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帝:殺了檀道濟是自毀長城,而不殺他卻是改朝換代


「自毀長城」經常被使用,而這個詞的來源就是宋文帝殺害檀道濟時檀道濟的感嘆。可以說,這種唯恐「功高震主」的心理毀了很多的忠臣良將。檀道濟就是其中之一。

檀道濟(?—436年4月9日)祖籍高平金鄉(今屬山東金鄉縣卜集鄉檀莊),出生於京口(今江蘇鎮江)。南北朝時期是論門閥貴族決定仕途的年代,檀道濟出身寒門,若在太平年月想出人頭地很難,基本沒戲。但對於他來講,他趕上了好時候,像劉裕一樣寒門出身的軍閥們攫取了軍權,檀道濟跟隨劉裕縱橫大江南北,東擋西殺,為劉裕建立南朝宋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平滅桓玄父子,鎮壓盧循起義,北伐消滅後秦政權,每一場苦戰惡仗檀道濟都有份,並且表現得大將風度,有勇有謀。元熙二年(420年)底,劉裕篡晉立宋,作為開國功臣的檀道濟加封永修公,賜兩千戶食邑。

檀道濟

檀道濟的軍事思想一直被後人稱道,在他身上「兵不厭詐」得到了最好的體現,經常戰前或臨陣做出讓敵人預料之外的決定。劉裕過世後,宋少帝劉義符繼位,終日不理朝政,只圖享樂,劉裕任命的顧命大臣打算廢帝立新,而在此問題上作為顧命大臣之一的檀道濟保持沉默,採取了「中立」態度。

少帝之後宋文帝劉義隆繼位,宋文帝權力欲極強,不是個省油的燈,絕對不甘心做前朝顧命大臣的傀儡,景平二年(424年)繼位後不久就把參與殺害少帝的所有大臣以「弒君」的罪名悉數處死。雖然檀道濟因為曾經「中立」而逃過一劫,但那些老臣的赴死,難免有兔死狐悲的感覺。

劉義隆

前朝老臣,手握重兵,功高蓋主,故事情節又一次進入歷史的帝王將相怪圈。有檀道濟在,北魏上下害怕他三分,都有了「恐檀症」,家里都拿南朝將軍檀道濟的畫像驅鬼,這位南朝第一名將的聲望如日中天卻伴隨著他沒察覺到的殺機。

在檀道濟加封司空後,流言四起,說他是下一個司馬懿,其實檀道濟根本沒有篡逆之心。歷代皇帝接班人都有這個毛病,天天擔心權臣起兵造反,自己難於節制,宋文帝也不例外。

劉裕

元嘉十三年(436年),宋文帝臥病不起,他可能怕自己賓天以後沒有人能制約檀道濟,急詔駐守北方的檀道濟入建康。檀夫人向氏勸他不要去,否則大禍臨頭,檀道濟不聽,一意前往。

面見皇帝後,宋文帝已經病情好轉,對檀道濟態度也溫和,聲言朝廷對他十分信任。可就在面君完畢,已經離開的時候,聖旨突然下來,以檀道濟圖謀不軌的罪名處以死刑,也真是南北朝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同時被處斬的還有檀道濟的11個兒子,臨刑前異常悲憤,大喊「汝乃自毀萬里長城也。」當時流傳著一首歌謠:「可憐白浮鳩,枉殺檀江州」。事實證明,檀道濟講得沒錯。

檀道濟的死,北魏彈冠相慶,南朝再也沒有良將。宋文帝北伐,滿以為「封狼居胥」而結果卻是「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從此宋國轉入被動防禦,再也沒有「北望」之心。

當北魏的騎兵一度兵臨城下,宋文帝感嘆「檀道濟若在,豈使胡馬至此。」可有這樣一位「元嘉之治」的皇帝在,檀道濟能茍活於世麼?因為在他的眼里,殺了檀道濟是自毀長城,而不殺他卻是改朝換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