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被《明朝那些事兒》美化的一個奸臣,無視的一代賢臣

相信很多看過《明朝那些事》的人,都會對書中所述,大臣李賢苦心孤詣、忍辱負重,除掉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奪門之黨」,替於謙報仇雪恨的故事所感動。然而,這只是作者『當年明月』先生出於其個人喜好,而對歷史人物的粉飾和貼金。

李賢協助明英宗,除掉石、徐、曹一黨,是他們兩方彼此的權力鬥爭,和「為於謙報仇」風馬牛不相及。恰恰相反,這個李賢非但不是如《明事》美化的那樣,「忍辱負重,為於謙報仇」的正直大臣,甚至還對於謙懷恨在心

原來明代宗景泰年間,李賢為吏部郎中,當吏部侍郎出缺時,他謀取此職,卻被調去兵部作了侍郎;吏部侍郎職位由原兵部侍郎項文曜擔任。

明朝體制,吏部為六部之首,吏部官員很少能直接升職,而要先調任其他部去遷轉;吏部侍郎、尚書也需由其他部的侍郎、尚書調任。(於謙這個兵部尚書為實際首相的情形,非常特殊,全因為他的社稷功高,威望蓋世,明代宗景泰帝對他也異常信重。)

所以吏部官員很少能直接升職,而要先調任其他部去遷轉;吏部侍郎、尚書也需由其他部的侍郎、尚書調任,類似情形一直十分普遍。

李賢卻認為項文曜這個兵部侍郎是兵部尚書於謙的私黨,嫉恨二人不止。他在自己的《天順日錄》「屢言文曜黨謙」,甚至污蔑於項兩人有同性曖昧關係,說項文曜是「於謙妾」。

【當時以項文曜為於謙妾,士林非笑之。每朝待漏時,文曜必附謙耳言,不顧左右相視,及退朝亦然,行坐不離,既在吏部亦如是。】——李賢《天順日錄》

奪門之變後,李賢便趁機唆使親信,彈劾項文曜為「於謙奸黨」的一員,以此報卻私仇。項文曜上疏求饒稱「謙逆謀,臣實不知,乞宥臣罪」,果斷和於謙劃清界限,朱祁鎮便饒他一命,判為流放。

明英宗:朱祁鎮

項文曜骨頭不硬,貪生賣友,原不足道,而時至今日,還有不少獵奇者將李賢對於謙的一面之辭的污蔑信以為真,給這位偉大民族英雄的身後名帶來損傷,就尤為可惡了。

在明英宗復辟之初,李賢和徐有貞、曹吉祥等人甚為親厚,為他們出謀劃策甚多,極可能一起謀害於謙的兇手之一。當時著名大臣,「剛直有節、以忠諫名天下」的禦史楊瑄做《復辟錄》,根據李賢自己撰寫的《天順日錄》,便如此認為。

【(曹吉祥)凡事與二學士商議而行。時徐有貞、李賢已為吉祥所引,入閣辦事,故除於謙等皆用徐有貞策,而(李)賢陰助之。】

【賢自言助有貞展盡底蘊,又言有貞素行持公者少,予乃持公助之,遂改前轍。觀此,則有貞害謙之事謂賢不與謀,可乎?】

【初,亨每來閣議事,則欲以己意令內閣行之,有貞等得無厭乎?又亨欲薦吳與弼,賢乃代草附亨奏之,則吉祥、亨初與有貞、賢相親厚可見矣。】——明·楊瑄《復辟錄》

李賢本因明代宗朱祁鈺知遇之恩,才超擢提拔,然而他在《天順日錄》卻大潑朱祁鈺的污水,把他寫成一個荒淫無度的昏君,談及「奪門之變」,則是「景泰淫蕩載度,臣民失望,一聞上皇復位,無不歡忭鼓舞」。

明代宗、景泰帝:朱祁鈺

連史官都忍不住在李賢的傳紀中,譏刺他對明代宗的忘恩負義,以及「抑葉盛,擠嶽正,不救羅倫」,排斥異己迫害忠良的種種劣跡。李賢連對葉盛、嶽正、羅倫等人尚且如此,何況是皇帝朱祁鎮必欲殺之,而他自己也切齒痛恨,大肆誣蔑的於謙呢?

【然自郎署結知景帝,超擢侍郎,而所著書顧謂景帝為荒淫,其抑葉盛,擠嶽正,不救羅倫,尤為世所惜雲】

真正豁出大好前程,要為於謙辯冤的賢臣,絕非這個在朱祁鎮復辟後春風得意的李賢,而是事跡被《明朝那些事》隱去不提的明憲宗時首輔、明朝唯一考中「解元、會元、狀元」這三元及第的一代名臣商輅

明代宗朱祁鈺病重不起時,於謙和商輅等內閣重臣商議,由商輅執筆《復儲疏》:「陛下宣宗章皇帝之子,當立章皇帝子孫。」而當時宣宗子裔,僅剩包括後來的明憲宗朱見深在內的,朱祁鎮的幾個兒子。

【十六日擬寫二本,伏闕投進,本稿系臣在禮部朝房內寫,主事俞欽抄謄。本內有雲:陛下為宣宗章皇帝之子,當復立宣宗章皇帝之孫正位東宮,助理庶政等語。姚夔、鄒幹等皆稱善。因寫二本,大小官員僉名數多,封進不及。】——《商文毅公文集》

然而就在《復儲疏》呈於禮部,還未上報給朱祁鈺的當夜,石亨徐有貞曹吉祥們聽聞風聲,迫不及待打開宮門,迎接朱祁鎮,發動了 「奪門之變」。

被囚南宮,苦盼復辟的朱祁鎮,和石亨、徐有貞、曹吉祥等奪門一黨達成骯髒的政治默契:一方得皇位;一方得朝權、殺於謙。

因此朱祁鎮復辟後,迫不及待將於謙及許多景泰年間重臣下獄。其謀害於謙聖旨曰:

「於謙……這廝每知罪惡深重,恐朕不容,……糾合心腹都督范廣等,要將總兵官(石亨)等擒殺,迎立外藩以樹私恩,搖動宗社……欽此」

商輅原本是朱祁鎮東宮舊臣,本不在被逮捕之列,朱祁鎮一度還讓商輅給自己起草復位詔書。可商輅為於謙力辯絕無迎立外藩事,舉此時仍在禮部的《復儲疏》為證據。

豈不知朱祁鎮為了完成與奪門一黨的約定、為了讓這場政變變得師出有名,他才非殺於謙不可;是以索性將商輅也下了獄,然後把他罷官歸鄉。

一直到明憲宗成化帝朱見深即位後,召還商輅為內閣首輔,給於謙平反昭雪,赦免其親族並加恩,並在商輅力主下,追復了景泰帝朱祁鈺帝號,重修其陵寢,更在商輅輔佐下,革除了朱祁鎮復辟期間一系列弊政,

方有武功鼎盛、直追永樂的”成化中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