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離婚案一瓜未平一瓜又起:特朗普、沙烏地「齊上陣」 貝佐斯深陷「不雅照勒索門」

  還不到1個月時間,亞馬遜創始人、世界首富貝佐斯已經從離婚案陷入「勒索門」,接踵而至的驚天巨瓜讓圍觀群眾吃了個不亦樂乎。

2月10日周日,美國小報National Enquirer母公司——American Media Inc.(AMI)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David Pecker的律師Elkan Abramowitz在ABC新聞網的節目《This Week》當中表示, 報社手中有關貝佐斯婚外情的一切照片和細節均源自可靠來源,而非來自特朗普、沙烏地或是特朗普的顧問Roger Stone。

Abramowitz進一步稱, 貝佐斯及其出軌對象勞倫·桑切斯(Lauren Sanchez)都知道來源是誰,任何本在調查National Enquirer是如何將「實錘」握在手中的調查員都知道來源是誰。他還直言,AMI代理律師向貝佐斯發郵件「絕非敲詐勒索」。

爆料與威脅:不想讓公眾看到更多照片 就照我們說的辦

此前兩天,即2月8日上周五,貝佐斯在博客網站Medium上刊出長文,內有AMI律師郵件顯示,他們要求貝佐斯放棄對該公司進行私人調查,否則將公布更多「細節瓜」——婚外情男主角裸照、自拍和女主角的泳裝照等統共九張不雅照。

貝佐斯曬出「敲詐提議」具體細節,並將其要求做了個總結:

若貝佐斯及其調查團隊不向媒體發布公開聲明稱,「我們沒有任何證據或基礎表明AMI的報導具有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勢力影響」,那麼AMI就會很快公開上述私人照片。

此外,AMI仍將保留這些照片,若未來貝佐斯及其團隊言行與聲明不符,AMI也將公布這些不雅照。

上月,在貝佐斯離婚消息宣布後不久,National Enquirer曾發布貝佐斯與新聞主播桑切斯在一起的照片,並且還拿到了貝佐斯發送給桑切斯的簡訊。

當時的報導顯示,貝佐斯「用6500萬美元的私人飛機上將他的情婦送到了異國情調的目的地,向她發送了粗俗信息和色情自拍——包括一張不適合公開發布的照片。」

調查與對立:一切可能都是因為特朗普看貝佐斯不順眼

貝佐斯在周五的長文中承認,為了解National Enquirer究竟是如何獲得了踢爆其婚外情的私密信息並獲悉這家小報許多不尋常舉動背後的動機,他聘請了以廿年老友Gavin de Becker為首的調查團隊進行獨立調查。

美國新聞網站The Daily Beast曾在1月30日報導稱,隨著調查不斷展開,這背後暴露出來的動機似乎竟與政治有關。

上述媒體引述三名知情人士透露,調查人員最初懷疑貝佐斯的手機遭到了黑客入侵,但由於沒有找到相關證據,這一論斷很快就被推翻。

調查人員隨後將矛頭轉向了事件的女主人公勞倫·桑切斯,調查她是否為了「殺死」貝佐斯的婚姻而「自曝家門」。不過,調查也沒有發現她涉及其中的證據。

由此,第三種假設隨之浮出水面:

這一爆料是出於政治動機。如此一來,不僅可以解釋泄密事件本身,還可以解釋發表報導的為何是National Enquirer這家小報——一向看貝佐斯及旗下公司很不順眼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上述媒體關係匪淺。

身為特朗普的長期好友兼盟友,小報的大老板David Pecker曾在去年12月承認,在2016年美國大選的最後幾周,他曾利用旗下報紙協調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向「花花公子」前模特Karen McDougal支付了15萬美元「封口費」。

近來,AMI與美國司法部就該公司在上述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達成了一項豁免協議。

而彭博社引述兩名知情人士透露,聯邦檢察官正在審查National Enquirer對貝佐斯的處理方式,以確定該公司是否違反了上述協議中「不犯罪」的部分。不過,Abramowitz堅稱,貝佐斯在博客中的爆料不會對協議造成影響。

報社背後的「新王國」:沙烏地又來攪局?

在周五發表的長文中,貝佐斯還表示,AMI的一名主管曾在幾天前告訴他,Pecker對調查感到「非常憤怒」。

聲稱Pecker及其公司因代表沙烏地政府採取各種行動而接受調查的貝佐斯進一步特別指出,「

出於尚待進一步了解的原因,一旦提及沙烏地,似乎就觸及了(AMI)一根特別敏感的神經」。

去年5月,AMI曾出版一本長達97頁的雜誌,盛讚沙烏地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所主管下的「新王國」。而美聯社當時獲得的文件顯示,該雜誌的電子版在出版前三周就被悄悄分享給了沙烏地駐華盛頓大使館的官員。

此後,沙烏地王儲卷入沸沸揚揚的「記者遇害案」,一度被國際社會指為幕後黑手,沙烏地王室與特朗普一家的「親密關係」也被扒了個底朝天。

上周五,沙烏地外交事務大臣Adel Al-Jubeir曾否認該國參與向National Enquirer泄露貝佐斯私密信息的事件。

Abramowitz也在周日的採訪中稱,盡管AMI曾向沙烏地尋求融資,但「從未獲得、現在也沒有任何來自沙烏地的資金援助」。

慘遭背叛?「可靠信源」與婚外情男女主人公關係親密

那麼,所謂的「可靠信源」究竟是何方神聖?

簡訊泄密事件調查人員在查案過程中已經開始關注與特朗普及其身邊眾人可能有交集的形形色色的人物,這些人有可能在接觸「特朗普派」的同時,也有管道獲取貝佐斯或桑切斯手機內的信息。

The Daily Beast在周日的報導中表示, 有數位AMI內部消息人士稱,將貝佐斯與桑切斯的私密簡訊泄露給National Enquirer正是特朗普支持者、桑切斯的弟弟——麥克·桑切斯(Michael Sanchez)。

隨後,負責調查的Gavin de Becker已對麥克進行了詢問。盡管沒有透露雙方的談話內容,但de Becker對上述媒體表示,確有「強有力的線索指向政治動機」。

另有兩名熟悉調查的知情人士透露,麥克暗示「深層政府(deep state)」,尤其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可能對貝佐斯的簡訊泄密負有責任。但調查人員並未認真考慮該可能性。

對於麥克是不是真正的線人,Abramowitz並未給出確切的回復。他只表示,線人「是與貝佐斯及其情婦都非常親密的人」,但拒絕證實或否認這個人就是麥克。

調查與對立:一切可能都是因為特朗普看貝佐斯不順眼

貝佐斯在周五的長文中承認,為了解National Enquirer究竟是如何獲得了踢爆其婚外情的私密信息並獲悉這家小報許多不尋常舉動背後的動機,他聘請了以廿年老友Gavin de Becker為首的調查團隊進行獨立調查。

美國新聞網站The Daily Beast曾在1月30日報導稱,隨著調查不斷展開,這背後暴露出來的動機似乎竟與政治有關。

上述媒體引述三名知情人士透露,調查人員最初懷疑貝佐斯的手機遭到了黑客入侵,但由於沒有找到相關證據,這一論斷很快就被推翻。

調查人員隨後將矛頭轉向了事件的女主人公勞倫·桑切斯,調查她是否為了「殺死」貝佐斯的婚姻而「自曝家門」。不過,調查也沒有發現她涉及其中的證據。

由此,第三種假設隨之浮出水面:

這一爆料是出於政治動機。如此一來,不僅可以解釋泄密事件本身,還可以解釋發表報導的為何是National Enquirer這家小報——一向看貝佐斯及旗下公司很不順眼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上述媒體關係匪淺。

身為特朗普的長期好友兼盟友,小報的大老板David Pecker曾在去年12月承認,在2016年美國大選的最後幾周,他曾利用旗下報紙協調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向「花花公子」前模特Karen McDougal支付了15萬美元「封口費」。

近來,AMI與美國司法部就該公司在上述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達成了一項豁免協議。

而彭博社引述兩名知情人士透露,聯邦檢察官正在審查National Enquirer對貝佐斯的處理方式,以確定該公司是否違反了上述協議中「不犯罪」的部分。不過,Abramowitz堅稱,貝佐斯在博客中的爆料不會對協議造成影響。

報社背後的「新王國」:沙烏地又來攪局?

在周五發表的長文中,貝佐斯還表示,AMI的一名主管曾在幾天前告訴他,Pecker對調查感到「非常憤怒」。

聲稱Pecker及其公司因代表沙烏地政府採取各種行動而接受調查的貝佐斯進一步特別指出,「

出於尚待進一步了解的原因,一旦提及沙烏地,似乎就觸及了(AMI)一根特別敏感的神經」。

去年5月,AMI曾出版一本長達97頁的雜誌,盛讚沙烏地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所主管下的「新王國」。而美聯社當時獲得的文件顯示,該雜誌的電子版在出版前三周就被悄悄分享給了沙烏地駐華盛頓大使館的官員。

此後,沙烏地王儲卷入沸沸揚揚的「記者遇害案」,一度被國際社會指為幕後黑手,沙烏地王室與特朗普一家的「親密關係」也被扒了個底朝天。

上周五,沙烏地外交事務大臣Adel Al-Jubeir曾否認該國參與向National Enquirer泄露貝佐斯私密信息的事件。

Abramowitz也在周日的採訪中稱,盡管AMI曾向沙烏地尋求融資,但「從未獲得、現在也沒有任何來自沙烏地的資金援助」。

慘遭背叛?「可靠信源」與婚外情男女主人公關係親密

那麼,所謂的「可靠信源」究竟是何方神聖?

簡訊泄密事件調查人員在查案過程中已經開始關注與特朗普及其身邊眾人可能有交集的形形色色的人物,這些人有可能在接觸「特朗普派」的同時,也有管道獲取貝佐斯或桑切斯手機內的信息。

The Daily Beast在周日的報導中表示, 有數位AMI內部消息人士稱,將貝佐斯與桑切斯的私密簡訊泄露給National Enquirer正是特朗普支持者、桑切斯的弟弟——麥克·桑切斯(Michael Sanchez)。

隨後,負責調查的Gavin de Becker已對麥克進行了詢問。盡管沒有透露雙方的談話內容,但de Becker對上述媒體表示,確有「強有力的線索指向政治動機」。

另有兩名熟悉調查的知情人士透露,麥克暗示「深層政府(deep state)」,尤其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可能對貝佐斯的簡訊泄密負有責任。但調查人員並未認真考慮該可能性。

對於麥克是不是真正的線人,Abramowitz並未給出確切的回復。他只表示,線人「是與貝佐斯及其情婦都非常親密的人」,但拒絕證實或否認這個人就是麥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