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憶開放往事(14):親歷瓜達爾港從夢想變為現實

原標題:外交官憶開放往事(14):親歷瓜達爾港從夢想變為現實

參考消息網12月7日報導(文/陸樹林)隨著中巴經濟走廊和「一帶一路」倡議向前推進,瓜達爾港已從20年前巴基斯坦西南海岸的小漁村逐漸成為一個響亮的名字。2001年中國同意幫助巴基斯坦在瓜達爾建設深水港,2013年兩國商定建設中巴經濟走廊後,瓜達爾港的重要性迅速提升,不僅成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南端起點,也成為整個「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節點。

2018年3月,一艘集裝箱貨輪停靠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劉天 攝)

中國說到做到讓巴方感動

我第一次聽到瓜達爾港這個名字是1964年在卡拉奇大學留學的時候,巴基斯坦同學對我說,巴基斯坦只有卡拉奇一個港口,這對巴基斯坦來說是很不夠的,也是很不利的,因此巴從1960年以後就有意建設第二大港,最合適的地點就是瓜達爾。1965年和1971年兩次印巴戰爭中,印度派軍艦封鎖卡拉奇港,給巴基斯坦造成巨大的困擾,更堅定了在瓜達爾建造第二大港的決心。但由於資金和技術等方面的原因,以及西方國家對此也無興趣,所以巴方的願望一直不能做到。

上世紀90年代以後,巴政府加快了瓜達爾港籌建的步伐,並把目光投向了中國。我1999年出任駐巴大使後,巴交通部秘書(相當於常務副部長)曾兩次約見我,介紹瓜達爾的情況和巴政府迄今為開發瓜達爾港所做的努力,表示強烈希望中國幫助在瓜達爾建設一深水港。2001年中國時任總理朱鎔基訪巴前夕,巴方交通部秘書和交通部長先後約見我,表示希望在朱總理訪問期間,兩國能就建設一項類似喀喇昆侖公路那樣的具有里程碑式意義的大工程達成協議。

我當然把巴方所談如實地報告了國內。朱總理訪問期間,穆沙拉夫首席執行官在多個場合的對談中表達了巴方的願望,朱總理在一次午宴中作了積極的回應,他說,巴基斯坦朋友希望中國幫巴建設瓜達爾深水港,為此中國將派交通部長來巴,就在瓜達爾建設深水港的可行性進行實地考察。朱總理的話音一落,全場就爆發出熱烈的掌聲。第二天當地的報紙都在頭版顯著位置對此進行了報導。巴方對朱總理表態的熱烈反應,也充分顯示了巴方對建設瓜達爾港的熱切心情和對中方參與建設的熱情歡迎。

大約兩星期後,中國時任交通部長黃鎮東就率團來巴考察,黃部長告訴我,朱總理出訪回國後的第二天,就向他交代了考察任務。後來我把這一情況告訴了穆沙拉夫,他聽後十分感動,說:「朱總理說到做到,雷厲風行,我要向朱總理學習!」

一天,當我和黃部長站在瓜達爾伸出海平面半島的山上時,我問:「就從已考察的情況看,此處是否適宜建造深水港?」黃部長指著我們右前方的海水說:「你看,下面的海水顏色很深,這說明此處海很深,而我們腳下的半島很高,構成了擋住這裡常年西南季風的天然屏障,所以此處建深水港條件不錯。」聽到這裡,我心裡不禁想:「看來,瓜達爾深水港有譜。」

瓜達爾港走上發展快車道

黃部長回國後不久,中國政府就決定參與援建瓜達爾深水港,並以無償援助、優惠貸款和低息貸款等形式向巴方提供1.98億美元融資,同時提供技術支持。雙方還商定2002年巴國慶節時舉行開工典禮。

中國政府派時任副總理吳邦國率團參加開工典禮。我陪吳副總理出席了開工典禮,看到巴方對典禮十分重視,會場布置得很隆重,並對周圍採取了嚴密的安全保衛措施,海上有軍艦巡邏。

2007年,瓜達爾港一期工程竣工,3個兩萬噸級泊位的多用途碼頭得以建成。第一期工程竣工後,巴方就港口的經營權進行了招標,新加坡港務國際公司通過投標獲得了港口的經營權,但新加坡公司在接管後港口長期處於停頓狀態,引起巴方強烈不滿。2013年2月18日,巴基斯坦正式將瓜達爾港經營權從新加坡公司移交給中國公司。2013年和2014年,通過李克強總理和謝裡夫總理先後互訪,兩國決定建設中巴經濟走廊,並將瓜達爾港定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南端起點。2015年,習近平主席對巴基斯坦進行了國事訪問,確定以走廊建設為中心,以瓜達爾港、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合作為重點,形成「1+4」合作布局。中巴雙方簽訂460億美元投資合作協議,自此瓜達爾港進入快速發展期。

中國公司接管瓜達爾港經營權後實施了一整套務實發展,不僅繼續港口的基礎設施建設,修復港口各項功能,並加快配套設施和民生項目如學校、職業培訓、海水淡化、照明等項目以及機場、通港公路等的設計和建設,同時籌組瓜達爾自由區建設。2016年11月13日,隨著首批集裝箱運出港口,瓜達爾港正式通航。包括時任巴基斯坦總理謝裡夫、陸軍參謀長拉希勒及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孫衛東在內的中巴官員見證了首批中國商船從瓜達爾港出海。前此,來自新疆的貨櫃車隊在嚴密安保下,將首批約300個貨櫃的出口貨物浩浩蕩蕩運抵港口,裝上貨船。順便提一下,為了慶祝瓜達爾港開航,中巴兩國的藝術家在現場聯袂進行了歌舞演出,在準備歌舞的過程中,藝術家還請我協助,將巴藝術家作詞的歌頌巴中友誼的烏爾都語歌曲譯為中文。

瓜達爾自由區項目建設現在正如火如荼展開,目標是打造巴基斯坦國際商貿物流中心、中巴產業對接互補平台。巴基斯坦目前已將瓜達爾港2000畝土地租賃給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租期43年, 用於建設瓜達爾港首個經濟特區。

2001年,陸樹林大使(左二)和部分館員與時任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左四)及其夫人在中國駐巴大使館合影。(資料圖片)

中巴經濟走廊成「第一樂章」

我感到,無論建設瓜達爾深水港,還是建設中巴經濟走廊,都是巴政府和人民長期的願望。在我出任駐巴大使期間,時任巴總統穆沙拉夫就多次說過,鑒於巴基斯坦的重要戰略位置,它可以成為南亞、東亞、中亞、西亞之間的交通樞紐,成為中國的貿易通道和能源通道。建設中巴鐵路也是穆沙拉夫總統首先提出的,他還聘請專家,就建設中巴鐵路的可行性進行了研究。中巴就建設經濟走廊達成協議後,巴主管人經常在國內外講話中強調中巴經濟走廊對巴基斯坦和地區發展的重大意義。謝裡夫總理曾多次高度評價建設中巴走廊的國際意義,表示這條走廊預示巴基斯坦的未來,將使它成為這一地區的轉口貿易中心,惠及30多億人。巴希望瓜達爾港成為重要的經濟中心,成為阿拉伯海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在2016年齋月慶典上,時任巴基斯坦總統馬姆努恩·侯賽因說,巴中經濟走廊具有改變巴基斯坦命運的潛力。巴方人士還強調瓜達爾港和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將為沒有出海口的中亞內陸國提供一個最快捷的進出口港。為此,謝裡夫總理出訪中亞國家,鼓勵中亞國家今後多使用中巴經濟走廊和瓜達爾港。

中巴經濟走廊和瓜達爾港對中國的戰略意義也十分明顯。中國現正實施開發大西北戰略,無論是建設瓜達爾港,還是建設中巴經濟走廊,乃至建設「一帶一路」,都將適應中國開發大西北戰略的需要,一旦中巴經濟走廊暢通,中國西部各省往西將獲得一個便捷的出海口,其從中東和北非進出口的貨物將比原來路線縮短80%,一旦中巴鐵路和中巴之間的油氣管道修通,中國從中東和非洲進口的石油,就可通過中巴經濟走廊運回,這就十分有利於大陸擺脫原來八成能源進口要依靠馬六甲海峽的困局,有利於保障大陸能源供應的安全。同時,隨著產業合作的展開,中方可將自己已經成熟的產業向巴方轉移,這既有利於巴方,也將有利大陸企業走出去和大陸產業升級。

所以建設瓜達爾深水港和中巴經濟走廊適應中巴兩國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需要,對中巴雙方都是雙贏的項目。這也是中巴經濟走廊建設進展順利,並成為整個「一帶一路」項目中的旗艦項目和引領項目的重要原因,用王毅部長的話說,是「一帶一路」交響樂中的「第一樂章」。

瓜達爾深水港和中巴經濟走廊開建以來給巴基斯坦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其社會效應有口皆碑。「1+4」的建設規劃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涉及社會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開始實施以來,正不斷改善巴基斯坦基礎設施、交通運輸能力和工業生產水平,特別是對該國克服能源奇缺危機,正發揮重要的作用。原來,首都伊斯蘭堡每天都停電數次,不但影響生活,也嚴重阻礙了工業的發展。目前已竣工的水、火、風、太陽能等各種能源項目極大緩解了巴基斯坦電力供應不足的局面,並對巴基斯坦調整電力能源結構、降低發電成本等方面產生深遠影響。同時,隨著走廊產業合作項目的上馬,也將為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種大愛之樹與鄰分享果實

巴基斯坦對中巴經濟走廊的支持可以說是全民共識。今年巴政府更迭,正義運動黨在大選中獲勝,曾對中巴經濟走廊有過微詞的該黨主管人伊姆蘭·汗,在大選獲勝講話中立即聲明,他過去對經濟走廊講的話,是針對謝裡夫政府的,決不是針對中國的。他在就任總理的就職演說和會見中國大使時信誓旦旦地表示,新政府將堅決支持中巴經濟走廊理念和走廊各個項目的實施,他還表示將在反腐和扶貧方面向中國學習。

中巴經濟走廊的理念就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是「共商、共建、共享」,整個「一帶一路」倡議體現的都是這個理念。這個理念與西方傳統的「零和遊戲」理念大不相同,像和煦的春風吹遍大地,使人們耳目一新。2015年巴基斯坦的英文媒體《觀察家報》就當今各國主管人中誰是最強有力的政治家進行了三個月的公民投票,結果84.3%的參與者投給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此該報專為介紹習近平主席出了一期特刊,許多人在自己的文章中高度讚揚習主席的外交思想,特別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發展理念和「一帶一路」倡議。

2015年,我應巴基斯坦戰略研究所的邀請,參加該所為紀念聯合國成立70周年舉行的國際研討會,我在發言中引用了一句烏爾都文的詩,來說明中國倡議建設「一帶一路」的原因:種樹,就要種大愛之樹,鄰居的庭院裡也能開花結果。

我說,中國願與其他國家,特別是鄰國,分享快速發展的成果,願與他們一起和平發展、合作共贏,這是習近平主席倡議建設「一帶一路」最重要的原因。

在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過程中,援巴建設瓜達爾深水港、建設中巴經濟走廊是我親歷的兩件事,這讓我進一步體會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必要性和對世界的重大意義,體會了為什麼中國在世界上的話語權逐漸增大,逐漸走進世界舞台的中央,也愈來愈認識到黨中央外交理念和政策措施的正確性。我相信,我們的外交理念和舉措將會在國際上為中國贏得愈來愈大的回旋空間和發展餘地,為中國夢的做到發揮不可或缺的作用。

【外交官簡介】

陸樹林,1939年生,曾先後任中國駐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巴基斯坦大使,現為中國戰略學會高級顧問、中巴友協執行理事,主編《我們和你們——中國和巴基斯坦故事》。曾於2002年獲巴基斯坦總統「巴基斯坦新月勛章」,2011年獲巴基斯坦亞洲文明協會「外交官終身成就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