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忠於黨,事業就會有航向——記江蘇最美復轉軍人周仁權

撞鐘的那一刻,周仁權覺得心情很沉重,「這段歷史不能忘記。」周仁權說,落後就會挨打,強大才能不被欺負。作為一名企業家,一位退伍軍人,必須肩負起自己的責任,帶領更多人就業創業,為國家繁榮富強貢獻自己的力量。

「團幹部」變身「小保安」

1985年,連續兩次高考失利的周仁權選擇了應征入伍做一名軍人。「要好好聽黨的話!在部隊當個好兵!」離家時,父親的叮嚀讓他至今難忘。入伍後,周仁權謹記父親教誨,在軍隊刻苦磨練,累活臟活搶著幹,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部隊的經歷磨煉了周仁權,培養了他謙遜待人、吃苦耐勞、追求完美、樂於助人的品格,這也成為他日後創業之路的「撒手鐧」。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2004年,在部隊生活近20年的周仁權面臨轉業,在不顧家人的反對下,他放棄了令人眼紅的「金飯碗」工作,毅然決然選擇了「下海」,開始闖蕩「上海灘」。「作為一名軍人,國家培養我近20年,不想再為政府增加壓力,我有雙手,想趁著年輕再搏一把。」周仁權說,「選擇自主創業,幾乎遭到所有人的反對,我的親人、朋友都無法理解,大姐更是和我大吵了一架。」

站在上海浦江邊的碼頭上,周仁權立下宏志,要在上海創建中國最成功的面粉銷售中心。「沒想到,現實給了我‘當頭一棒’。」創業之初,周仁權並不順利,由於缺乏經驗,面粉銷售部生意慘淡,最終倒閉,十萬元創業資金血本無歸……周仁權背負10萬元的債務,揣著兜里僅剩的10元現金回到了南京。

回到家後,周仁權看到讀小學的兒子就著冷水泡麵,心頭一酸,決定去做物業保安。「我在部隊做的就是裝備後勤管理,這塊我很熟悉,走投無路的時候,國家的培養讓我看到了希望。」

帶著公司去打工

2004年,周仁權應聘到一家物業公司當保安。白天巡邏,喝白水吃冷饃;晚上睡大通鋪,聽著鼾聲入眠。閒暇時間,他堅持讀書、做筆記,惡補物業管理理論知識。他宿舍的燈光通常亮到子夜以後,書頁的天頭地腳記下了密密麻麻的批註,邊摸索邊學習足足記了30本「保安日記」,摞起來足有一米多高。就這樣,短短3個月的時間,從保安到保安隊長再到物業經理,周仁權憑借自身努力做到了三級跳。

一年的實踐雖短卻充實,牢牢鑄就了周仁權的創業心。2005年6月,總經理正做得順風順水的周仁權,謝絕公司的再三挽留,他毅然選擇了辭職,結束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召集30多位老戰友,註冊成立南京和諧物業管理有限公司。

「不創業不知道創業的難。」他告訴記者,開張3個月,公司經營報表上的業務數據一欄仍是刺眼的「0」,於是他帶著自己的團隊到老牌物業公司免費打工。初期,周仁權接手的都是人見人怕的老舊小區,業主與開發商矛盾多多。

「這種煩惱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周仁權告訴記者,業主經常沖進辦公室示威,因誤解而造成員工流血的事件時常發生。不過周仁權很誠懇地把責任扛下來,他對待每一個業主,無論態度如何,都要首先奉上一個笑容,一杯茶,讓業主消下火,靜下心來協調和解決問題。一來二去,老周將整棟樓盤管理得井井有條。為此,多家單位慕名而來,請他的公司「代管」樓盤。

項目逐漸越拿越多,團隊30人身兼保安、保潔、綠化等工種於一身,「眼睛一睜,忙到熄燈」成為工作常態,平時業主們有難處、需要幫助,一個電話,立馬上門,人到「難」消。

「只要用心、精心,就沒有辦不好的事情。」正是靠著這種品質,周仁權的事業越做越大,從最初僅具有國家物業管理臨時資質的小單位,逐步成長為具有國家一級資質、擁有5000多名員工的大公司。如今,他的公司為近百家單位提供物業服務,托管面積達3500萬平方米。

「周校長」的別樣情懷

很多人稱呼周仁權,不是「周總」而是「周校長」。「和諧物業就是物業管理領域的一所軍校。」原和諧物業員工、轉業軍人李軍道破原因,在和諧物業成長起來的員工,如果選擇離開公司闖蕩市場,周仁權總會給予資金或項目方面的支持。「2008年,我從南京回到揚州創業,周校長把自己簽下的項目交給我經營,以此為基礎,我成立了揚州潤和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現在已獲得國家一級資質。」有人甚至「三進三出」,他也敞開懷抱歡迎他們回來,用時髦的話說,和諧物業不僅是一家企業,更像一家孵化器。

據悉,這些年,和諧物業共錄用、安置500多名復轉軍人,12名高管有9名軍人出身。進門先報告,見面行軍禮,成為和諧物業一道亮麗風景。和諧物業成為政府「退役軍人創業置業基地」和「國防教育實踐基地」。周仁權還一直投身慈善事業,他和他的「和諧物業」組建義工團隊,廣泛開展慈善活動,資助過大學生、創辦過映秀鎮希望小學,資助過殘疾孩子,還在溧水、淮安兩地全資設立了「和諧物業」冠名書庫,總計捐款300多萬元。2016年,江蘇省委宣傳部,江蘇省軍區政治部授予周仁權「最美復轉軍人」稱號。

作為一名退伍軍人,對於企業黨建,周仁權近乎「癡迷」,根據非公企業的體制特性,周仁權有的放矢地開展黨建工作,成立「軍人之家」,並與街道工委聯繫建立了黨組織。時代楷模王繼才、王仕花夫婦30年為國守孤島的事跡被媒體報導後,他專門組織公司100多名黨員,到開山島升國旗、重新宣讀一次入黨誓詞。

「我首先是一名共產黨員、一名復轉軍人,然後才是一名民營企業家。」周仁權說,即使是創辦企業,只要忠於黨,事業就會有航向。

(本報記者 鄭晉鳴 本報通訊員 徐曉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