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為何不像張金哥那樣死也要嫁給指腹為婚的張華?


歡迎關注《寫乎》,您的足跡就是《寫乎》!

作者:韓雪麗

尤二姐事件的主角,自然是尤二姐了。

首先尤二姐不是一個安份的人,如果她安份,就不會做了賈璉的外室,她是訂了親的,可是她嫌人家窮,當然了也不能怪二姐,婚事是她死了的父親訂的,母親帶了她們姐妹改嫁,環境變了,連尤老太太太,都不樂意了,何況沒見過面,沒什麼情分的二姐呢,她不是張金哥。

人家張金哥,父母悔的婚,謀劃讓她另嫁高門,本來父母之命,她是父母之命都不理論了,為了個所謂的未婚夫,就上吊了,說的是守節大義。可是也有些奇怪,除非,她有青梅竹馬的情分,否則也是太迂腐了,當然也可能張金哥,不喜歡後來的這位未婚夫,看透了父母拿她做棋子的用心。

可尤二姐是另一類想法,務實,張家窮,張華沒有什麼一技之長,在賭廠裡安身,真要是個讀書上進的也還有希望,或者如賈蕓那樣踏實的,也是有奔頭,可眼見的張家,要錢沒錢,要人沒人,憑什麼讓二姐見慣了榮華,享受了富貴的青年女子,往張家心甘情願的跳,彩霞不也看不上旺兒的小子嗎?旺兒家可是不差錢,比張家的資本還雄厚呢。

尤二姐常恨錯許張華。

一個錯字,是真的錯呀。她爹爹給尋的這門親事,的確不怎麼,不是負責的親事。

這時候賈璉出場了,姨娘就姨娘,外室就外室,就是沒有扶正的謊言,她也會考慮,她太現實,明白她的身份,進了豪門做不得正室,不是誰都有尤氏的命,續弦成了正室。她認了,受了窮,又見了富貴,她的人生,再也不要回到窮困之中,她這樣的美人,其實嫁到張家也是危險的,那個張華,也許哪一天,把她也賭了進去,她自然不會冒險,姨娘也是一條道路,而且還有姐姐在賈府,總有個照應。

不是人人都是張金哥,訂親了,就以生命相認,她不肯,她要的是富貴。

而且賈璉不是容顏醜陋,不是老態龍鐘,他是風流倜儻的青年公子,知情知意,一臉的笑容,寧願相信,二姐對賈璉,是有些愛意的。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寫乎》《作家薈》《長江詩歌》等刊物。

我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PO和評論。

投稿郵箱:

顧問:朱鷹 、鄒開歧

主編:姚小紅

編輯:洪與、鄒舟、楊玲、大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