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被發現時碎成了20多段,無數碎片,經過10年修復,驚艷世界


1929年,四川的一位農民在淘溝時發現了一坑玉石器。這個消息傳播開之後,在1931年英國傳教士董篤宜請求駐軍協助調查,後來在1934年在當地開始挖掘。然而因為當時中國處於抗日戰爭時期,無暇顧及,挖掘工作並不順利。

也許就是這種不順,才是最大的幸運。這個遺址就是後來震驚世界的「三星堆遺址」,直到發掘規模越來越大,人們才發現它的重大意義,它被稱為「三星堆文化」,被譽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它的出現,顯示了長江流域在中華民族文明史種扮演了更為重要的角色。

這還不算結束,在1986年,當地磚廠在取土時,又相繼發現了1號祭祀坑和2號祭祀坑,徹底引爆了「三星堆文化」的熱潮。要知道,祭祀是一個民族重要的活動,也是一個文化的基石。同時,祭祀用品,往往代表了古人對於神的崇拜,所用的器物,無一不是當時的最高水平。

其中有一件文物便是如此,它剛剛被發現的時候,已經碎了一地。人們洗洗清查才發現,這是用青銅製作成的一棵樹,因為在祭祀坑,所以被稱為青銅神樹。

話雖如此,當時的神樹只是人們憑感覺的命名。因為從隨便來看,樹幹被碎成了3截,而樹枝則碎成了18截。不光如此,地上灑落的各種零件,零零碎碎不計其數,不知道有多少塊。這並非有意為之,而是在當時的祭祀坑被土掩埋後,經過幾千年的擠壓,已經對文物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據說,當青銅神樹的全部碎片被裝入紙箱運走的時候,當時有位年輕的考古工作者竟然失聲痛哭起來。原來,他知道這是珍貴的文物,可惜破壞程度太過嚴重,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機會再看到它。

青銅神樹被就地送到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進行修復,四面八方的專家們匯集於此,為國寶級文物的修復出謀劃策。誰都知道,等待是漫長的,可是誰都沒有想到,這一等竟然是整整十年時間。

不過,當修復後的神樹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所有人都會被這驚艷的一幕所征服。所有人也會感覺到,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原來這不僅是一棵神樹,而是獨立的兩棵神樹。它們都由樹幹和底座構成,做工精巧別致,同時又不乏氣勢。其中一號神樹高約4米,底座是三座相連的小山,而樹幹是鑄造在山之上。樹幹之上分為三層樹枝,每層樹枝上又有三枝丫。枝丫的頂端都有一棵果實,三個枝丫之中,有兩個下垂,一個高高揚起,而揚起的那個枝丫上,又站立著一只神鳥。

這種整天造型,已經獨具匠心,給人以難以名狀的震撼感。然而,神樹給我們的不光是粗狂張揚,還有精巧細致。在果實、枝丫和神鳥之上,又精心雕刻著各種花紋。在樹的另一側,則是一條援樹而下的蒼龍。它英姿勃勃,氣勢如虹,仿佛在宣布自己的地位。

二號神樹卻相對遺憾一些,它天生殘缺,只剩下了下半段圓盤底座。但這個底座與一號神樹的底座不同,它相對較高,在底座的一邊伸出了三根樹枝,每根樹枝上各跪著一個人,手上似乎在抱著什麼,像是在對神木祈禱。從底座的規模和複雜程度來看,或許它的高度,並不亞於一號神樹。

祭祀坑里出現神樹,這是什麼意思呢?其實這是大有講究的。這種樹很可能就是當時象徵著東方的扶桑,而它起到的作用實際上就是「社」樹。「社」在古代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被看作是與神明溝通的場所。「社」的中心往往就是一棵樹,夏朝時是松樹,商朝時是柏樹,周朝時則時栗樹。

所以在中國古代,特別是在商周時期,社的地位非常重要,而社樹的地位也非常重要。這兩棵神樹,很可能就是整個祭祀坑的中心,也是代表當時與神靈溝通的媒介。

從此之後1號神樹被三星堆博物館,並被列為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的文物。在汶川地震時,盡管驚險萬分,但經過嚴格保護的神樹還是經受了考驗。所以在今天這樣蒸蒸日上的時代,神樹被發現,才是幸運至極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