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被法院判刑十年 曾收受因「螢幕」為人所知公司賄賂

原標題:四川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原主任被法院判刑,收受東方聞道公司賄款轎車

劉聰,四川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原主任。根據2018年12月3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判決書,他一審被法院判刑十年。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曾因新聞報導《這塊螢幕可能改變命運》而為人所知的成都東方聞道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牽涉其中。劉聰收受該公司總經理王某2的財物,並在該公司實施四川省民族地區遠程教育十年行動計劃項目的過程中,從資金撥付、招標條件的設置等方面予以關照,包括加入「排他性條款」等。

這份成文於2018年12月24日的判決書顯示,四川省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王某2前後7次向劉聰賄賂16萬元,價值10萬元的購物卡以及19萬的大眾速騰轎車。

據判決書介紹,劉聰,男,1958年4月12日出生,漢族,碩士研究生,因涉嫌受賄罪,於2017年6月6日被廣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經四川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同月20日被廣安市公安局執行逮捕。

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04年至2017年期間,被告人劉聰利用擔任四川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副主任(主持工作)、主任的職務便利,為四川省教育信息中心相關項目承建商、供貨商提供便利,非法收受呂某、唐某、商某、楊某等項目承建商、供貨商所送人民幣現金345萬元、美元3萬(折合人民幣19.57萬元)、價值10萬元的購物卡以及價值190735元的轎車一輛,總計收受財物價值人民幣393.6435萬元。

其中涉及成都東方聞道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部分為:2004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劉聰先後利用擔任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副主任、主任的職務便利,為成都東方聞道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在四川省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中謀取利益,7次非法收受該公司總經理王某2所送賄賂人民幣現金共計16萬元,收受價值10萬元的購物卡及價值190735元的大眾速騰轎車一輛使用。後因省教育廳相關幹部被組織調查,劉聰擔心被牽連而將所收受的汽車退給王某2,王某2安排遊某將車變賣8萬元。

「沒有為難」

被告人劉聰表示,「2000年左右,四川省開始實施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並將其列入四川省民族地區教育發展十年行動計劃。2003年,該項目轉由教育廳負責,我們教育信息管理中心具體負責遠程教育項目和信息化建設項目實施等相關工作。在這之前東方聞道公司與成都七中聯合成立了七中網校來實施遠程教育項目。大概是在2003年左右,王某2就邀請我們信息中心和成都七中入幹股,具體占多少我記不清楚了,我們信息中心和成都七中並未實際出資,僅作名義上的股東。」

劉聰說,「2004年,東方聞道公司為了規範運行,王某2到我辦公室跟我談,規範的話就要信息中心按比例出資,我當時想反正我們也沒有出資,就退了算了。過了一段時間,王某2還拿給我一個紙袋,並對我說給一點補償,並請我繼續關照他們公司,然後就離開了。過後,我打開王某2給我的紙袋,里面裝有現金6萬元。2009年至2012年,王某2在每年的春節前,到我辦公室以拜年的名義送給我1萬元,共4萬元;2013年至2015年,在春節前,王某2每次也是以拜年的名義送給我2萬元,共6萬元。」

他表示,「王某2共送給我現金16萬元、購物卡10萬元以及一輛價值19萬多元左右的大眾速騰汽車。因為從2003年我們信息中心就在具體負責遠程教育項目的實施和撥款等,我一直在擔任信息中心副主任(主持工作)、主任,他為了使東方聞道公司和七中網校能在該項目推進、招投標,特別是在項目撥款等方面得到我的幫助和關照。」

「2003年至2014年,在遠程教育項目的撥款上,我沒有為難王某2及所在公司,都及時撥付了的。在招投標方面,大都是採用單一來源方式,讓東方聞道公司中標,特別是2012年在採購遠程教育項目硬件設備招投標過程中,在招標條件投標產品的資格、資質性上,加入須獲得四川成都七中東方聞道網校教育衛星專網入網許可和遠端數據交換軟件須與四川成都七中東方聞道網校現用前段軟件兼容等排他性條款。」劉聰稱。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退回大眾速騰轎車一事上,還涉及2014年7月被查的四川省教育廳原副廳長何紹勇。

劉聰介紹道,「2010年左右,我給王某2說,方不方便為我買輛車代步,王某2當場就同意了。他問我需要什麼車,我給他說看好了一輛大眾速騰車。過了一段時間,東方聞道公司財務總監遊某聯繫我,說車買好了,然後他開他車來接我到東方聞道公司地下車庫,將車給我,是一輛灰色大眾速騰1.4T配置的。我從遊某處得知,該車輛購買價、購置費和車輛裝飾費等共總花費19萬多元,車主登記為東方聞道公司的員工。大概2014年,因為教育廳原副廳長何紹勇被組織調查,由於擔心自己被牽連,我就聯繫王某2聯繫希望把車歸還給他,並告訴王某2希望他盡快把車處理掉,買車給我的事情也不要告訴其他人。後來,遊某在電子科大來把車開走了。」

「按照我們的意思」

判決書顯示,成都東方聞道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總經理王某2稱,「2001年東方聞道公司開始實施民族遠程教育項目,2002年由東方聞道公司出資金,成都七中出教育品牌聯合舉辦了成都七中東方聞道網校,專門從事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教學服務。大概在2003年,四川省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由四川省民宗委轉到四川省教育廳,四川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具體負責遠程教育項目招投標、資金撥付和信息化建設項目實施等相關工作,從2003年到2011年,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每年資金大約在300萬左右,2012年開始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每年資金大約在2000萬左右。」

王某2表示,「2003年,我公司股東賀鵬從公司發展角度,拉信息中心和成都七中入股東方聞道公司,信息中心6%,成都七中20%,信息中心和成都七中都沒有出資,劉聰同意入股東方聞道。2004年的一天,為了規範公司運行,我們勸信息中心從東方聞道公司退股,我覺得使用了信息中心一年多的牌子,還是應該感謝一下。之後不久,我就從辦公室保險櫃里拿出6萬元現金,用報紙包好後裝在紙袋里面,在劉聰的辦公室將這6萬元現金以補償信息中心的名義送給了他,然後他就欣然接受了。」

王某2還稱,「劉聰是四川省教育廳信息中心主任,四川省民族地區遠程教育十年行動計劃項目轉到教育廳後,信息中心具體負責資金預算、撥付和一些管理工作;2012年後十年行動計劃的資金劃撥和招投標工作也由信息中心負責,為了得到劉聰的關照和支持,與劉聰保持良好的關係,按照我們的意思開展招投標和劃撥資金,所以才送錢送物給劉聰。在民族地區遠程教育項目十年行動計劃的實施過程中,他都是非常支持和關照的,教育廳的資金到位後很快就全額撥付下來了,保證了公司在發展期間的經營需求。在招投標的過程中信息中心與我們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起製作招標文件,設置了排他性條款,導致流標,最終做到了單一來源性採購,這樣可提高價格,做到利益最大化。其他的日常管理中,對聞道公司的業務也是十分支持和關照。」

另外,判決書提到,劉聰於2018年3月14日書面檢舉東方聞道公司2016年在江西省樟樹市成立了兩家公司,涉嫌挪用民族地區遠程教育經費和避稅。2016年11月29日,廣安市公安局偵辦了王某2、遊某等人涉嫌挪用資金案,該案中涉及到劉聰所反映的兩家公司相關問題。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出,但該案偵辦與劉聰無任何關係。劉聰提供的線索系公安機關已經掌握,沒有對偵破案件起到重要作用,依法不能認定立功。(澎湃新聞記者 鐘煜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