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20年過去了,周星馳還是那個「死跑龍套的」

今年的賀歲檔,我們終於等到了他的名字。

睽違賀歲檔三年,那個曾經占據三代人童年回憶的周星馳帶著他的新作《新喜劇之王》披甲重歸。

一句周星馳作品,一句定檔日期,再配上一個手拿折凳的公主背影,如此童趣又簡約的海報,也就只有鬼馬的周星馳敢這麼做。

星爺的電影最擅長刻畫小人物的心境,這次的《新喜劇之王》是一個徹頭徹尾聚焦小人物的故事,一眾主演除了大眾熟知的王寶強之外,鄂靖文、張全蛋、景如洋等,這些名字或許你曾經聞所未聞。

連星爺都忍不住在導演特輯中調侃到:

活在周星馳電影里的他們,根本算不上什麼咖,他們就是世人眼中的一群「死跑龍套的」

每日駐紮在劇組,烈日暴曬,挨餓受凍,只為了等那一句——

「有沒有會做反應的?」

聽到這話的龍套們個個都像瞬間打了雞血般,極力嚮導演推銷著自己。

開心的表情?有!

痛苦的表情?有!

生氣的表情?也有!

只要導演有需求,沒有龍套不會做。看著他們極其賣力卻又浮誇到可愛的表演方式,你就忍不住跟著發笑。

多麼熟悉的場景,二十年前曾有一個人,也以同樣的方式賣力地嚮導演推銷著自己,光是一個緊張的反應,他都能模擬出多種場景的表演。

他從不放棄每一個活在鏡頭里的機會,哪怕演一個死角,也要充分表現出人物將死之前的心境。

沒名沒勢的尹天仇,在導演眼中是「多拍一秒都浪費膠卷」的存在,偏偏熱愛表演的他連一個死屍都要雕刻打磨,最終被劇組驅逐,被無情嘲笑。

一個跑龍套的而已,命比屎賤,名比蚊廉,有必要這麼努力嗎?

有必要。被「封殺」在家的尹天仇熟讀《演員的自我修養》,一個小小的四方天地困不住他想要成名的夢想。

二十年後,「尹天仇」成長為了幕後掌鏡的周星馳,《喜劇之王》升級為了《新喜劇之王》,那句「精神點,臨時演員也是演員」卻依舊熱血

值得一說的是,這個鏡頭也還原了當年尹天仇「客串」的導演。

二十年前,這句話是尹天仇站在龍套演員的立場鼓勵自己以及所有龍套演員的壯言,二十年後,這句話是周星馳站在一個喜劇之王的立場,對所有逐夢人的慰藉。

《新喜劇之王》里的鄂靖文,在她身上你或多或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因為熱愛表演,她精心塑造每一個人物形象,哪怕是一具屍體,也要讓這塊「背景板」融於戲中。

奔波勞碌,所需不過就是一盒專屬於演員的盒飯。

冷眼與勞苦,不過是龍套的家常便飯,哪怕世人嘲笑自己的夢想,她也只是自嘲地一笑。

也許你正和女主角一樣,為了夢想,走著一條不被人理解的路,有人告訴她,說算了吧,這是命,你永遠也當不上女主角。

永遠有多遠?鄂靖文不知道。但若想讓她向命運屈服,這絕不可能。

「鹹魚也要有夢想」,這是周星馳通過電影賦予所有逐夢人的希望,也是貫穿周星馳一生的格言。

在當上「喜劇之王」之前,周星馳就是那個四處受人冷眼的「尹天仇」。1983年,21歲的周星馳在《射雕英雄傳》里跑龍套,接連飾演了一位沒幾句對白的宋兵乙和一位無辜被梅超風殘害的路人甲。

短短幾秒的鏡頭,有人會放大並且剖析一個龍套的表演嗎?但周星馳在乎,哪怕是一個龍套,亦是他職業生涯濃墨重彩的一筆。

《新喜劇之王》不只是致敬那些為了夢想努力奮鬥的逐夢人,更是周星馳在致敬過去的自己。

二十年前,他用一句「我養你啊」,讓觀眾看到了愛情最簡單純粹的模樣,也讓如柳飄飄一般孤獨的靈魂找到了能夠認真對待她的人。

二十年後,他依然說著「我養你啊」,但這一次,他「養」的是那些從未被人認真對待過的夢想,或許你的力量過於渺茫,無法摧毀旁人對你的嘲笑,但是只要肯努力,螻蟻亦可撼動參天大樹。

在《新喜劇之王》官宣女主之後,有很多人都為此疑惑,為什麼會是她?或者說,為什麼這次會塑造一個女版「尹天仇」的形象?

1月28日,周星馳帶著一眾主創來到了長沙進行路演,充滿童心的星爺不僅穿著刻有「我養你啊」的衣服,還手捧著福豬,為現場觀眾送上了新年祝福。

同時,星爺也在現場解答了這個所有觀眾最大的疑問。

在星爺心中,喜劇演員出身的鄂靖文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演員,她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多年,拿過《我為喜劇狂》的冠軍,也做過宋丹丹的徒弟,但是仍差一個更好地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機會。

周星馳欣賞她的努力,所以伸手拉了她一把。

另外,如果你是周星馳的忠實影迷,你就不難發現,一直以來,星爺電影里的女性角色大多都是偉大而又正面的。

天生對女性就懷有崇拜感的星爺致力於刻畫每一個女性形象的美,例如秋香,美在動魄驚心,例如紫霞,美在可以為了愛奮不顧身,例如柳飄飄,美在知世故卻又保留著難得的天真,例如《新喜劇之王》里的鄂靖文,美在追逐夢想時的一腔熱血。

我們之所以愛看周星馳的電影,不光是因為其出色的電影品質,更是因為在他的電影里總保留著一份天真,慰藉著我們的人生。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奮鬥在路上的尹天仇。

大年初一,《新喜劇之王》,我們不見不散。

戳下方預售鏈接可提前購買電影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