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四號背後的「嫦娥」

原標題:嫦娥四號背後的「嫦娥」

▲1月3日,嫦娥四號落月的一刻,74歲的中國太空科技集團五院深空探測和空間科學首席科學家、嫦娥一號衛星總設計師葉培建院士走向正在前排工作席的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張熇,兩代「嫦娥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新華社記者 金立旺 攝)

月亮圓缺變化的28天恰巧與女性的生理周期相當;世界各國的神話中,與月亮相關的神多為女神;眾多文學藝術作品中,月亮是女性的化身;而在以「嫦娥」命名的探月工程中,有許多女科技工作者貢獻著她們的智慧。

令嫦娥羨慕

傳說中嫦娥因偷吃了丈夫的長生不死藥,飛入月宮再難回到人間與丈夫團聚。嫦娥四號探測器研制團隊中的一對小夫妻會讓嫦娥感到羨慕。

2018年9月9日,嬌小可人的齊天樂和高大魁梧的馬千里結束了10年的愛情長跑邁入婚姻殿堂。他們度過洞房花燭夜的方式卻是匆匆收拾行裝,第二天就奔赴大涼山深處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開啟3個月的特殊「蜜月」——執行嫦娥四號發射任務。

青梅竹馬的二人2013年進入太空科技集團五院,2017年加入嫦娥四號探測器研制團隊。高中時的同桌變成了工位崗位的前後桌,每當馬千里回頭望去,總能撞上齊天樂溫暖體貼的目光。

兩人提前一年多定好的婚禮日期卻和嫦娥四號出廠的時間撞車了。主管和同事不忍心耽誤他們的大喜事,讓他們舉行完婚禮再去發射場。

剛在婚禮殿堂上互道愛情誓言的兩人,相隔一天後又和其他隊員一起面對國旗,許下了誓奪任務成功的莊嚴承諾。

發射場的「蜜月」生活並不浪漫,大多數時間是在廠房里對著電腦度過的。每天晚飯後散步賞月是他們最幸福的時光。

「希望嫦娥四號能載著我們的期望,以完美的狀態去探訪我們每個人心中的月亮。」齊天樂說。

像對孩子一樣呵護「玉兔」

太空科技集團八院嫦娥四號探測器副總師張玉花在加入探月團隊前,從事了18年載人太空工程,從神舟一號到神舟八號的研制她都參與了。2006年她進入探月領域後面臨許多挑戰,其中之一就是模擬月球車在月壤上行走。

科研人員從吉林運來火山灰模擬月壤,當月球車走在火山灰上,整個試驗場都彌漫著灰塵,吸入體內或黏在皮膚上會造成刺激。

為避免揚起灰塵,盡管是夏天,試驗場內都不能開空調,室內溫度達到40多攝氏度。張玉花等試驗人員戴著口罩,穿著雨衣、雨鞋,大汗淋漓地做試驗。

2013年「玉兔」隨嫦娥三號成功登月後,每天月亮一升起,張玉花就去工作,再看到月亮都感到不同了。

然而,「玉兔」行走了約114米後突然出現異常,不能動了。

隨後的那段時間,張玉花嘴里生滿大泡,聲音嘶啞,壓力巨大。

「我當時想,如果現在就能載人登月,馬上把我送上月球吧,我動一下,可能‘玉兔’就好了。」張玉花說。

如何將「玉兔」的問題徹底解決,是其團隊研制新月球車面臨的挑戰與難點。

「我們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呵護我們的月球車。」張玉花說,「當我看到‘玉兔’站在荒蕪的月球上時,我覺得它像只銀白色的天鵝,比什麼都美。現在我們的‘玉兔二號’去月球背面了,我們希望它美麗又勇敢,一直走下去,做到中國人的夢想。」

「無論是從事載人太空,還是探月工程以及火星探測,我對自己工作的意義從未懷疑過。我認為人類不可能固守在地球上,100年後人類可以走得很遠,但人生太短暫,我只能做一點。」

因探月而勇敢

48歲的太空科技集團五院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張熇說:「嫦娥三號很成功,但並非完美,我們在設計嫦娥四號時,如何優化改進,又不引入其他風險,這是挑戰。」

她認為,女性責任心、自尊心強,也更加細致,善於溝通。太空工作很多時候需要踏踏實實把每一個細節做好,在這一點上,女性設計師比男性設計師更有優勢。

她讀過Facebook首席經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所著的《向前一步》,這本書鼓勵女性在工作中努力展現自己才能。正如書中所說,她現在常常發現,自己是會議室里唯一的女性。

「我很尊重和羨慕那些當全職媽媽的。這是個人選擇,選擇了就要接受,有所得必有所失,關鍵要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好。」

張熇在兒子很小時,就帶他去看星星,如今他12歲了,喜歡數學和天文。

「我雖然沒有天天陪著他,但我們的關係很親密。我努力工作去做到夢想,孩子也能看到,會潛移默化影響他。」張熇說。

張熇的丈夫是大學同學,當他聽到有人說中國創新能力不強時,他就發微信朋友圈說:「我妻子是幹太空的,我親眼看到她勤勤懇懇,把探測器送入太空,不能說中國什麼都做不了」。

「我看了以後特別自豪。我感受到家人對我的理解和支持。」張熇說。

她說,從事月球探測讓自己變得更勇敢、自信了。「剛開始研制嫦娥三號時,我們去看變推力發動機試車,傳來一種尖利的嘯叫聲,我感到很害怕,但後來就習慣了。」

「在探測器的研制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很多技術難題,但最後都能解決。我覺得生活中也一樣會遇到各種困難,最後都可以克服。」

從事深空探測也悄悄改變了張熇的生活。一家人外出旅行,張熇會讓丈夫策劃預案,把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都想到,每次他們都玩得很從容。

張熇和她的團隊喜歡把嫦娥四號稱作「四妹」。「她應該比‘三姐’更勇敢無畏,也更加智慧強壯。」(記者 喻菲、全曉書、胡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