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民警顏曰春犧牲:被嫌犯拖行200米仍不放手

抓住嫌犯的手,至死不放

——追記玉環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顏曰春

李攀 餘順廣 金晨 王超 翁海珍

10月30日傍晚,玉環市清港鎮礁西村一棟三層小樓,初冬的斜陽穿過薄薄的紗窗,輕輕地打在黑白相片裡一張堅毅的年輕臉龐上,這個明媚的世界似乎也在和守護她的英雄做最後的道別。

顏曰春,玉環市公安局刑偵大隊一名普通民警,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10月27日的深夜,為了解救別人的孩子,他被兇徒駕車撞擊護欄,拖行200多米,卻至死不肯放手。戰友在被鮮血染紅的草地裡找到他時,他的手指微微彎曲著,似乎還想抓住什麼。

爭分奪秒搶救最終未能挽回年輕的生命。10月28日2時許,年僅40歲的顏曰春壯烈犧牲。

生死營救:被拖行200米仍不放手

刑警,公安隊伍裡危險系數最高的警種之一。13年前,玉環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內勤民警黃玲萍經歷過一次生離死別,戰友章秀成在抓捕兇犯途中英勇犧牲。她沒有想到,在即將告別公安隊伍的時候,撫平的傷痕再一次被狠狠撕開了一道疤。

10月27日晚20時許,一陣急促的報警聲傳到了正在值班的顏曰春耳中,有市民報警稱自己12歲的女兒被人挾持帶走。顏曰春立刻和同事趕到事發地派出所,得知嫌犯是與報警人前妻林某鳳有過糾紛的陜西籍男子梁某。為了盡快解救孩子,顏曰春決定帶林某鳳和嫌犯約在玉環蘆浦高速出口見面。

當晚23時20分,梁某比警方預期更早到達現場,機不可失,民警決定立即開展營救。然而當顏曰春伺機靠近控制時,梁某猛踩油門企圖逃離現場。顏曰春沖上前一把抓住了他。

此時的梁某已近乎瘋狂,繼續駕車往前沖,試圖甩掉顏曰春,可他仍死死抓住嫌犯不肯松手,車子故意擦著護欄,將顏曰春拖行了200餘米,此時,顏曰春仍緊緊抓住嫌犯,窮兇極惡的梁某又猛打方向,把他往護欄上撞擊,顏曰春的頭部重重撞擊在立柱上,最終被甩出數米遠,瞬間鮮血直流。趁著一個間隙,刑偵大隊教導員林輝將被劫持的孩子從車內救出,梁某隨後駕車逃逸。

當林輝沿著行車軌跡和布滿凹痕的護欄找到顏曰春時,他已陷入昏迷,鮮血染紅了路邊的草地,「他的手指微微彎曲著,似乎還想抓住什麼。」回憶起當晚的一幕幕場景,這位幹了十多年的「老刑偵」一次次哭紅了眼睛,「如果他當時選擇放手,可能什麼事都沒有,可他就這麼緊緊地抓著,嫌犯越甩,他抓得越緊。」

但正是因為他的執著和堅持,才為營救爭取到一線生機,在與嫌犯接觸的短短兩分鐘裡,顏曰春就已經在心裡作出了抉擇——絕不松手,絕不讓嫌犯逃脫。

一生追求:做一名人民警察

「如果當初能說服他和我一樣當老師,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顏曰春的叔叔顏志初一臉悲戚。他是玉環市楚門一中的物理老師,也是家族裡最關心顏曰春學業的長輩。

在顏志初的印象裡,顏曰春是個聰明又勤奮的孩子。「從小喜歡讀書,那時候顏曰春剛讀完初二,當時他自己鄉裡的學校無法滿足他的求學需要,主動要求調到鎮上學校繼續學習。」

從鄉村學校轉到鎮裡最好的初中,基礎的差距不是一般大,但顏曰春刻苦學習,很快迎頭趕上,成了班裡名列前茅的優秀生。「顏曰春的理科很好,尤其是數學特別突出,這也鍛煉了他優於常人的邏輯推理能力。」

顏曰春上高中的時候,設定了人生目標,將來要做一名警察。「我自己這輩子都在當老師,所以也鼓勵顏曰春去當老師,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經歷,但是至少穩定無憂,但是他不聽我的,高中畢業就報考了警察學校。」顏志初問過他,當警察有什麼好的?

顏曰春當時說,自己體育方面有特長,身子骨特硬朗,具有從警的基礎條件。此外,自己性格外向,能說會道,又喜歡交朋友。「我更適合去外頭闖蕩,而且我是熱血男兒,想承擔一部分保家衛國的責任,所以我選擇當警察。」

言猶在耳,今人已逝。

執著如一:絕不讓一個嫌犯逃脫

從玉環的偏遠派出所到刑警大隊直屬中隊、刑事偵查大隊、刑事科學技術室港北分室,從警19年,很少有人像顏曰春一樣,一直在刑偵隊伍裡。幹刑警需要些天分才能和各類犯罪分子鬥智鬥勇。和很多戰友相比,顏曰春都不是「天賦」最高的那個,但他的正直、執著、拼勁,卻令身邊所有人欽佩。絕不讓一個犯罪嫌疑人從自己手中逃脫,這是作為一名人民警察的初心和底色。

玉環市公安局情指聯情中心主任董陳友和顏曰春時多年的朋友和搭檔。「兩年前,老顏接手了一個案子,一位市民被網路電信詐騙騙走了110多萬元,那時反欺詐還沒有像現在那麼強勢,偵查手段和難度都比較大。」顏曰春一家家銀行走訪,調取資金流,發現其中一部分資金被轉移到了好幾種金融卡上,並在貴陽、昆明等地銀行的ATM機上被取走。

線索混亂,查證困難,顏曰春沒有放棄,輾轉一個多月後,他發現3名詐騙嫌疑人又在昆明的銀行取款機出現,來不及叫支援,顏曰春帶隊將3人一並抓獲,並在端午節當天押解回玉環。「見到他的時候,嘴唇都開裂了。」董陳友說。

一年裡顏曰春有大半年的時間都在外地出差,有時候一出去就是一個多月,是警隊裡裡出名的「出差專業戶。」2016年以來,顏曰春參與偵查的通訊網路詐騙案件100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0餘人,為群眾挽回了300萬多元損失。「老顏怎麼就犧牲了?他的追悼會,我們來!」這兩天,曾經共同奮戰過的外省民警紛紛給玉環市公安局打來電話表達哀悼之。

顏曰春的執著,有時甚至讓人覺得既可愛又憨厚。王輝記得,5年前,他和顏曰春到廣西南寧抓捕嫌犯時,收繳了1公斤黃金贓物,「村裡沒有保險櫃可以寄存,顏曰春就抱著這一袋子黃金睡了兩晚,半夜還常常醒來摸一摸懷裡的黃金還在不在。」王輝笑他,可他卻一臉嚴肅地說,「這可是人家的血汗錢,一定要完完整整送回去!」

細心勘察:一枚指紋成破案關鍵

說起好兄弟、好戰友顏曰春,刑偵大隊教導員林輝幾次拿起話筒又痛哭著放下。他和顏曰春共事多年,感情深厚,他有許多話想說,而腦海裡浮現好兄弟的相貌時,痛苦與悲傷卻封住了他的喉嚨。

他是當晚目擊顏曰春出事的人,在執行任務時他與顏曰春被車子隔開,他看到犯罪嫌疑人開著車子甩著顏曰春的身體狠狠撞向路邊的綠化帶,他看到顏曰春被撞後受傷後滾落在路邊失去知覺……那是他職業生涯中關係最好的兄弟,也是一直對他和刑偵大隊其他同事照顧有加的老大哥。

「他是一個很細心的人。」林輝說,盡管顏曰春身材魁梧,做事果斷麻利,總給人一副刑偵鐵漢的模樣,但他內心卻細膩敏感,邏輯推理能力強,在工作中總會有不俗的表現。

「他在現場勘查特別細致,提取證據的成功率非常高,每次有重大案件,都會派他出馬,而且總會有所收獲。」玉環市公安局情指聯勤中心主任董陳友說。

2016年3月,玉環一處高檔別墅小區發生盜竊案,一住戶家中的保險箱被人用切割機鋸開,裡面價值數十萬的財物被偷走。戶主常年不在家,回來發現被盜時,不知道已經案發多久,案件偵破工作陷入僵局。

顏曰春出馬,竟然從地下室的一處窗台上發現了一枚積塵的嫌疑人遺留物。「地下室處處是厚厚的灰塵,沒有絕對的經驗和敏銳的洞察力,根本無法發現那裡有什麼異樣。」現任預審大隊教導員的李良君當時是刑大直屬中隊副中隊長,他回憶說。

「當時他分析,如果用切割機切割鋼鐵制成的保險箱,噪音會非常大,周邊住戶不可能沒人發現,所以小偷肯定是借著附近有人裝修,發出巨大嘈雜聲的時候渾水摸魚。」果然,按照顏曰春的分析,中隊很快摸清了案發的大致時間。證據疊加,嫌疑人很快就被鎖定抓獲。

顏曰春就是這樣一個人,遇到新同事出差辦案,他會像家長一樣,在臨行前對他們千叮嚀萬囑咐,甚至早早查閱好目的地未來幾天的天氣狀況,準備來一套「攻略」,應該穿什麼衣服,走什麼路,甚至回來後如何報銷。

對同事們來講,和他一起出差辦案,是一件十分輕鬆的事情,他會把出差時要做的必要準備全部事先安排妥當,包括辦案計劃和生活必需品。「我們只要專心辦案,其他的根本都用不著擔心。」同事說,顏曰春為人親切,很容易和各地警方打成一片,到了哪裡都有熟人幫忙,辦案總是事半功倍。

曾經跟著顏曰春實習的民警王露瑩心中,「顏大哥」是那個主動帶著她去處警,他會在百忙中抽出時間細心指點她,讓她在實習生涯中受益匪淺。「他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師兄,多虧了他,讓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少了一分漂泊感……」

鐵血柔情:最不願揮別分離的手

天剛蒙蒙亮,哭腫了眼睛的小嫻去買了一塊麥餅和一碗豆腐腦放在父親靈前,那是顏曰春生前最愛吃的早餐,一轉身,孩子又淚流滿面,對一個15歲的孩子來說,一切都來得太突然。

「爸爸不在的第二天,10月29日,星期一,爸爸,我想你了。」這是小嫻偷偷發的一條朋友圈,悲痛難消,可她又不願讓媽媽看到。夜神人靜的時候,她躲在在書房裡把自己寫的一篇作文——《我有個警察爸爸》翻了一遍又一遍,墨跡被淚水暈染成一片。

鐵血亦柔情,顏曰春最不捨得也不最不願意放開的就是親人的手。妻子陳菊花默默地替丈夫疊起藏藍色的警服,放進他生前用過的背包裡。「這是他平時最喜歡的一套警服,褲腳都磨破了都捨不得扔,走的時候也讓他帶走。」丈夫出事那天,她在醫院裡不停呼喊丈夫的名字,可怎麼也叫不醒他。

10個月前,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就在這家醫院出生。「他擔心自己工作忙,女兒馬上又要讀大學了,有了二寶以後可以陪伴我。」陳菊花說。

的確,結婚十多年,一家人卻是聚少離多。去年3月8日,結束了一整天的審訊工作,顏曰春回家接上妻子去影樓,把欠了妻子13年的婚紗照補上了。

二寶出生後,只要一有機會,顏曰春就給兩個孩子拍照片、錄視頻,他說:「經常出差,會錯過孩子們很多成長的瞬間,手機裡多存些,出差累了,就看看他們的照片、視頻,再累也會打起精神。」

而今,他再也看不到女兒對著他撒嬌的可愛模樣,他甚至還沒聽兒子喊過一聲「爸爸」。

【顏曰春生平履歷】

顏曰春,男,1978年12月出生,1999年9月參加公安工作,2005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職大學學歷,玉環市清港鎮人,三級警督,現為玉環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民警。

顏曰春1999年7月畢業於浙江省寧波市人民警察學校,1999年9月至2004年4月在玉環縣公安局沙門派出所工作,2004年4月至2011年3月在玉環縣公安局刑大直屬中隊工作, 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在玉環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工作,2013年10月至2016年5月在玉環縣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室港北分室工作,2016年5月至今在玉環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工作。2018年10月27日晚在抓捕犯罪嫌疑人過程中壯烈犧牲。

來源:騰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