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這一年

  新華時評

這一年,美國單方面推行貿易「霸凌」政策,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一年來,美國接連退出伊核協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萬國郵政聯盟,還威脅退出《中導條約》……接連不斷的單邊主義行動,給全球帶來劇烈衝擊與震蕩。

這一年,歐盟的凝聚力和一體化受到巨大衝擊。歐盟與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前景不明;德國政壇「鐵娘子」默克爾所在政黨因難民危機等問題在選舉中受挫;民粹主義政黨在義大利、瑞典選舉中異軍突起,極端民族主義情緒在歐洲持續抬頭;東西歐難以就移民政策達成共識……

這一年,拉美迎來「大選年」。隨著主張「巴西至上」的雅伊爾·博索納羅當選巴西總統,拉美地區的政治版圖繼續朝著「左退右進」方向演變。

這一年,西方多國以俄羅斯前特工「中毒」事件為由,集體驅逐俄外交官,指責俄羅斯發動網路攻擊,掀起新一輪「反俄」浪潮。臨近年末,俄羅斯與烏克蘭緊張關係因刻赤海峽衝突再度升級,使俄西關係緩和的希望更加渺茫。

在中東,地緣政治架構進一步調整,記者賈邁勒·卡舒吉遇害案引發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圍繞地區主導權的新一輪博弈;以色列「高調」與海灣阿拉伯國家聯手「封殺」伊朗;敘利亞政治和解深受外部勢力影響,局勢依然充滿變數……

這一年,世界經濟風急浪高,各類風險加快積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下調今明兩年世界經濟增速預期,認為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繼續遭到削弱,是世界經濟面臨的主要威脅。新華社

作者: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