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下殺死朝廷命官,看李鴻章與曾國藩的不同處理方法,學為官之道

1862年,上海發生了一個可發號外的新聞事件:李鴻章組建湘軍,進駐上海灘,其手下幹將劉銘傳駐守奉賢縣;劉銘傳手下士兵鬧事鬧到奉賢縣衙,沒吵上幾句,「嘭」的一聲槍響,該縣縣長楊某應聲倒下,死了。

這條新聞的細節如今難核實,據李鴻章所說,大致情形是這樣的:劉銘傳部不知從哪兒弄來了一船軍糧,奉賢縣民兵見了,洶湧而上,將其打劫了,還殺傷抬夫。劉部士兵氣不過,去找該縣楊縣長理論,而楊縣長置之不理。士兵們被激怒了,遂闖入縣衙,楊縣長怒氣沖沖迎出彈壓,士兵一時衝動,用槍擊中楊縣長的臉部,楊縣長旋即殞命。

這新聞現在能留有一些影子,是因為被殺者是朝廷命官,若是引車販漿者之流,也就湮沒無聞了。被害人是縣長,不作處理不好向社會交差,因此李鴻章事後向曾國藩拿出了處理方案:現將兇手拿獲,交蘇州府嚴訊,並委派某紀檢監察往奉賢縣查辦。這名監察人員是誰派的?李鴻章。自己人犯案,派自己分管的紀檢監察去查辦。這事做得有姿態。

李鴻章將案情報到曾國藩這里,曾國藩吃了一驚,他接材料後十天,回復說此案須認真查辦,不可敷衍了事。此外,曾國藩還特別提出一件舊事,說自己有個部下庇護作惡的兵勇,自己對此很記恨。湘軍與淮軍,一而再再而三地濫殺無辜,這股歪風不整頓,何日是個頭?

曾、李兩人對這事的處置意見差別是很大的。差別大在如何處理負責人上。曾國藩的意思是,這事要上責一級,要給劉銘傳作個處分,出了這麼大的命案,哪能分管主管不負責任,只處理幾個毛頭了事?他在給李鴻章的回復里說:「楊縣長遺屬是什麼心情,你李鴻章想一想吧;不處理劉銘傳,人家家屬不答應,也封不住天下官人的口;不給淮軍一個顏色看看,淮軍能畏法嗎?要把這支部隊帶出來,非得嚴肅軍紀不可。」

而李鴻章處理意見的精神是棄卒保官。李鴻章是老刀筆吏了,很會做文章,他在給曾國藩的匯報里,預先給劉銘傳曲為回護,說劉部士兵槍殺楊縣長時劉銘傳並不在場,因此不知情。不過,李鴻章很會做官,他把這責任往自己身上攬,說自己約束不周,致出重案,「鴻章亦自愧悚」。擺完了姿態,緊接著便是撒嬌了,他說浦東這地兒的匪患是誰肅清的?是劉銘傳嘛,功勞可不小。士兵驕氣難除,他帶兵很難哪—您體諒體諒。

李鴻章著眼護犢,意在籠絡部將,打造聽命於他的李家軍。接到曾國藩指示後,李鴻章不顧曾國藩的措辭之嚴厲,再次替劉銘傳說情,說劉銘傳雖近粗魯,尚知大義,沒必要遭此難白之冤,因此只是奏請薄懲。如何薄懲?「暫行革職,留營剿賊,以觀後效。」開除職務,不開除公職,虛晃一槍,讓他暫時避一避清議風頭——你道是處分?那是保護。

果然,楊縣令「入土為安」後不久,劉銘傳不僅官復原職,更帶病提拔,升了。

有趣,有料,有深度

關注公眾號淘歷史,和T君一起讀歷史

作者|劉誠龍

來源|《百家講壇》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