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如何給古書「拍照片」的


所謂書影,指的是顯示書刊的版式和部分內容的印刷物。現今的書影主要可分為兩種:一是附於各書中有關各種版本的圖譜,另一種是專取各書中有典型意義的一頁或若干頁, 加以匯輯而成。這些書影,大多依照原書影印而成,用以幫助讀者認識古書各種書籍版本的版式、行文格式、字體、印章等,其中有限篇幅的文字,則用於幫助說明圖版。可以說,書影是一種專供人們學習版本學、目錄學的資料性質讀物。

書影起源於清末,在沒有現代影印技術的過去,人們仿照原書刻印書影。清末民初傑出的歷史地理學家、版本目錄學家、藏書家楊守敬首開書影的先河。19世紀80年代,楊守敬作為出使日本大臣黎庶昌的隨員去往日本,滯日期間,他致力於搜集國內散佚東瀛的古籍。

當時,他在一個叫森立之的日本人那里看到一本此人編寫的《留真譜》一書,楊守敬曾表示:「餘於日本醫士森立之處,見其所摹古書數巨冊,或摹其序,或摹其尾,替有關考研者,使見者如遇真本面目……」受到這本書的啟發,楊守敬決心自刻一本《留真譜》。這本書模仿森立之的做法,補以所訪得的宋元秘本,交給工匠刻了這本書影,然因費用過高,僅成三冊。歸國後,他又於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續成八冊,共計收書357種。

這本名為《留真譜》的書影的出現雖為偶然,但也有其歷史必然性和現實意義。清乾嘉以來,考據學鼎盛,版本學也得到了進一步發展,當時做此類研究工作的學者必須研究古籍版本。另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清末,善本書日益減少,為了能見到古籍原貌,有不少人熱衷於影刻、影抄。可以說,《留真譜》的應運而生,為版本學、目錄學開辟了一條新路。

楊守敬之後,又有文人繆荃孫編輯的《宋元書影》,較楊書亦有進步。這本書第一次使用「書影」這一名稱,刊載書籍的全頁,於宣統三年刻成。

民國之後,由於編輯方法和印刷技術的進步,書影很快繁榮起來。這一時期的個人藏書書影有《鐵琴銅劍樓宋金元本書影》《盋山書影》《嘉業堂善本書影》《涉園所見宋版書影》。故宮舊藏書影有《故宮善本書影初編》《重整內閣大庫殘本書影》,至《明代版本圖錄初編》一書出版,民國間書影已達於高峰。

上世紀60年代,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版刻圖錄》可謂書影的集大成者。《中國版刻圖錄》收錄了北京圖書館、上海圖書館、南京圖書館、遼寧省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上海博物館、四川省圖書館藏書及部分天一閣藏書。它以版本類型分類,每類又按版本時代序列,每一時代又按版刻地區排列,採用玻璃版(即坷羅版) 原大影印,少數版畫按原色影印。這是一部全面反映中國版刻歷史及各種版本面貌的綜合性書影,無論內容還是體例都是以前任何一部書影都望塵莫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