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女司機」「壞老人」污名是怎樣形成的

正因為如此,最初報導交通事故時出現「女司機」一詞,大約也只是為了使信息更加精準。因為女司機相對較少,女司機肇事也相對較少,有時反倒成了一個吸睛的新聞點,隨著女司機相對量和絕對量的不斷增加,對女司機事故的報導也不斷增加,且更加醒目和突出,終致女司機是「馬路殺手」的調侃不脛而走。

在這樣的背景下,一些媒體特別是自媒體從吸引眼球和流量考慮,也往往有意去迎合這樣的說法。其表現在於,一是大量男司機肇事事件未必有人報導,而女司機肇事案則曝光率很高;二是男司機肇事即使被報導,因為沒有吸睛點,往往不被人關注,而女司機肇事則會成為關注和議論的焦點,於是便形成了報導越多,越引發關注和議論;越容易引發關注和議論,就越被重點報導和特別「關照」的惡性循環。

無論是對女司機肇事的特別關注,還是對整個女司機群體的調侃,即使夠不上性別歧視,也是一種與實際情況不符的不公。不僅這樣的說法沒有大數據的支撐,且許多數據還證明,無論是肇事的絕對量、相對量,還是事故的慘烈程度,男司機都遠高於女司機。10月29日《中國青年報》的一篇報導披露,2016年男司機發生的交通事故與女司機相比,杭州市是6倍,南京市是2.4倍,而女司機肇事致人死亡數僅為男司機的五十分之一。其他數據也證明,交通肇事者中的男女比例明顯高於司機中的男女比例。

現實生活中,與女司機被污名化類似的,還有「老人變壞了」或是「壞人變老了」的說法。與「女司機」相似的是,「老壞人」或「壞老人」之說也完全沒有大數據的支撐。筆者長期觀察發現,從「紮堆過馬路」到自助餐的浪費,各個年齡段都大有人在,至於「碰瓷」和「霸座」,當然多是年齡較大者,但把各類違法行為或不道德行為做一個年齡分組,會發現不同行為中的年齡比例雖有所不同,但整體上不會支撐一些人對老齡群體的非議和責難。

判別人類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標誌之一,就是是否在性別、年齡、種族、地域等方面存在偏見和歧視。公眾的態度和反應固然是重要的,而媒體更不應忘記自己應負的責任和道德擔當。無論是正規媒體還是自媒體,也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網路平台,都不要為了流量和閱讀量,有意臆造一些與實際不符且有歧視傾向的熱點和概念,而讀者和公眾也應該多一些理性、客觀的判斷和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