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露的睪丸,是人類最嚴重的演化失誤?

作者: Admin| 來源: 環球科學(huanqiukexue.com)

作為男性最重要的器官,睪丸毫無保護地敞露在外,這樣看似不安全的設計原因何在?我們當然可以用精子喜歡在稍低的溫度中成長來解釋。但這是真正的原因嗎?

演化是一個持續進行的過程,所以不難理解,人體的一些特徵遠未達最佳狀態。而在這些特徵中最明顯也是最難解釋的,就是長在外部的睪丸。

從演化的立場來說,睪丸畢竟是男性最重要的東西。沒有睪丸,人類也就無法延續下去了。可它們就這樣脆弱地敞露在外,毫無遮蔽。這是什麼樣的設計?

有一種解釋是,稍低於我們人體其他部分的溫度,有利於精子生長。人類不是唯一有這種偏好的動物:大部分雄性哺乳動物的睪丸在妊娠或是嬰兒時期會從腹股溝管開始移動,最終停留在腹腔外,像吊床一樣懸掛在對溫度敏感且可以調節的地方。這使得精子能在最適合的溫度下生長。

但真的是剛好最合適嗎?除非你認為理想溫度是宇宙中一個特殊而固定的屬性,就像普朗克常數或是真空中的光速一樣。演化可以調整精子成長的參數,使得它們的酶和細胞的理想工作溫度和身體其他部分一致。

作為類比,造血過程,也就是新的血細胞的產生過程和精子的成長過程類似,但是骨髓並沒有長到人體外去。同樣地,卵巢也沒有。

事實上,沒有很好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麼精子在稍低的溫度下發育地更好。這只是一個偶然,一個拙劣設計的例子。如果自然有一位聰明的設計師,他將有更多的問題需要回答。但是既然自然選擇和演化才是我們人體真正的設計師,沒有人能回答我們的問題。我們只能詢問我們自己:我們為什麼長成這樣?

睪丸外露使得它們失去保護,容易被傷到

這種以拙劣設計的存在為論據,來反駁造物主存在的觀點,可以追溯到達爾文自己。在進化論出現之前,大部分人,包括科學家在內,都認為有一個完美的神創造了完美的世界萬物。當然,那些我們很容易就能指出的瑕疵需要合理的解釋,而人們通常會用「墮落」之類的話來掩蓋問題。現在我們知道了,是演化創造了生命,這樣我們就可以遠離對完美的期待。

但我們沒有。我們過多地重復類似於「這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作用,要不然自然選擇會將其消除」的說法,或是「生物能完美適應它們的棲息地」、「演化不會容忍低效率」。我們並沒有從那種期望自然中的一切都是完美的、萬物皆由上帝創造的思維模式中走出來。

而事實是,演化是沒有目標的,自然選擇是笨拙的,也沒有所謂的「完美適應」。為了生存,我們的身體在不同的年代做了各種各樣的妥協,而在那些年代,為了生存所面臨的問題與現在我們所面對的截然不同。演化只能在我們的身體上進行,而且只能通過最微弱的方式進行調節。更令人沮喪的是,由於自然環境和生態系統的動態變化,自然選擇的方向是在不斷變化的。

在選擇雄性性伴侶的時候,雌性黑猩猩更喜歡那些睪丸較大的。為什麼?

長在外面的睪丸僅僅是一個例子。有各種相互矛盾的理論試圖解釋這個奇怪巧合的來源。可能在早期哺乳動物中,睪丸想要逃離正在變暖的腹部。也有一些更加隱秘的猜測,但沒有一個能完美地解釋問題,只是對觸及真相的核心的有一點幫助。最終,這些理論不能自圓其說,但是這些理論依然存在著。

讓這麼重要的器官在沒有任何保護甚至是襯墊的情況下暴露在外,顯然是十分危險的,而除此之外,暴露在外的睪丸還有其他問題。

每四名男性中就有一位患有腹股溝疝,這比女性患病的幾率高出10倍,這恰恰是由睪丸外移造成的腹壁缺損造成的。外科手術修復是一種相對直接的解決方式,但是手術對於我們這個物種來說,是一種新的發明。盡管只有一小部分的疝氣是致命的,考慮到這種疾病的患病率,它還是奪走了數百萬各年齡層的人們的性命。

關於演化有趣的問題不限於外露的睪丸起源。它們是怎麼長到那裡的是一個問題,它們長到那裡後發生了什麼又是另一個問題了,這個問題我們還是能回答上來的。雖然許多生理上的變異是中性的,但是我們有理由相信,外露的睪丸對於其擁有者來說有額外的意義。可能展示睪丸能獲得性選擇優勢,尤其對於那些需要進行精子競爭的物種來說。如果你有,那就可以炫耀。

人類的睪丸長得較為節制,而人類的近親黑猩猩雖然體型與我們相當,但其睪丸相對我們的更大,是人類睪丸尺寸的三倍左右。

這能告訴我們什麼?可能對於需要參與精子競爭的雄性黑猩猩而言,更大的睪丸意味著它們更能創造和儲存精子,也將有更多的後代。

但是精子競爭僅僅會出現在像黑猩猩,尤其是雌性的黑猩猩會與多個伴侶發生性關係的情況中。在一夫一妻制中,有巨大的睪丸和大量的精子並沒有優勢。

生物學家還注意到,在選擇雄性的性伴侶時,雌性黑猩猩偏愛睪丸較大的異性。為什麼?

如果我們假設睪丸的尺寸在一定程度上由基因來控制,雌性的生殖選擇影響了其孕育的後代的特徵,這其中包括他們的生殖器官。如果她選擇的伴侶睪丸較大,她的兒子也將有較大的睪丸,這將使得她的兒子有更多的後代,她也將有更多的孫輩。因此為了她的生殖的福利,她將去追求有更有吸引力的雄性,這將使得她的後代更有吸引力,並能擴大她的基因影響。這被稱為「性感兒子假說」。

當然,演化不完美的,而人類的睪丸僅僅是其中一個顯著的例子。沒有哪一個理智的工程師會把人體設計成有著彎曲的脊柱、脆弱的膝蓋和向上通氣的鼻竇的樣子。人類不能合成基本的維生素,我們的免疫細胞經常會攻擊我們自己,我們的DNA更是晦澀的文字。這些都不是優秀的設計。

雖然我們身上的缺點表明演化的工作方式是隨機的、偶然的,而更有趣的是缺點背後的故事。

例如,我們體內不合成維生素C,因為我們的祖先在他們所生存的環境中能獲得大量維C。這些不僅僅是晦澀的學術問題。由於我們不能合成維生素C,我們有數百萬的祖先死於壞血病。

我們演化是為了生存和繁衍,但是不一定是健康地、舒適地以及幸福地。

即使是我們人類的最高成就——強大的大腦,也一點兒不完美。我們現在面臨的最大的威脅完全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因為演化不能制定長久的計劃,我們也不能:我們總是草率地得出結論,只考慮短期的問題,忽略我們不喜歡的證據,並對和我們不同的人感到恐懼和輕視。

長在外部的睪丸僅僅是不方便而已,而與外部睪丸不同的是,這些思維上的缺陷終有一天會被證明,對我們這種不完美的物種來說是致命的。

翻譯:戴晨 審校:吳非

上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