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勇和飛流九天資產遭查封凍結 總金額2.96億元

原標題:史文勇和飛流九天資產遭查封凍結 總金額2.96億元

新京報訊(記者 陸一夫)12月29日,新京報記者從中國判決文書網獲悉,因股權回購問題,日前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已批准,對凌動智行董事長史文勇和原凌動智行子公司北京飛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流九天」)名下銀行存款合計約2.96億元進行查封、凍結。

根據多份民事裁定書披露,2016年8月3日,南通金信灝躍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金信灝躍」)、南通金信華通股權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金信華通」)、西藏卓華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藏卓華」)分別與新疆網秦移動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飛流九天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同日,上述三家公司與史文勇、飛流九天就《股權轉讓協議》項下股權回購事宜簽訂《補充協議》。

由於無法完成回購,上述各方在2017年12月31日再次簽署《補充協議(二)》,將回購期延長至今年6月30日,但半年後回購依然未能完成。因此今年8月21日,金信灝躍、金信華通、西藏卓華根據《股權轉讓協議》中明確約定的仲裁條款,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請求史文勇履行回購款、違約金以及仲裁費用等支付義務,同時金信華通還請求飛流九天對史文勇支付回購款、違約金以及仲裁費用等義務承擔連帶責任。

民事裁定書顯示,當時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里有爭議解決約定:「因簽署或履行本協議引起或與之有關的任何爭議,存有爭議的各方應通過友好協商予以解決。如果在一方向另一方發出書面通知要求協商之日起三十日內爭議未能得到解決,則任何一方可將該爭議提交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依據該委員會當時有效的仲裁規則在北京進行仲裁,仲裁的結果是終局性的,對各方均有約束力。」

而飛流九天和史文勇則同樣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請仲裁,認為其與金信灝躍、金信華通、西藏卓華所簽訂的兩份《補充協議》的主體與《股權轉讓協議》並不一致,而且兩份《補充協議》對於爭議解決未進行約定,上述三家公司、飛流九天以及史文勇之間並未達成仲裁協議,因此這三家公司無權針對飛流九天和史文勇發起仲裁。

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審查後認為,「是否存在仲裁協議涉及實體問題的審查,當事人亦有救濟途徑,現階段不宜審查」,因此判定史文勇和飛流九天請求確認仲裁條款無效的主張不予支持。

飛流九天是凌動智行於2012年全資收購的遊戲發行和經營平台。2017年3月30日,清華同方旗下同方證券的關聯基金同方投資基金宣布與凌動智行達成協議,前者以39.7億元購買凌動智行持有的飛流九天80%股權和思享時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65%股份。當時同方基金並非一次性支付,而是在2017年12月14日與凌動智行達成協議,同方基金向凌動智行提供一張年化利率8%、價值17.7億元的優先票據,期限為12個月。

在上述拆分出售過程中,史文勇以小股東身份參與其中。他在今年2月的股東信以及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均提到,為促成這筆交易,同方基金要求飛流九天和秀色直播的股權登記在新的個人股東名下,以滿足與分拆資產未來資本運作有關的結構安排,他作為名義股東為公司持有這兩家公司的股權。目前該票據已經到期,但同方基金仍未進行兌付。

天眼查顯示,目前金信灝躍、金信華通、西藏卓華分別持有飛流九天3.53%、3%和1%的股權,而史文勇為公司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79.34%。

值得注意的是,在提起仲裁訴訟的同時,金信灝躍、金信華通、西藏卓華還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財產保全,分別請求對史文勇和飛流九天名下銀行存款或其他等值財產予以保全,合計約2.96億元。最終法院審查認為,這三家公司的財產保全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準許。

新京報記者 陸一夫 編輯 劉曉陽 校對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