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進占日本的美軍本以為會被憤怒包圍,但氣氛友好得讓人困惑

要不是兩顆原子彈的驚天威力,一下把日本人從迷夢中震醒,他們還在吼吼著要進行本土決戰、搞一億總玉碎呢。日本投降之後,美國代表盟軍進占日本。

美國兵們已對一件事做好了準備。那就是,他們可能會受到狂熱的天皇崇拜者各種攻擊。然而,當他們扛槍上岸,卻發現這種事幾乎沒有發生,所發生的,反而是他們難以理解的。

《擁抱戰敗》一書寫到,當第一批全副武裝的美軍士兵登陸之時,歡呼的日本婦女向他們熱情召喚;而男人們則鞠躬如也地殷勤詢問征服者的需求。

書中說,他們被優雅的贈儀和娛樂所包圍,也被禮貌的舉止所誘惑和吸引。這些當時難以理解的事,有一點後來很容易就理解了。那就是日本百姓,確實也恨透了戰爭,他們需要解放者。他們之前的狂熱,不過是被綁上了極端民族主義的戰車。心里想要停戰,可沒人敢在口頭上說出來。天皇都投降了,大家終於有了台階下。

另一個比較難以理解的原因則是,其實日本的民族性,是比較務實的。這從明治維新就可以看出來。主導明治維新的,都是曾經激烈攘夷的。比如伊藤博文,曾與他的同學一起,燒了英國領事館。然而,當他所在的藩要派他去英國留學時,他毫不猶豫地就經上海偷渡到了英國——因為當時日本不準國民出國。更為搞笑的是,

他們偷渡,還是求英國領事幫的忙。這麼哭笑不得、不要面子的事,他們就做得出來。對日本人而言,當一條路已走不通的時候,還不如裝出高興的樣子走另一條跑呢。(本文照片,來源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