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

  梁 媛

去南雄,我是奔著「銀杏染秋」的景色去的。

帽子峰沒有辜負我的期待,以漫山遍野的金黃迎接我們的到來。這里,素有「粵北九寨溝」的美譽。園內古木參天、綠樹成蔭,在溪邊、路旁,隨處可見鬱鬱蔥蔥的古樹、大樹。隨心而走,每一步都是一幅美景。除了媲美九寨溝的彩林和碧水,最風姿綽約的,自然是銀杏樹。秋冬之交,銀杏葉漸漸變黃,微風過處,片片扇形的黃葉像蝴蝶一般隨風飄落,如同給大地鋪了一層金黃的地毯。

「黃金大道」是帽子峰森林公園的主景區。漫步其間,大道兩旁的銀杏,金黃的樹葉掛滿枝頭,樹下古樸的民居、客棧和店鋪等,屋頂上,地面上,鋪滿落葉。遊人熙熙攘攘,有的在賞景,有的在捕捉鏡頭,有的在擺姿態拍照,有的在賣當地特產的店鋪前挑挑揀揀,紛紛揚揚的落葉和熱熱鬧鬧的凡俗,構成了一幅活色生香的紅塵畫卷。在一間茶館的牆上,我看到一行調皮的小字:「讓我們一起發呆吧!」不由得笑,放眼望去,還真的看見在發呆的人,有的站在樹下,有的坐在路邊的椅子上,有的倚著酒吧的欄桿,安靜地望著街景不言不語,陽光灑在他們臉上,波光碎影。原來旅遊的最好姿態,不只是行走,還有發呆。那一刻,我真想發呆。

夜幕降臨,我和朋友選擇了山居,住在一排小木屋里。小木屋古樸雅致,外牆上攀爬著綠植,屋簷下掛著一盞一盞的小紅燈籠。屋前的銀杏樹,落葉兀自堆積,樹下設有有茶桌、石凳,遊人三三兩兩,坐在那里品茶聊天。山上的夜晚,月白風清,蟲鳴唧唧,靜謐中,有笛聲隱隱傳來,婉轉吹奏的,都是從前的旋律。從前的這里,是否也住著人家?月光傾城的夜晚,是否有白面書生,長衫飄逸,佇立風中吹響陶笛?他吹呀吹,宋時煙雨明時風,就這樣一直吹到現在?

夜里有夢,夢中黃葉漫天飛舞。早上醒來,陽光滿窗滿戶,四周鳥鳴啾啾,遠處的山峰雲霧繚繞,仿似仙境。我和女友在山中漫步,也不怕迷了路,只管跟著大山的氣息走,那種清新,真是幽靜又迷人。季節已立冬,山上的草木斑斕,欖仁樹的葉子半黃半綠,斑駁得像一幅油畫。梧桐的葉子變成焦黃,在風中一片一片墜落。黃樟、鹿角錐、榆樹、拐棗的葉子像披了一層霜,綠得深沉。最美的還是銀杏樹,黃得掏心掏肺,黃得不管不顧,陽光透過濃密的葉子灑下來,滿眼的金碧輝煌。

要下山了,告別房東婆婆,我不舍地回望一眼小木屋。我在這里,望過星,望過月,聽過笛聲悠揚,清冷的山風,曾撫過我的臉頰,也疼痛了我的思念。我知道,我會懷念。

我真的懷念了。當我翻看著一張張黃葉飄飛的相片時,當我看到自己站在小木屋前笑得滿目生輝時。我想起《述異記》里王質伐木的故事。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置身一個天地的斑斕里,有那麼一刻,我居住了幾十年的塵世,我真的恍惚了它的模樣。

作者:梁 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