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48歲央視一哥康輝幼年照曝光!曾是北廣文科狀元!今依然租房度日

獨家原創!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抄襲者一概舉報

圖/文:達人鈞鈞

今年春晚一播出,康輝C位落單就上了熱搜!

落單歸落單,康輝央視一哥的地位是妥妥的!今天鈞鈞就跟大家來說說這位1972年出生的河北帥哥是如何一步步變身央視一哥的吧!

康輝,1993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同年進入CCTV新聞中心,服務至今。 康輝在央視也算是少有的從新聞主播走上春晚舞台的主持人。他在新聞工作生涯中,歷任CCTV-1《晚間新聞報導》《新聞早八點》、《現在播報》主播,新版《東方時空》、《午夜國際觀察》主持人。目前擔綱《新聞聯播》主播、《世界周刊》主持人。1997年至今,參與主持CCTV多次大型新聞直播報導,因出色的工作表現,2001年破格晉升為主任播音員(副高級職稱)。2009年12月22日康輝和敬一丹獲聘為廣西民族大學兼職教授。

康輝,河北省石家莊市平山縣人。百度資料顯示1972年1月17日(農歷1971年12月2日)生人。但達人鈞鈞在康輝自己填寫的三好學生檔案中查到,康輝自己填寫的71年11月生人。不過現在對外的資料寫的確實1972年出生。

小時候的康輝是一個「很擰、很任性的人」。康輝「擰」的表達方式是表面上妥協,但卻有自己的「一定之規」。小時候,康輝和姐姐覺得幼兒園太悶,就逃了出來。被父母知道了,免不了要被說一頓。姐姐是錯就錯了,就這樣,也不承認她錯了。康輝是你說我錯了,我就說我錯了,但實際上內心並不認錯。「我想我可能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小時候,老師總是把我當成好學生,而且他們在表揚我時,想當然地將很多他認為是好學生的準則套在我的身上。很多老師給我塑造了這個形象,我也不和他們澄清反駁。」那時常有所謂「好」學生幫助「差」學生的活動。老師把康輝和兩個所謂差生安排在一起。康輝也不知道如何去影響別人。「在我的概念中根本沒有認為他們是差生,需要幫助。卻往往能在他們身上發現很多的優點,甚至認為他們很多時候要比我強得多。」

康輝成績很棒推舉為石家莊市的市級三好學生。擔任學生會學習部長想來是三道杠!

小時候曾想學唱戲

雖然從小學當班幹部一直到大學一年級,但康輝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具有組織才能的人。「有的人比較擅長也樂於和大夥兒聚在一塊兒,我卻比較樂於固守自己的一個天地。」 康輝從小就很喜歡電影。「初中二年級,我一個人跑去電影院看豫劇的戲曲藝術片《對花槍》,康輝愛好廣泛,小時候的文化生活要比現在豐富得多。父母常帶他和姐姐去看各種各樣的節目:芭蕾、民族舞劇、京劇、河北梆子、評劇、話劇、石家莊地方戲等等。一場戲經常要3個小時,當時大他兩歲的姐姐根本就坐不住,不是睡覺就是亂跑,而康輝坐在那兒從頭看到尾。到現在,康輝自己也覺得奇怪:為什麼會對這個東西那麼感興趣?那麼有耐心?小時候的康輝甚至還動過去學唱戲的念頭。但長大後,「一來家里人沒有這種意識,二來上了初中後自己的興趣也就轉移了。」

連續三年成績優異,政治歷史功課特別過硬,居然考過100分!!

可見康輝從小政治素質就很過硬,難怪播《新聞聯播》呢!

幾乎科科成績都在90分以上,同學們,你們要追星還是追這樣的明星吧,多勵志啊!

好好學習吧,看看石家莊市三好學生的大紅字!石家莊市教育局、共青團石家莊委員會的大紅章!

初中畢業時,康輝的成績是全市前5名。當時石家莊一中是全省重點,康輝上的師大附中是市重點。但師大附中的文科是全省有名的,而康輝拿定了主意要上文科。 「父母對我自己的興趣愛好不會干涉。他們對我做人方面的影響很大。」康輝坦陳,與父母的溝通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學郵電的,又是很傳統的人,認為只要照顧好孩子的生活就行了,不大重視思想上的交流。康輝有什麼事情不一定和父母說,但一定會和大他兩歲的姐姐說。在康輝的印象中,姐姐像一個「小媽媽」。

上廣院對康輝來說也是件偶然的事情。上了高三康輝才開始考慮自己以後要做什麼。決定考廣院,也是源於姐姐的一個在廣院念書的同學。他向康輝大肆描繪了一番自己在廣院上的電視編導專業。這對康輝來說無疑是個誘惑。康輝從小就喜歡電影,對電視也同樣感覺好奇。

去考試時康輝才發現與自己想像的完全不同。那時廣院委托省廣播電視廳招生,人很多,男的都西服革履,女的則都化了妝。康輝心里覺得沒戲。進入考場後,康輝問考官:「我能給詩配段音樂嗎?」考官一聽就樂了,說不用了,你念詩就行了。雖然康輝對自己對家里人都說去試試,但考完之後,就有一種需要別人承認的心態,哪怕考上後自己不去上也行。

北廣文科狀元

當時所有的老師都不支持康輝,他們都有一個概念:播音是不用學的,只要普通話說得標準的人都可以做這個。康輝當時的功課還行,很多老師認為他應該考一個更好的學校。康輝高考的分數線已經過了重點線,當時人大、北大都可以上。康輝是那年廣院文化成績最好的學生。很多不支持康輝考廣院的老師覺得康輝很「可惜」。但康輝自己做了這個決定後就覺得這個專業挺好的,「我希望我成為播音員,希望自己能在《新聞聯播》里出現。」可見康輝是個內心多麼堅定的人。

播音系里的「另類」

廣院播音系作為一個藝術類的專業,學生總會很活潑、外向甚至有些表演的特點,而康輝總是一本正經、不茍言笑,做事特別認真,生活和學習嚴謹有序,以至許多人認為他不可能是學播音的,於是他成了播音系里「另類」,甚至愚人節大家都不敢開他的玩笑,因為認真的他會真的相信。同學施翌評介康輝說「電視上康輝是什麼樣子,生活中他就是什麼樣子」。長期顛倒時差,他仍然在這種缺少樂趣的工作中勤勤勉勉、踏踏實實;生活中嚴謹有序,厭惡虛於應付的社交和媚;一如他播音時樸實莊重而充滿朝氣的性格……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像大家眼中的「好孩子」。

文化分第一考上廣院播音系並擔任學習委員

康輝從事新聞播音其實有許多的偶然性,雖然在中學只有一次參加電視節目錄制的經驗,但因為偶然的機會,從別人那里聽說了這個特殊的專業,就想試一試,許多老師和同學也認為他根本不適合去播音,而且肯定考不上,只有語文老師支持他。固執的性格和不願屈服於別人的成見的想法使他最終以文化分第一的成績考上了廣院的播音系,並一直擔任班上的學習委員,最終順利地進入了中央電視台,成為了一名新聞播音員。

在許多同班同學都成為知名主持人火爆螢幕時,康輝仍堅守在三尺播音台後,沒有去嘗試別的節目主持,他認為幹一件事就要幹好,在新聞播音上自己還遠沒有到達頂峰。

新聞播音是一種緊張、單調的工作,十分辛苦,無論是在主持《世界報導》的六年中,還是後來進入《東方時空》,康輝都兢兢業業的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甚至經常凌晨三、四點就得為播出新聞去做準備,用他的話來說這並不是對新聞的執著和形式上的愛好,而是一種職業感,一種認真的職業素質。

一直以來,康輝都在兢兢業業的做著本職工作,毫不懈怠。尤其是在《東方時空》的一年多里,只要輪到他的節目,就要凌晨三、四點到達辦公室,這對於生活、家人的影響先不必說,單是自己的生物鐘也很難調到精神俱佳的狀態。

「除了職業操守之外,我的秘訣就是把每一次播出都當作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次,這樣就不會懈怠了。」

1997年香港回歸,赴港作現場報導,任新聞主播。正是這些年的穩紮穩打,康輝才能夠成為央視一哥。

今年的春晚已經是康輝第4次主持了,可以說康輝成熟大氣親和力十足的主持風格,備受老百姓喜歡。

有網友爆料年近50歲的康輝在北京依舊是租房,而沒有買房,看來有舍有得,只有像康輝這樣紮紮實實為工作復出的人,才能夠最終站到屬於自己的C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