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最兇殘之人,接受洪秀全密詔,率3千人屠殺東王府2萬人

一個屢試不中的秀才,如往常一樣,失魂落魄地在大街上閒逛。也許是因為他看起來像是一個需要被上帝拯救的人,也許是因為上帝的使者想要發展所有人成為他的信徒,所以這一天突然有人給他發了一本上帝福音的宣傳冊。他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打開福音宣傳冊仔細研讀了一番。這一讀就不得了了,差點改變了中國的歷史。這個窮酸秀才就是洪秀全,他讀了福音書之後,沒想著要依偎在上帝的腳下被上帝拯救,而是做起了拯救世界、拯救民眾的白日夢。他模仿基督教,創辦了一個「拜上帝教」,打著上帝的幌子來發展他自己的信徒。說白一點,基督教是正宗的教會,而「拜上帝教」卻是一個邪教。

在亂世之中,有很多人都需要被拯救,他們病急亂投醫,投入了「拜上帝教」中,於是洪秀全的信徒越來越多,隊伍越來越龐大。後來,他們不只是每天聚在一起洗洗腦了,而是開始搞事情,發動起義,想要為農民階級謀取福利。不久之後,年屆不惑的洪秀全帶領著他的隊伍在廣西金田揭竿起義,直擊清政府,試圖扳倒他們,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運動就此拉開序幕。可惜的是,他們有一個很好的開始,卻沒有一個完滿的結局。從金田起義開始直到1853年,他和他的隊伍一路順風順水,定都天京(今南京),進入了鼎盛期。

但1856年就發生了「天京事變」,太平天國自此由盛轉衰,到了1864年被湘軍剿滅,成了一壇死灰。其原因就是主管人之間產生了嫌隙。前期,洪秀全、楊秀清、蕭朝貴、馮雲山、韋昌輝 、石達開等高層人物精誠團結,合作無隙;後期卻相互猜疑,相互迫害。其中最主要的矛盾就是洪秀全和楊秀清。眾所周知,天王洪秀全是太平天國的創始人,是最高主管人,但是隨著局勢的發展,東王楊秀清的聲勢有蓋過洪秀全的趨勢。實際上,到1852年,楊秀清已經掌握了太平天國的兵權,完全把洪秀全給架空了。洪秀全只是一個名義上的主管人了,甚至還要聽從楊秀清的安排,你說他能咽得下這口氣嗎?

更氣人的是,楊秀清還自稱天父下凡附體,把洪秀全的那一招全學過來了,這不是明擺著要取洪秀全而代之嗎?洪秀全忍氣吞聲,把楊秀清對他做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都記在小本本上,等找到合適的機會要反擊回去。終於到了1856年的6月份,洪秀全秘密下令讓韋昌輝、石達開、秦日綱三個人打擊楊秀清的勢力。韋昌輝接受洪秀全的密詔,連夜率領著3000士兵趕回天京(今南京),在燕王秦日綱的掩護下,攻入東王府,把楊秀清全家及其黨羽全部控制住了。隨後,韋昌輝率3千人屠殺東王府2萬人,把楊秀清一家老小和部下全殺了。洪秀全和楊秀清的矛盾也隨著楊秀清的死而消除了,但是新的矛盾又產生了。

十多天之後,翼王石達開回到天京,知道韋昌輝滅了楊秀清全家老小後。責怪韋昌輝濫殺無辜,韋昌輝就此和石達開杠上了,對石達開也動了殺機。石達開敏銳地洞察到了韋昌輝的野心,早已逃出天京,但嗜殺成性的韋昌輝還是把石達開全家老小殺了,堪稱是太平天國最兇殘之人。石達開氣得要死,起兵討伐韋昌輝。結果韋昌輝在情急之下竟然去攻打天王府,最後被洪秀全的士兵殺死。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運動,曾經想要建設一個「無處不均勻,無人不飽暖」的社會,並且前期他們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但就是因為上層之間權力傾紮,所以最後變成了一個悲劇,狼狽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