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心力作!航拍常熟,讓我告訴你,這座千年江南古城究竟有多美!

獨在異鄉為異客。

喜歡旅行,這幾年去了很多的地方。總但有某一些時刻,因為一盞街燈,或者一輪圓月,開始想念起家鄉來。

那里,是祖祖輩輩的生活的地方;那里,有我一生無法放下的牽掛。

家鄉常熟,別名:虞城、琴川。因「土壤膏沃,歲無水旱之災」得名「常熟」。

常熟著名的旅遊景點,有尚湖旅遊風景度假區,沙家浜旅遊風景度假區,虞山國家森林公園等等。

這一座千年江南古城,人傑地靈,依山傍水。不管是虞山畫派、虞山琴派,還是常熟篆刻,都彰顯著這座小城的風雅。

帶你看看,我鏡頭下的這座城。這些我熟悉的地方,想來,也是我深愛的地方。

北三環的日與夜

據說,常熟是全國第一個擁有環城高架的縣級市。這一條環城高架,代表著常熟步入立體交通時代,同時也開啟了國內同類城市道路交通的高架時代。

住的小區離東三環北三環的交界處很近,於是用了很多次,記錄了這里的日出、日落、白天、雪後…也算是一種執著吧。

同樣的地點,不同的時間,不同的風景。

總是一個人站在樓頂,看著這一切,或者放飛我的無人機,在螢幕里看著這個熟悉的地方。

有好次,都被天邊的火燒雲美哭了,卻無人分享。在孤獨中,我也享受著那一刻,屬於我一個人的美好。

夏日的風中,冬日的雪中,我都曾站在那里。入夜後,視線里的車水馬龍,被相機慢門,拉成一條條線條。

遠方的燈火,可有一盞燈,為你點亮?

六弦河的初秋

六弦河,光聽這名字,是否都覺得美好?

這是整個虞城,我最喜歡的一段,位於老城區。這里沒有高樓大廈,都是低矮的民居。關鍵是,這里沒有被商業開發,沒有義務小商品一條街,都是當地人住著。

六弦河邊的那條路,叫通江路。其實長江離這里還有幾十公里,不知這路名源自什麼典故。

據說,曾經常熟城里有七條河流並行如古琴七弦,所以常熟還擁有一個優雅的別名:「琴川」。

常熟的琴川河以及與其連接的七條河道,組成「琴川七弦」,形成「七溪流水皆通海」的城市獨特景觀,但是到本世紀初,琴川七弦只剩下第六弦和第七弦。

這第六弦便是這一條小河。

六弦河是河名,也是地名,也有人喚作「六沿河」。

這一帶,是常熟老城區的精髓所在,周圍包括方塔園,燕園,翁同龢紀念館,常熟文廟等園林和建築,都步行可達。

最喜歡獨自在通江路走走停停,經過小小的咖啡館,去一家叫做「一碗餛飩」的餛飩店,吃一碗開洋餛飩或者鹹肉菜飯,或者往前走一些,去吃一個冒著熱氣的梅花糕。

或者去花店買一束花,捧著一束花走在這古老的巷子,走在歸家的路上。

六弦河的初雪

常熟的冬天陰冷,很少下雪,一年也就下一二場。那天下了場雪,屋頂都白了。

也許北方的朋友覺得這並不算大雪,但是在我們江南,已經是個大事件了,微信朋友圈已經鋪天蓋地的下雪了。

雪很大,飄進了我的眼里,便成了淚。

喜歡雪後參差不齊的屋頂,白色的屋頂,像是被粗制濫造的刷了白牆似的。

一個人在雪中的六弦河走了走,顫抖著手,航拍了一次。

世界是黑白的,那些來來往往彩色的傘,是視線里唯一的顏色。

虞山公園的深秋

江南的秋天總是姍姍來遲,北方已經白雪皚皚,江南到12月中下旬,才開始層林盡染。

不早不晚,時間剛剛好,拍攝於一個人深秋的黃昏。後一年又拍過一次,卻覺得難以超越自己了。

你知道麼,這麼美的虞山公園,是免費開放的。

公園里的小茶館,除非下雨,大多數時候都坐滿了閒聊喝茶的常熟人。這座小城的早晨,是從一杯茶一碗面開始的。

虞山公園我們都稱之為「新公園」,公園里的這幾只彩色的木船,是很多人童年的記憶。

每一年楓葉火紅的時候,我們總會儀式感的到這里來賞一次紅楓,然後告別秋天。

那一座小亭子,叫做湖心亭。我就是一個人站在湖心亭,拍下這些美好的。如果你12月來常熟,一定一定不要錯過這里。

這里還有一個虞山城牆,可以一直從虞山公園走到西門樓閣,不過是要買票的。

如果你有時間,也可以拾級而上,在虞山門遠眺,可以看到江南水鄉清晰的脈絡。

山中孤獨的小亭子名叫辛峰亭。

始建於南宋嘉泰初,為虞山上標誌性建築。小亭子為重簷六面樓閣式,黃牆黛瓦,高聳於山嶺之上。

心情好,心情不好,我都喜歡去爬山。能上山的路有很多條,但常走的也就那一二條,因為人少安靜。

「十里青山半入城」,因為那座山就在市區,可以如此任性。

虞山公園的雪中

大雪中的虞山公園,你見過麼?雪花穿過林間,落在我身上。

因為航拍過虞山公園的秋色,於是想要一張一模一樣的雪景的角度,貪心如我。冒著雪,我又一次站在了那里。

沒有人,仿佛世界只剩下了我,和漫天大雪,我一直記得彼時彼刻。

功夫不負有心人。

雖然無人機難以控制微小的角度,有些偏差,雖然凍的手腳冰冷,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常熟文廟的夏天

延續千年文脈,傳承傳統文化,這是歷時八年修復的常熟文廟。

始建於北宋至和年間(1054-1056)的文廟,至今已有近千年的歷史。經過了宋元明清四個朝代的不斷的擴建修繕,直到明清的時候,形成了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三條軸線:

中為廟,是祭祀孔子的場所;西為學,是常熟古代的最高學府;東為言子祠,是祭祀先賢言偃的場所。

記得那是個夏日的午後,因為天氣炎熱,沒有什麼遊客,包場似得。

整個文廟,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紅色。

那一面面紅色的牆,在視線里鮮艷著,倒影著綠色的植物,和清晰分明的影子,是我眼中的一幅畫。

兩扇巨大紅漆大門,正對著的,是雄偉的大成殿,兩邊是常熟科舉文化展的展館。

狀元,秀才,舉人,進士…這些陌生的名詞,和那一個個久遠的名字映入眼簾,不禁感嘆著,他們是常熟寶貴的精神財富。

常熟的民居

也許這里,有一扇窗,是屬於你家的。

常熟歷來是人口大縣。根據2015年全市人口普查情況匯總,常熟市戶籍人口為106多萬人,流動人口為85多萬人。

這麼多人居住在這一座小城,房價可想而知。

這一座城,有著熟悉的安全感。

每次從國外回到常熟,車子開進熟悉的叫得上名的道路,便感嘆著,還是回家好啊。

這碩大的城,總有一扇熟悉的門,總有一個熟悉的人,在等我歸來。

這個小、但是美到極點的縣城,符合我心中最佳居住城市的一切想法」。記得有人這麼說過。

嗯,除了冬天有些濕冷,見不到幾天太陽,其他,沒毛病。

拍的最多的,是潤欣花園的別墅區吧,因為覺得從空中看,像是房產商的模型。是不是有些可愛?

無數次,一個人等晚霞,似乎都成了習慣。我們總在孤獨中成長,漸漸學會接受自己的平凡。

我出生於常熟的農村,家境貧寒。小時候,吃個蘋果都覺得是件幸福的事。

但是,我一直覺得幸運,我是常熟農村長大的女孩子,童年鄉間的各種美好,根植於心。

環城路的春天

春暖花開之時,這條路,是這個城市最美的地方。

每一年三月底四月初,環城路旁的那一路櫻花樹,仿佛一夜之間便會盛開。你可以導航搜素「方塔園」,對面便是。

縱然春風十里,不如花下有你。

約上三五好友,櫻花樹下一起走一走。低下頭,細碎的花瓣落滿地,抬起頭,滿眼粉色如此燦爛。

倘若沒有那小橋流水、粉牆黛瓦映襯著,便沒有了江南的特色。常熟的櫻花,美在意境。

那一樹樹深深淺淺的粉紅,被對岸嫩綠的垂柳襯托著;被江南的粉牆黛瓦襯托著;被櫻花下的賞花人襯托著…

如果你春日來常熟,不要錯過這里。

曾趙園的初夏

曾趙園,以前是二個單獨的園林,曾園和趙園。2005年1月,兩園經過修整合併對外開放,並稱曾趙園。

曾園,向為江南著名古典園林,大陸近代著名文學家、翻譯家——曾樸曾在園中度過他的少年和晚年。

遊覽曾趙園最佳的時間是盛夏,荷花開之時,滿池荷花,相當壯觀。

從曾園慢慢走進趙園,視線更加的開闊。趙園,又名水吾園,與曾園毗鄰,同治、光緒間,園歸辭官寓居常熟的陽湖人趙烈文將園重加修治。

人在園中行,如在畫中遊,一步一景。可以花十幾元點一杯茶,三五好友閒坐,感受下小城生活的美好。

沙家浜的夏日

沙家浜是常熟最大的IP,常熟一張響當當的名片。

沙家浜蘆葦蕩風景區位於常熟市區往南十餘公里,陽澄湖畔。因京劇樣板戲《沙家浜》而出名,電視劇《沙家浜》也在此拍攝,屬於國家5A級旅遊景區。

「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老一輩的人,大概都會哼這麼幾句。

來沙家浜,沒有坐一次手搖船,那就太遺憾了。坐船遊蘆葦迷宮,這是景區精華所在。乘船行於狹窄的水道中,微風習習,蘆葦沙沙作響。「江南」二字,如此真切。

縱橫交錯的河道和茂密的蘆葦,構成遼闊、狹長、幽深、曲折等多種形態的水面或陸上蘆葦空間,形成一個個迷宮。在空中看,那船如玩具般尋找著出口。

想著以前的新四軍,躲在這樣的地形里,真的是很難去尋找。

「蘆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 。秋日的沙家浜,也是極美的,沙家浜濕地大片的馬鞭草,成了一個花的海洋。

在沙家浜風景區內,有一家江南蘆花灣的民宿,讓你住進江南。

夜晚寂靜,天氣晴天的話,會有漫天星星,因為遠離城市,沒有燈光污染。

這座城,離上海虹橋機場一小時車程,離蘇州市區半個多小時車程,交通非常方便,很適合過一個安靜悠閒的假期。

我一直在這里,在江南等你,我在常熟等你。

圖文:若有所思CS/江南小女子/環球旅行家/到達南北極/咖啡館掌櫃/旅遊自媒體

關注我,帶你一起看看這個美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