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五年作品《狗十三》公映 曹保平:真實展現青春成長經歷

劇情 讓觀眾回首長大那一天

《狗十三》拍攝完成於2013年。當初劇本完成時,編劇焦華靜還是一名北京電影學院的學生,《狗十三》是她的畢業答辯作品,曹保平則是答辯老師之一。當他第一次讀到劇本時,就認為它是那一屆最好的畢業作品。不過,當時他覺得《狗十三》與自己之前以犯罪題材為主的作品差別太大,又是一個青春題材,「離自己的年齡段太遠了」。但過了一年之後再看,覺得還是能喚起很多感受,於是決定以「一種能把它帶上道的方式」拍出來。

電影格局聽起來很小,一個十三歲的少女李玩和她的寵物狗「愛因斯坦」的故事。由於父母離異,李玩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為了討好正處於青春期的女兒,父親給李玩買了一條小狗,小狗逐漸成為李玩最珍視的朋友。然而有一天,「愛因斯坦」意外走失,與此同時,李玩還要面對一個「從天而降」的同父異母弟弟。當成人世界的殘酷以無處逃遁的姿態向少女襲來時,她選擇了一條無奈的成長之路。

曹保平坦言,這個故事最打動他的,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家庭關係背後的不尋常。「這個女孩的家庭,她和父親、爺爺奶奶的關係,在學校的表現等方面都是一個特別普通、泯然眾人的狀態。她的性格不是特別叛逆,經歷也不驚心動魄,沒有墮胎、校園霸凌、性侵……這些殘酷青春的東西都沒有,就是很日常的狀態。但往往這些被我們忽視的習以為常的東西,有著真正的價值。」

哪怕早已遠離青春期的曹保平,也從劇本裡看到了自己成長時的影子。當時他很想考電影學院,但是家長死活不同意,因為他們覺得孩子得有個穩定的工作。「孩子有很多想法,但是父母都不是要不要傾聽和尊重的問題,而是從來沒有考慮過孩子的想法。」他說,片中很多細節展現了由於父母和孩子之間地位不平等造成的衝突。「沒人注意到我們是在什麼時候突然長大,但那一天的到來其實很殘酷,我想讓大家回頭看看這一天。」曹保平說,《狗十三》希望把發生在大多數孩子身上的故事拍給觀眾看。

拍攝 把矛盾衝突拍得非常直接

拍攝該片時,因為焦華靜的劇本已經足夠成熟,曹保平的改動很小,只是臨時調整了一些台詞。最主要的調整還是在拍攝手段和風格上。「我想拍一部市場化的劇情片,讓更多人看到,而不是一個風格化的作者電影。」比如,片中李玩找狗的段落,曹保平使用了一種很激烈很極端的拍攝方法,把矛盾、衝突甚至暴力都拍得很直接,逼近到眼前給觀眾看,有一種撲面而來的感覺。曹保平認為,他想讓赤裸裸的真實直接抵達觀眾,而不是讓他們過後咀嚼回味。

劇本以西安為背景,拍攝時劇組也實地取景,而且李玩的房子就是焦華靜曾經生活過的家,每個房間環境都是原來的樣子。片中人物台詞也與西安許多家庭的真實情況類似,家長說方言,孩子說普通話。

學院派出身的導演曹保平多年來一直深耕現實主義題材。他說,現在不少華語電影都是偽現實主義,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好像真實的事情,但其實離真實有距離,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則是他努力去做到的嚴格意義上的現實主義,是現實生活某種意義上的真實呈現。

演員 女主演張雪迎挨打是實拍

片中飾演李玩的是童星出身的演員張雪迎。當時劇組在全國範圍內找演員,從小就有過不少表演經驗的張雪迎自然在篩選名單之中,經過一次又一次試戲,她拿到了李玩這一角色。曹保平透露,當時看中張雪迎身上的自然氣質和表演的生動。「很多小孩三下兩下就給拍‘壞’了,扭捏作態,淳樸自然的東西越來越少,但是她不一樣。而且李玩不能長得特別漂亮,得是那種往班裡一丟找不著的那種。如果是校花一樣的小女孩,電影裡的很多情節就不成立了。」

對於當時還是個孩子的張雪迎而言,給她分析劇本、講故事背後的意義這類方法當然不管用。而且,李玩的成長環境、性格和張雪迎也有著天壤之別:李玩表面上看很普通,但內心深處是一個非常早熟、特立獨行的孩子,她讀《時間簡史》、聽重金屬搖滾,思考問題很多;而張雪迎家庭美滿,父母天天圍著她轉,用曹保平的話說,「她體會不到李玩內心的溝溝坎坎。」在片場,曹保平只能把故事表層的邏輯關係講清楚,然後靠演員下意識的感受力去揣摩和表現。

那場父親打李玩的重頭戲成為全片一個分水嶺,挨打後的李玩在一夜之間長大。因為激烈的衝突最終以父親打女兒的暴力形式結尾,很多觀眾在被深深震撼的同時,也以為這場戲很難拍。但曹保平笑言,其實真實情況恰恰相反,因為劇組真打真拍,反而很容易出效果,「如果有個人暴捶你,你也能演得很好。」

為了拍攝這場戲,曹保平和父親的飾演者果靖霖糾結了很長時間。「果靖霖的心理負擔更重,因為他是暴力直接的‘實施者’,我是‘指揮者’,負罪感少得多。我們一開始也想過用別的形式而不是暴力去表達,但最後還是覺得這樣處理最自然。我並不是喜歡描繪暴力,而是想呈現人物在極致狀態下的複雜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