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出納”3個月挪用2000餘萬,誰之責?

「投資黃金,以小博大,不用到境外開戶,就可以玩轉境外投資工具,每天都能賺翻倍!可比炒股刺激多了!」當時,胡春潔經不住炒股群里群友的極力推薦,開始投資黃金期貨。因起初的「小打小試」嘗到甜頭,讓一心想發財的胡春潔對這個投資產品深信不疑,全身心投入到炒「倫敦金」中。可是沒過幾天,她就將自己所有的積蓄虧掉了。

盈利易讓人產生興奮,虧損易讓人失去理智。「投資不是一兩天的事,這次只是運氣不好,下一次看準時機或許我就能翻盤了。」可是,下一次投資的錢從哪里來呢?由於胡春潔對單位的財務流程了如指掌,又深得主管同事信任,於是,在僥幸心理的驅使下,她打起了「借用」單位資金的歪主意。

實際上,按照規定,每個月會計要拿上月的銀行對帳單做帳、對帳。因為銀行對帳單是胡春潔簽收的,在挪用第一筆資金後,胡春潔就想到了偽造銀行對帳單的「妙計」。第一次對帳時,會計未認真核對就草草入帳,讓胡春潔得以蒙混「過關」。

賭徒心理 無視法紀自毀前程

原本只想「借雞生蛋」的胡春潔,在投資失利幾百萬元後竟未覺醒,仍繼續在炒黃金的過程中不斷「借錢」「燒錢」。日復一日,積羽沉舟,挪用單位資金的窟窿越來越大,非但沒有讓胡春潔懸崖勒馬、及時回頭,那種背水一戰的賭徒心理反而一次次地驅使她鋌而走險。

有一次在工商銀行取錢時,胡春潔腦袋一片空白,後面排隊的人催促她,才發現此前早就輪到她辦理了。「這是最後一次了,只要賺回來把虧空補上,就再也不幹了。」胡春潔總是這樣自欺欺人,一次次越滑越遠。

28萬元、48萬元、120萬元、300萬元……2017年4月21日至7月24日,短短三個月內,胡春潔以「發薪水」「退押金」「退攤位費」的名義,先後12次挪用單位資金達2074萬餘元用於投資,虧損達1800多萬元,直到案發時帳戶中只餘下213萬元。

面對積重難返、無力回天的債務,2017年7月,胡春潔在家人的勸說下,主動向永康市紀委監委投案自首,如實交代了自己的問題。

最終,胡春潔因涉嫌挪用資金罪,被永康市紀委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同月,胡春潔因犯挪用資金罪,被永康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9年。

制度「空轉」 監督缺位必追責

一個小小的出納,為何能私自挪用2074多萬元?這麼多錢是怎樣被挪走的?為何一次次挪用都沒有人發現?監管在哪里?

隨著調查的深入,永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監管不力,下園朱農貿市場管理處內部管理混亂,尤其是財務監管方面存在的漏洞逐漸突顯出來。原來,下園朱市場管理處直接把單位法人印鑒章交由胡春潔保管,還專門為其配備了會計辦公室的鑰匙,方便使用會計印鑒章。如此一來,胡春潔就可以隨意動用單位資金。2017年4月,她挪用的第一筆28萬元,就是以「發薪水」的名義直接從單位銀行帳戶支取現金。

本應該分開保管的財務印鑒章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會計出納互相監督制約的機制形同虛設,報帳、對帳、審核把關等財務制度成了擺設。而這些漏洞居然都沒有引起下園朱市場管理處和管理單位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責任人員的足夠重視,更不用說日常監督檢查、抓好問題整改了。

「此案的發生,除了胡春潔本人漠視法紀、底線失守的個人原因外,用信任代替監督,導致制度流於形式、監督缺位則是更應該引起我們思考的深層次原因。」辦案人員指出。

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案發後,永康市紀委監委開展「一案雙查」,啟動追責問責程序。2018年11月,對市場監督管理局4名相關責任人員進行問責,其中黨委副書記、副局長任發揚,黨委委員、副局長吳存江分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江南市場監督管理所原所長董紅心受到撤銷黨內職務和政務撤職處分;下園朱農貿綜合市場管理處副主任任益華受到黨內嚴重警告和政務記大過處分。

案例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永康市紀委監委組織召開警示教育大會,剖析反面典型案件,用胡春潔等身邊事警示身邊人,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釋放全面從嚴治黨力度不減、節奏不變、尺度不松的強烈信號。(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楊文佳 浙江省紀委監委 顏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