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空間站的廁所又壞了,太空如廁是種怎樣的體驗?

國際空間站的廁所又壞了。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俄羅斯太空領域消息人士稱,最近,國際空間站美國艙段廁所出現故障,美國太空人已經收集超過10升從廁所流出的液體。消息人士稱:

「我們在Tranquility模塊的同仁周五遇到了一起事故。太空人已經斷開連接廁所的供水管道,液體從管道中漏出。在泄漏問題得到解決前,超過10升的液體進入艙內,太空人不得不用毛巾收集液體。」

國際空間站的面積相當於一個足球場,這意味著太空人沒有太多的個人空間和隱私。在空間站,廁所只有一道簾子與其他區域隔開,而頻頻發生的廁所故障讓如廁問題成為太空人在太空生活中最為尷尬的困擾之一。

造價1900萬美元的廁所bug不斷

據商業內幕網站,曾在太空呆了665天的NASA太空人佩吉·惠特森稱,她幾乎喜歡太空工作的各個方面,從在空間站的太陽能電池板上安裝電池部件,到對太空微生物進行采樣,都令人懷念。

但是她說,唯有如廁,是太空生活中自己不會想念的部分。她說:「我們稱之為露營之旅。」惠特森稱,每隔一段時間,空間站的廁所或馬桶就會出現故障,太空人有時候甚至必須手動抓住漂浮的糞便。

據NASA官網,國際空間站有兩個廁所,分別位於Zvezda模塊和Tranquility模塊。太空人如廁時,必須使用腿部限制器將自己固定在馬桶圈上,馬桶擁有類似於吸塵器的風扇抽吸系統,將固體廢物收集進存儲於鋁容器的袋子中,將液體廢物收集進20升的容器中。

其中,Tranquility模塊的廁所是2007年NASA「斥巨資」從俄羅斯訂購的,該廁所耗資1900萬美元,可以在8天左右的時間內將機組人員的尿液轉化為飲用水。NASA聲稱,從俄羅斯買廁所比自己造廁所便宜。

比起太空人在阿波羅登月之旅中使用的尿不濕和尿液袋,國際空間站上的廁所舒適很多。但是,它仍然會帶來許多尷尬。

據BBC,2008年5月,Zvezda的廁所氣液分離器泵出現故障,但固體廢物處理部分仍在正常運轉。機組人員無法修復相關部件,只能對其進行更換。替換泵從俄羅斯發貨,由發現號太空飛機在執行下一次任務時運送。在此期間,太空人只能使用手動模式進行尿液收集。

除了尷尬之外,廁所的衛生問題也引發科學家們的擔憂。

去年11月23日,NASA的科學家們在《BMC微生物學》雜誌上發表論文稱,研究人員從國際空間站的廁所廢物、衛生隔間和運動設備中收集了幾個細菌樣本,發現了五種以前未知的腸桿菌菌株。

這些 新髮現的太空細菌菌株對抗生素具有高耐藥性,雖然目前對太空人不構成健康威脅,但它們有79%的可能性進化成致病細菌,可能將導致未來執行任務的太空人生病。

美俄太空合作前景不明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和俄羅斯在國際空間站進行了許多合作,大到火箭發射,小到馬桶製造。但如今,它們是否在太空繼續進行聯合探索變得難以預測。

據《紐約時報》,國際空間站是兩國間在太空探索領域的主要合作項目,但特朗普政府提出,美國應該在2025年停止支持國際空間站。盡管最終決定取決於國會的判斷,美國政府的消極態度可見一斑。

NASA希望在月球軌道上建設一個名為「門戶」的空間站取代現有的國際空間站,以便對人類的近鄰進行長期的研究,同時研究前往火星的技術。而一些企業家計劃建立私人空間站以發展太空旅遊業,讓問題更加複雜化。

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合作談判似乎進展緩慢,而去年發生在國際空間站的「神秘事件」讓雙方在達成共識的道路上又多了一道障礙。

去年8月,停靠在國際空間站的俄羅斯聯盟號艙壁上出現了一個漏洞,造成空氣泄漏。俄羅斯太空國家集團總裁羅戈津稱,這個漏洞是蓄意破壞造成的,但無法確定是在發射前產生還是在停靠後產生。

事故發生後,俄媒紛紛猜測是美國太空人破壞了俄羅斯的太空艙,但美國駐國際空間站指揮官否認了這一指控。

隨後,羅戈津和NASA局長布里登斯廷約定,在相關調查完成前不要推測事故的原因和政治影響。羅戈津表示,作為共同和平追求科學的象徵,美國和俄羅斯應該在太空項目上繼續合作。

「即使美國人要製造自己的月球運輸系統,也應該有一個保護區,以確保太空人的安全。」他說,羅戈津還指出,如果在月球附近出現問題,俄羅斯將提供一道安全網,目前,只有俄羅斯能做到這一點。

NASA局長布里登斯廷也表示,他希望俄羅斯參加美國的月球計劃。今年1月14日,兩位大佬還進行了視頻會議,討論未來的合作事宜,布里登斯廷同意在未來的幾個月內訪俄。

不過,按照原計劃,羅戈津應該於今年2月訪問NASA,但是布里登斯廷表示,因美國部分議員的反對,NASA取消了對羅戈津訪美的邀請。

雙方的合作前景變得十分微妙。

據《紐約時報》,去年11月,羅戈津讓俄羅斯科學院研究俄羅斯自主在月球表面建立可居住基地的前景。但莫斯科空間政策研究所所長伊萬·莫伊謝耶夫表示,鑒於預算限制,任何關於俄羅斯單獨建設月球站的說法都是不可思議的。「技術能力在線,但財務狀況不行。」他說。

不過,俄羅斯的合作夥伴並非非美國不可。去年12月,羅戈津表示,如果與美國談判失敗,俄羅斯可以向其他國家尋求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