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海潮 :法國與義大利相互召回大使為哪般?

2月7日,法國外交部宣布因義大利政府發表對法國局勢的「極端聲明」,近幾個月來對法國進行「前所未有的攻擊」和多次「不可接受的挑釁」,決定召回法國駐意大使克里斯蒂安·馬賽特「回國述職」。召回大使是嚴重外交抗議的一種,對方也必須相應召回大使。大使缺位,只能由臨時代辦暫行職務,兩國外交關係就下降為代辦級,因而便不能稱作是全面外交關係。只能在兩國外交危機解決之後,大使才能返回。法國和義大利既為重要鄰國,是歐盟重要成員國,又同為西方「民主」大國,雙方為何爆發自1945年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外交危機?不是說好的「民主」國家不會發生衝突嗎?

英國雖然尚未脫歐,但已被視為「外人」,義大利則升格成為歐盟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與法德和荷比盧6國共為當年歐共體創始國,被稱為歐盟「硬核」即鐵桿成員,歐洲建設的每個重大進步,都得到義大利的熱烈擁護和積極參與。歐盟在冷戰後迅速擴大至28國,導致分歧增多,特別是近年多重危機疊加,在幾乎所有問題上都難以形成一致意見,「多速歐洲」成為推動歐洲建設的唯一選項。法國作為歐洲建設的的政治領袖,始終視義大利為「志同道合者」。但月盈則虧,2008年的主權債務危機當頭棒喝,把歐盟一下子打回原型,義大利作為主權債務危機「歐豬(PIGS)集團」的重要成員,債務、金融、經濟和社會危機同時爆發,又因加入歐元區而難以通過貨幣貶值增加出口競爭力,隨後的難民危機又因地理位置使意成為最前線。義大利舉國一致的反歐情緒由此而起。

2016年12月,倫齊主管的左翼民主黨政府為修憲舉行全民公投,失敗後辭職成為留守政府,2017年3月提前舉行大選,產生了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和極右翼政黨北方聯盟共組的民粹主義極右翼政府。31歲的五星運動主管人迪馬約成為副總理,北方聯盟主管人薩爾維尼成為內政部長。本屆政府雖然並未提出脫歐或退出歐元區,但強烈反歐是其最大特色。義大利新政府把本國經濟衰退和失業率高企,特別是大量中東和非洲難民湧入「使國家面臨亡國滅種危險」,以及其他問題,全部歸咎於歐洲建設。義大利成立極端反歐政府,是歐盟繼英國脫歐之後,經受的另一場致命性打擊。

據法媒報導,義大利民粹政府已把矛頭對準法國。為何?因為隨著德國進入「後默克爾時期」,馬克龍成為「歐洲領袖」,法國取代德國成為義大利國內問題的「責任方」。義大利已把對歐盟和德國的種種不滿轉移到法國身上,而愈是臨近5月26日的歐洲議會選舉,義大利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聯合政府這條「雙頭蛇」越是要攻擊法國,挑動反歐情緒,爭取選票。法國與義大利的爭執是「進步陣營」與「民粹陣營」的衝突,在當前的形勢下極具象徵意義。法意關係走向不明已對歐盟前途造成影響。

義大利內政部長薩爾維尼主管的北方聯盟與法國極右翼民族聯盟互動頻繁,相互策應,使馬克龍極感難堪。近幾個月來,薩爾維尼就難民問題多次與馬克龍發生激烈爭吵,批評馬克龍不能理解義大利作為赴歐難民首站的難處,法國不接收難民卻要強人所難。「馬克龍要比我壞15倍。」 2月初,薩爾維尼抨擊法國通過把持中部和西部非洲兩個法郎區的印鈔權,控制非洲國家的金融和經濟,掠奪非洲使非洲陷於貧窮。正是法國的殖民政策使非洲難民大批湧往歐洲。薩爾維尼還說,馬克龍民調持續下跌,已不適合擔任總統,應該辭職。「千百萬法國人民與一個壞政府和一個極壞的總統生活在一起」,「法國人民應該盡快擺脫這個非常壞的總統」。

2019年元旦前,「黃背心」運動提出在新年之際「與民同樂」,抗議烈度稍有下降,五星運動主管人、義大利副總理迪馬約即發出呼籲「不要松懈」。2月5日,迪馬約專程赴法會晤「黃背心」運動代表和該運動歐洲議會選舉候選人,討論兩國關係、民眾的社會權利和直接民主等問題,聲稱「變革之風已翻越阿爾卑斯山」 ,意喻法國「黃背心」運動源於義大利,法國兩國反體制運動已合為一體。

義大利政府要一個公開呼籲推翻法國政府和總統,一個鼓勵使法國陷入戰後最嚴重社會危機的群眾運動,特別是把法意在歐洲建設問題上的分歧「工具化」,為歐洲議會選舉造勢爭取選票。馬克龍回答有關提問時也不客氣,義大利人民應該有與其歷史相適應的政府,意主管人對他的有關批評「沒有意義」,明顯具有要求義大利改換政府的意思。

隨著歐洲議會選舉日期臨近,歐洲各國黨派政治之爭日趨白熱化,消息說義大利聯合政府中的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也出現分裂。五星運動的影響力讓位於北主聯盟,因而需要通過與法國「黃背心」運動串連提振士氣,北方聯盟提出需要通過批評馬克龍的歐洲政策來擴大選民基礎。法國無端成為義大利反歐力量的共同靶子,馬克龍「怒從中來」可想而知。

法國源於底層民眾 「要生存,要購買力」 的「黃背心」運動,自去年11月17日以來,已延續了13個「星期六全國行動日」,且看不到停息的跡象。由些引發的社會撕裂、官民和警民對立、精英與平民權益之爭,使法國陷入二戰以來為期最長和最為嚴重的社會動蕩。各派政治勢力爭相對「黃背心」運動施加影響,法國面臨的各種深層次矛盾浮出水面。馬克龍發起的為期兩個月的「全國大辯論」意在為解決問題尋求共識,但事情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黃背心」運動政治化傾向日趨強烈,還提出了參與歐洲議會選舉的候選人名單,而且呈現出向歐洲其他國家蔓延擴大的趨勢。

3月29日是英國脫歐日,「硬脫」的可能日益增加,不排除最壞的結果。英國情報部門甚至制定了緊急情況下把女王及王室人員轉移至「安全場所」的「最壞計劃」。5月26日是歐洲議會選舉日,有關歐盟前途的大辯論也已開始。據稱法國3/4的民意希望就有關國家面臨的重大問題舉行全國公投,政府透露若決定公投就與歐洲議會選舉同日舉行。須知道,「公投」業已成為一件令執政黨膽寒的事情。

英國脫歐已演變為歐盟和英國的共同災難,法國與義大利的外交危機也是歐盟面臨困境的特有表現形式。歐盟面臨的亂象還將持續相當長時間。(作者為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歐洲中心主任,高級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