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翁同龢克扣北洋水師軍費 導致甲午戰爭一敗塗地嗎

近年來,坊間流傳著一種說法,稱翁同龢為了報李鴻章彈劾兄長翁同書之仇,利用戶部尚書的身份,公報私仇,克扣北洋水師軍費,使得北洋水師多年無法購買最新艦船,從而在中日甲午戰爭中一敗塗地。

真是如此嗎?

李鴻章彈劾翁同書一事,是真的。

當年,翁同書進剿太平軍時,因處理苗沛霖一事,遭到曾國藩彈劾,執筆寫彈劾奏折的人正是曾國藩幕僚李鴻章。李鴻章妙筆生花,「臣職分所在,例應糾參。不敢因翁同書之門第鼎盛,瞻顧遷就」,短短24個字,差點讓翁同書掉了腦袋。所幸皇恩浩蕩,免了死罪,發往新疆軍中效力,最後死在了陜西花馬池。

翁同龢擔任戶部尚書,是真的。

翁同龢是1856年殿試的第一甲第一名,即狀元。「一朝狀元郎,看盡長安花。」翁同龢從此走上了一條光輝的官場之路,做過同治皇帝和光緒皇帝兩朝帝師——他給光緒皇帝上課,第一堂課是教寫「天下太平」「正大光明」八個字。翁同龢長期任職戶部尚書,掌管清廷財政大權,又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參與軍國大事。

翁同龢克扣北洋水師軍費,也是真的。

翁同龢任職戶部尚書時,正好是李鴻章奉命組建北洋水師之際。1891年,戶部「因部庫空虛,海疆無事,奏明將南北洋購槍炮船員,機器暫停二年,藉資彌補」。

朝廷予以批准,於是從當月起,停購外洋船炮二年。

然而,我們很難將「公報私仇」的板子打在翁同龢身上。

原因很簡單,不單是北洋水師、南洋水師停購外洋船炮,事實上所有採購外國槍炮計劃都停了。如果北洋水師停購外洋船炮,是翁同龢「公報私仇」,那麼停止所有採購外國槍炮計劃,又算什麼呢?翁同龢跟所有的封疆大吏都過不去嗎?

翁同龢之所以奏報朝廷,讓北洋水師、南洋水師停購外洋船炮,是由於戶部已經窮得響叮當了。兩年前的1889年,光緒皇帝舉行大婚儀式,極盡奢華排場,花費了400萬兩銀子(約相當於購買3艘定遠號戰列艦的費用),幾乎將戶部掃蕩一光。戶部拿不出錢來採購外國船炮,這也是事實。

那麼,戶部沒有錢給北洋水師採購外國船炮,北洋水師就真的沒有錢用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實際上,從1885年10月海軍衙門成立之後,北洋水師的軍費開支就歸由海軍衙門負責了。海軍衙門由醇親王奕譞負總責,慶郡王奕劻、直隸總督李鴻章會同辦理。醇親王奕譞、慶郡王奕劻不懂海軍,所以實權落到了李鴻章頭上。這就相當於,李鴻章自己給自己籌錢用。因此,就算北洋水師差錢,板子也打不到戶部尚書翁同龢身上啊。

北洋水師並不差錢。從1886年起,海軍衙門每年除了撥付400萬兩銀子的海防協餉外,還將各省海防捐款、福建造船餘存洋款、戶部庫所存神機營息借洋款等款項,約200萬兩銀子,全部充作北洋水師軍費。

從1885年到1895年,海軍衙門成立10年間,一共為北洋水師籌集、劃撥了2000餘萬兩銀子。對於積弱積貧的清朝來說,能夠籌集到這麼多錢,已經窮盡手段了。

資料顯示,從1888年,北洋水師自英國購進2300噸的致遠號、靖遠號巡洋艦,自德國購進2900噸的經遠號、來遠號巡洋艦後,多年沒有添置新的艦船。落後就要挨打,擁有老舊艦船的北洋水師,最終在甲午戰爭中敗於日本海軍。

那麼,海軍衙門籌集的2000多萬兩銀子,又去了哪里呢?

一句話:被奕劻、李鴻章挪用去討好慈禧太后了。

1885年,慈禧太后下令重修三海(南海、中海、北海)工程。到1895年,三海工程竣工。據葉志和、唐益年《光緒朝三海工程與北洋海軍》顯示,三海工程的經費總額約為600萬兩銀子。其中,從海軍衙門經費中挪用了436.5萬兩銀子。

實事求是地說,三海工程從海軍衙門經費中挪用的銀子,並非無償占用,後來如數歸還。只是,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籌款方法,仍然對北洋水師的發展起到一定損害作用。

到後來,1888年,光緒皇帝下令為慈禧太后重修頤和園,海軍衙門又成了重修工程的「提款機」。從1888年到1894年,7年時間共挪用了310萬兩銀子海軍經費。

此外,李鴻章還以海軍衙門籌款以備急需的名義,向各地督撫勒捐了約300萬兩銀子;克扣南洋水師、東三省的練兵餉和海防捐,有86萬兩銀子。這些錢,都進入了頤和園重修工程。

屈指一算,約有700萬兩銀子,從海軍衙門流入了頤和園重修工程。

三海工程和頤和園,花費了約1136.5萬兩銀子海軍軍費,差不多占據了海軍衙門籌集款項的一半——這一切,都和翁同龢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參考資料:《清史稿》《北洋艦隊軍費是從哪里來的》《光緒朝三海工程與北洋海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