見她初春冰裂時的樣子。我一直很想在冬雪時分來到羊湖,想看一看兩岸高山草甸被白雪覆蓋,然後這藍天之下的一湖碧水究竟是有多迷人。然而,這樣的畫面仍在期待中,可初春冰裂的模樣依舊將我驚艷。

關於羊卓雍措,想必任何一個來到西藏旅遊的人都見識過她的美,作為西藏三大聖湖之一,羊卓雍措的美是納木措和瑪旁雍措難以媲美的,雖說三大聖湖各有特色和壯美,但唯有羊卓雍措我已經不記得究竟來過多少次了。

但始終忘不了第一次見到它時的激動心情,站在高山之上,眼前一片翠藍,難以想像地球之上竟還有如此美麗的湖泊。只是做夢也沒想到,在這厚重陰沉的天空下,這初春的羊湖竟然也有一股深邃的夢境般的美。它和藍天下的一片翠藍完全不同,眼前的冰裂紋和遠處已經融化的模樣,仿佛是一個全新的羊卓雍措,給予我第一次見到它時的那份激動一模一樣。

對於這片高原湖泊,其風景再熟悉不過,但就水文和附近村莊風俗,以及宗教歷史仍是模糊。作為喜瑪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內陸湖,羊卓雍措的美不僅只是表面風景,只是它的表面往往比內在更引人註目。

同時,這里的天然牧場曾在舊西藏是只屬於貴族的牧場,將這里占為私用,湖濱水草豐美的場景至今明顯,當地藏民讚美它是:「天上的仙境,人間的羊卓。天上的繁星,湖畔的牛羊。」每年春夏,凡是在這里覓食的牛羊都十分肥美。而這樣的高原牧場,是另外兩大聖湖所不及的。

我第一次見到羊湖的時候,是在秋季。當時泛黃的草甸和碧玉般的湖水令我印象深刻。只是那時候還不知道它曾是貴族的牧場,更不知道聖湖里還有豐饒的魚群,其魚類蘊藏量可達8億多公斤,有」西藏魚庫」之稱。

曾有遊客妄想在這里享受釣魚樂趣,但敬畏之心和宗教地位,使得誰也不敢輕易去褻瀆它。但仍是有無知之人曾在湖畔拍裸照,意在靠近大自然,外表雖美,但道德和信仰危機卻將她表現得如此醜陋。

面對這樣的一處聖湖,它的美,它的聖潔,它在藏族人心目中的地位,僅僅以我們的俗世之眼去欣賞遠遠是不夠的。 但帶著敬畏之心,這俗世之眼也就足夠了。同時,蒙古人也是非常崇拜它的,蒙古人將其奉為羊卓雍措達欽姆,是藏區的女護法神,而這里自然也就成為了護法神的駐錫地。

只是對於我們這些平凡的俗世之人而言,聖湖的美往往還伴有雪山。不論是羊卓雍措,還是納木措,抑或是遠在阿里的瑪旁雍措等,都會有一座雪峰悠然凌駕於聖湖之上,即便是鬼湖拉昂措也有神山相伴。

不過在羊卓雍措之上的寧金抗沙峰,卻是不常見到的。它是拉軌崗日山的主峰,據說在西藏神話中,與羊卓雍措是父女關係,藏語為「夜叉神住在高貴的雪山上」。是西藏中部四大雪山之一,發育了條條冰川,著名的卡若拉冰川就在它的南麓。

當雪山湖泊相依之時,眼前風光如此壯美。陰天之下,冰裂聖湖,羊卓雍措刷新了我對它的最初印象。原來它可以壯美,也可以秀氣,更能如此深邃。傳說它是天上的一位仙女下凡變成的,譽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水。但在藏族人眼里,它又是「神女散落的綠松石耳墜」,鑲嵌在山的耳輪之上。

如此壯美深邃,那一年的裸女褻瀆究竟因何而起,有人說是商業炒作,但其行為不僅褻瀆了聖湖,更是褻瀆了藏族人的信仰。當我看見遠處那一絲白光所呈現在人間的光色時,眼前的冰面,變成了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墨藍。此時的湖畔如此寂靜,仿佛蒼穹之下,一湖一人陷入夢境。

於西藏,一山一水都不是純粹的大自然,它伴隨著的信仰,所充滿的宗教色彩,如佛塔寺院一般,是人世間最為敬畏的文化之一。哪怕我們不認同,不支持,但生而為人,最基本的尊重才凸顯出一個人的魅力和修養,也是最起碼的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