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紅樓夢》裡王熙鳳鏟除尤二姐的利劍,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


作者:韓雪麗

(一)秋桐的後台

賈赦把秋桐賞給了兒子,後面的事,和他就沒什麼關係了。

到是鳳姐讓秋桐避一避(二姐和屬兔子的沖)的時候,她找邢夫人告狀,邢夫人馬上站在了秋桐這裡,說你父親賞的人,怎麼能為了外人攆她,不如還你父親去。

賈璉自然不敢,雖然那時心疼二姐,但還是沒攆秋桐,這說明,邢夫人其實還算是秋桐的後台,不管是出於面子,還是利益,邢夫人都會拉攏秋桐。

這時候邢夫人是別院另住,秋桐想必不可能去那裡,應該是邢夫人過來,我們看書中沒寫尤氏探望二姐,其時她也經常去賈母這邊走動,可是都沒探望一下二姐,就是二姐的孩子沒保住,這麼大的事,她都沒出面,如果她能常來走動,指點一下二姐,多去賈母哪裡走動,二姐的處境會好些,府中的下人,都是看人下菜碟。有了尤氏的照應,多少會好些。

賈赦不會閒得沒事,把一個大丫鬟,賞給賈璉,這件事還是尤二姐進府,賈璉這裡正是熱鬧的時候,賈赦的行為,很有些亂上加亂的感覺。賈璉和鳳姐之間的相處,因為特殊的原因,一直是男弱女強,而尤二姐的出現,打亂了這一格局,大老爺和邢夫人對鳳姐倒向王夫人自然不滿意,可是有賈母在那裡,不好反對,現在如果能從後宅裡,給鳳姐找點麻煩,也是樂得參與。

果然秋桐的到來,先和賈璉好得如漆似膠,賈璉一時眼中唯有秋桐,成功得寵。大老爺那裡丫鬟眾多,為什麼選了秋桐,不是因為她賢良美麗,而是因為她更鬧騰,更有戰鬥力。

秋桐一來,就把二姐壓得伏貼,還在賈母那裡走動,證明秋桐還是有眼力,深知賈母才是後宅的女皇。

形勢一對自己不利,馬上找邢夫人求幫助,果然邢夫人站在她這一邊,這樣一來,反而是邢夫人替她背書,她是有後台的,是璉鳳二人,不能輕易打發的。

秋桐這個表面看起來非常囂張的人,其時還是有頭腦的,有事了,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就到哪裡求幫助。

(二)秋桐的戰鬥力

秋桐其實是另一個版本的趙姨娘,只是還沒有趙姨娘的資本,她如果犯了錯,還是能被攆出,而趙姨娘因了一雙兒女,賈府不會做得太過份,尤其是探春的精明能幹,多少人另眼相看。

秋桐是大老爺的丫鬟,被賞給了賈璉,可能容貌一般,太美麗的,賈赦不會給兒子,這個身份吧,其時挺尷尬。

但秋桐不這麼以為,她認為是她是長者賜,天然高了一等,不同於別的姨娘。就是鳳姐和平兒,也沒當回事。

如果說尤二姐自卑,那秋桐姑娘就是天生的自大。反正璉鳳不能攆了她,那是打老爺的臉,既然這樣自然無所畏懼。

一出場的秋桐就有著辣椒的特質,對賈璉是一團火,對鳳姐是敷衍,對二姐是欺負壓迫。

她對二姐可能有些忌妒,畢竟二姐美貌如花,還溫柔似水,二姐有的她沒有,忌妒是正常,本來就是姨娘不是正室,再沒了賈璉的寵愛,日子自然不好過,所以同身份之間的鬥爭最為慘烈。

所以罵二姐的是她,哭鬧的是她,在賈母面前詆毀二姐的也是她,招招搖搖,唯恐人不知,她對二姐的打壓。

平兒照看二姐,她還告訴了鳳姐,別人都知道,鳳姐和平兒主仆的情份,不多這個事,可秋桐不介意,跑去告狀,鳳姐罵了平兒,也是做做樣子。

一出場的秋桐,就是上竄下跳,若事生非。

鳳姐到是暗樂,天上掉下來一把鋼刀,正好收拾一下尤二姐。把惡名擔了去。

秋桐不知不覺做著快樂的打手。

鳳姐不把尤氏放在眼睛裡也罷了,尤氏是賈珍的續弦,可人家尤氏也是寧府的女主子,可秋桐不過是個妾,也如此欺壓二姐,真是眼裡沒有尤氏,這姑娘眼空心大,目空一切,到是奇葩。就連姨娘裡的大姐大趙姨娘,對了平兒也是客氣三分。秋桐連平兒都不放在眼睛裡。

如此戰鬥力,自然讓二姐迅速敗下陣來,花做肌膚雪做肚腸的尤二姐,在男人眼裡是美人,讓人憐惜,到了秋桐這裡,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競爭對手,一個美麗的狐貍精。

秋桐一直不懂,二姐在,她在鳳姐那裡,才有利用價值,沒了二姐,其實,她的戲也快落幕。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寫乎》《作家薈》《長江詩歌》等刊物。

顧問:朱鷹 、鄒開歧

主編:姚小紅

編輯:洪與、鄒舟、楊玲、大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