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北伐回來後被忽略的一戰:淮西戰役


我們看南宋初年的那段歷史,總會感覺就是完顏宗弼、趙構和岳飛三個人在唱戲,而且岳飛在抗金中出力甚巨。可我們總會忽略一次戰役,就是岳飛北伐回來之後的淮西戰役。

紹興十年(1140年)五月,發動政變奪權的完顏宗弼撕毀兩國和議再次揮兵南下。七月十四日,在郾城大戰中,嶽家軍「人為血人,馬為血馬,無一人肯回顧者,復中原有日矣。」雖然這次戰役的規模和影響不像嶽珂所述那麼重大,更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樣直接出發就可以「直搗黃龍」;但在長期的對金戰爭中鮮有在野戰中打敗金軍騎兵的記錄,這次戰役對宋軍的信心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鼓舞。之後當跟蹤追擊的岳飛進至離汴京城只有幾十里的朱仙鎮時,接到了朝廷以金字牌急遞方式下達的班師指示,雖然當時岳飛及屬下眾將不要輕易放棄這一難得的戰機,但由於其餘宋軍均已南撤,已呈孤軍深入之態的嶽家軍也只有撤退可行了(需要強調的是,所謂「十二道金牌」是不存在的,只有金字牌急遞方式下達的一道旨意)。

岳飛

此時,大權在握的完顏宗弼已經意識到消滅南宋朝廷已是不現實的幻想,然又不願意在戰敗的形勢下向宋人求和,遂采納了降將酈瓊的建議,於紹興十一年(1141年)正月再度率領十萬大軍南下,試圖以戰迫和。能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能重振旗鼓,卷土重來,這件事就說明金軍受到的損失應該不大。否則絕不可能這麼快就卷土重來。

宋廷聞訊後也積極迎戰,不但以正面駐軍張浚部、劉錡部及由江南北上的楊沂中部,為正面迎敵的主力,更調剛剛返回鄂州大營的岳飛部前往淮西助戰。2月,當劉錡部兩萬人馬進抵廬州前線後,發覺其城防疏漏、難以防禦,遂主動南退東關,隨即廬州、巢縣、含山等城被金軍前部韓常、孔彥舟等占領。此時張浚、楊沂中的主力已經過江到達和縣,與劉錡部配合展開反攻,先後又收復了巢縣、含山等城。金軍眼見地形不利、宋軍雲集,故北退至柘皋鎮一帶,準備利用該地區地勢平坦、利於騎兵突擊的有利條件,與宋軍決戰。當月十八日,宋將楊沂中、劉錡、張俊部大將王德等,與金將完顏阿魯補、韓常、完顏突合速等軍在柘皋展開大戰,戰爭過程中,帶軍沖鋒的楊沂中部遭到金軍合圍,一度形勢危急,但同時王德集中力量猛攻金軍右翼,使之分散潰退,終於扭轉戰場形勢,金軍全線北撤,宋軍得以收復廬州。

劉錡

柘皋大捷後,張俊認為金軍主力已經北返,命令劉錡部南返太平州駐防,更通知正遠道而來已經到達舒州的岳飛部暫停進軍,而以本部和楊沂中部組成準備「耀兵淮上」的主力。岳飛一面請示朝廷,一面屯軍觀望。張俊並不知道,這時候的金軍正蝟集河南南部,重新集結。當張浚聽說金軍正攻打濠州的消息後大驚失色,立刻命令正南撤的劉錡部重新北上。兩軍於三天後會合,張俊率領兩軍前去解圍,但在半路上就聽說濠州已經淪陷。劉錡、張俊、楊沂中會商,劉錡、張俊認為敵情不明,不宜輕舉妄動。楊沂中則堅持應趁敵立足未穩迎頭痛擊,或許可以奪回濠州。在楊沂中的堅持下,宋軍向濠州進發,到了濠州發現這是座空城。宋軍進城後金軍立刻合圍,驚慌之下,楊沂中所部「南奔無復紀律」,又多次被金軍伏擊。雖然有劉錡、張俊的接應,但是損失依然十分慘重。由楚州來援的韓世忠部水軍,也因金將孔彥舟部的阻擊,而毫無作為。

這時候,岳飛早已接到率軍增援的命令,但是當他趕到廬州就發現劉錡、張俊已經戰敗。雖然城池還在宋軍手中,但金軍即將大舉殺來。岳飛權衡之下放棄廬州西撤了舒州。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岳飛在援助淮西的過程中,並無避戰自重的不當表現。當然,其不願意孤軍留守廬州,也確有趨利避害、保全軍隊的心理因素。

張俊跪岳飛

淮西之戰最終的結果令人扼腕!其原因除了張俊沒有按作戰意圖牽制住金軍以待各路部隊進入作戰區域外,拒絕嶽家軍進兵廬州也是導致後來濠州輕進,中了金軍埋伏後部隊一瀉千里的主要原因!這都是因為張俊為獨享戰功的小家子氣使然。據記載:「時朝廷雖命三帥,各軍不相節制。然諸軍進退,多出於俊。而錡以順昌之功驟貴,諸將亦頗嫉之。方金人之初退,虛實未明,三軍相視,猶豫無決。甲辰(三月五日),淮西宣撫使張俊、淮北宣撫副使楊沂中、判官劉錡會議班師。俊與沂中為腹心,而與錡有隙,故柘皋之戰奏賞諸軍,錡獨不預。翌日,俊因會飲,謂錡曰:公步人久戰,可自此先回,徑取采石歸太平。吾欲與楊太尉至濠州,耀兵淮上,安撫濠梁之民」。

而這一次戰役也成了岳飛被殺的罪狀之一。對於此事,岳飛的孫子嶽珂在其編著的《鄂國金佗粹編·淮西辨》中,為爺爺分辯道:「臣按先臣被罪,尚書省敕牒之全文曰:‘淮西之戰,一十五次被受禦札,坐觀勝負。’嗚呼!禦札之有十五,固也,抑不觀其時乎?前奏未上,而後命沓至,出師之命雖在正月,而至以二月九日。時先臣以寒嗽在告,即以十一日力疾出師,故十九日禦札有曰:‘得卿九日奏,已擇定十一日起發,往蘄、黃、舒州界。’以此見先臣之出師,實無留滯,奉詔三日而行爾。自鄂而蘄、黃,自蘄、黃而舒、廬,皆以背嵬親為先驅。虜方在廬,望風退遁,還軍於舒。復來窺濠,又次定遠,虜復引去,蓋三月之中旬也。是時先臣聞命即行,首尾僅月餘,往來道里,不止數千,計其時日,亦可見矣,而徒以其詔之多而罪之,哀哉!先臣之不幸也。」

這一次戰役之後,岳飛提出的建議更是直接惹火了趙構。《建炎以來系年要錄》里記載:「上謂大臣曰:‘山陽要地,屏蔽淮東,無山陽則通泰不能固。敵來徑趨蘇、常,豈不搖動?其事甚明。比遣張俊、岳飛往彼措置戰守,二人登城行視,飛於眾中倡言:楚不可守!城安用修?蓋將士戍山陽厭,久欲棄而之,而飛意在附下以要譽,故其言如此。朕何賴焉。’……及是,飛自楚州歸,乃令卨論其罪,始有殺飛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