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諸王中 為何只有楊秀清能威脅洪秀全的地位?


1856年發生的天京變亂,是太平天國高層內部權力鬥爭激化的結果,也是導致太平天國由盛轉衰的關鍵事件。

天京變亂的導火索,為天王洪秀全與東王楊秀清二人之間的矛盾。事實上,楊秀清直到臨死,都沒有發起公開的叛亂行動,這也是後來洪秀全撤銷楊秀清的罪名,並用「東王升天節」來美化楊秀清之死的原因。

不過,楊秀清利用其權勢,逐漸顯露出篡權的野心,並形成對洪秀全地位的公開威脅,卻也是有目共睹的。比如我們在前幾天的文章中提到,太平天國舉辦「科舉」,由楊秀清出題,早期的題目尚是「太平天國天父天兄天王為真皇帝制策」,後來則變成了「四海之內皆東王」。此為楊秀清企圖自抬身價而貶低洪秀全的一個例證。

關於迫使洪秀全先發制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天王與東王間的稱號之爭。

在太平天國中,天王稱萬歲,東王稱九千歲,楊秀清實際上處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隨著時間的推移,楊秀清漸漸不滿屈居洪秀全之下,於是趁攻陷清軍江南大營的機會,向洪秀全邀功。

楊秀清的邀功方式非常特別,並非到天王府覲見洪秀全,而是將洪秀全召到了東王府中。下屬何以能命令上司?原來,楊秀清耍了個把戲,假裝成天父附身,而洪秀全自稱是天父的次子,父親召喚兒子,洪秀全當然不得不從。

楊秀清見到洪秀全後,開口便問:「你與東王皆為我子,東王有咁大功勞,何止稱九千歲?」洪秀全當時身處鴻門宴中,只好假意答應封楊秀清為萬歲。楊秀清當時未曾想到其中有詐,最後洪秀全借助北王韋昌輝的兵力,血洗了東王府。

洪秀全作為太平天國名義上的領袖,為何會培養出楊秀清這麼一號人物與自己爭權,且發展到最後不得不用暴力手段進行鎮壓,導致兩敗俱傷的結果呢?

說起來,這還是洪秀全自己給自己挖的一個大坑,在許多年以前,就已經留下了隱患。

太平天國在金田起義和定都天京之間,還發生過一起大事件,即在廣西永安進行建制。在永安建制以前,太平軍尚未一群散兵遊勇,沒有正式的官制和兵制。而永安建制,則是將其麾下的士兵和百姓組織化,制度化,形成有組織的隊伍,以增強作戰和補給能力。

在永安建制時,洪秀全還對手下幾位主將進行了敕封。除洪秀全本人為天王,作為太平軍領袖以外,另封楊秀清等五人為東、西、南、北、翼五王,其中後四王均受東王楊秀清節制。

洪秀全將楊秀清置於「相位」,既有客觀原因,也有主觀因素。一方面,楊秀清是太平軍中的年輕才俊,具有很強的政治組織和軍事能力,為太平軍的發展立有大功;另一方面,洪秀全本人對宗教比較感興趣,而對除了軍政事務興趣聊聊,因此也需要一個代理人來替他管理這支隊伍。

東王楊秀清權位居於四王之上,天王之下,但卻掌握軍政實權,後來南王馮雲山和西王蕭朝貴相繼戰死,楊秀清的權力更加難以制衡。面對遲早要爆發的矛盾,洪秀全卻長期予以忽視,未及時削弱東王勢力,導致了最終流血事件的發生。

洪秀全的另一個失誤,除了給予楊秀清過大的政治權力外,還賦予了他非常的宗教地位。洪秀全賜給楊秀清的封號中,有一封號為「聖神風」,當時洪秀全並未意識到此為基督教中「聖靈」的翻譯。

根據基督教三位一體教義,聖父、聖子、聖靈即為一體,洪秀全賦予楊秀清聖神風的封號,實際上為楊秀清自稱天父附體提供了依據,從而導致了後期與楊秀清權力鬥爭中的被動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