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佳給了《地球最後的夜晚》

2018年度華語電影十佳,投給了2018年12月31日上映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這一天是2018年在地球最後的夜晚,也是《地球最後的夜晚》開始的第一天。

看電影是一種極其消耗情緒的事情,進入2018年的12月之後,突然對酒失去興趣,只是夢多了起來,不知道是戒酒之後的身體反應,還是在等一部可以再次魂飛魄散的電影來讓自己崩潰。於是,《地球最後的夜晚》出現了。

這是一部在夢中重逢又在夢中告別的電影,帶著飛揚的感覺。飛,是從黃覺飾演的男主角羅紘武進入一家影廳,和觀眾一起帶上3D眼鏡開啟的一段一小時3D長鏡頭悠長夢遊。他最初的站位是歸來——羅紘武因為父親的過世回到老家凱里,一張掛鐘內的舊照促使他開始尋找失蹤的母親,於是現實中的歸來開始在夢境中出走——人物開始裂變,故事也變形曲張,夢境中,死去的朋友白貓,幻化成和他打乒乓球的少年,同時,也被賦予自己與萬綺雯那從未出世的孩子的臆想,萬綺雯是他曾經愛過的一個女人;羅紘武找尋母親的下落,詢問的卻是關於萬綺雯的線索,而發生情感關聯的,卻是凱珍,一個像極了萬綺雯的女子(兩人都由湯唯飾演),凱珍在兩個男人之間穿梭,與此同時,還有一個正準備和陌生男人私奔的紅發女子(張艾嘉 飾演)出現在夢境之中……

人們總是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來解釋夢境的由來,很多人會用文字記錄下夢境,但無論怎樣的語言或文字,都很難還原一場夢境,而用鏡頭直接觸碰夢境的電影,還是第一次看到,同樣,即使再直觀的鏡頭,也無法去講述這部影片表達了怎樣一個故事,為了理解這部電影,看之前可以先看一下《 蜘蛛人:平行宇宙》,了解一下「平行宇宙」的概念,《地球最後的夜晚》將時間、空間完全扭曲,夢境里的世界,就像「平行宇宙」互相入侵之後的世界,每個人是自己,但又不是,大家即是跟珍貴的人重逢,同時又像是重新演繹了之前的離別——羅紘武將掛鐘送給凱珍,同時又用槍逼著男人帶那個像母親的女人私奔——每個人是自己的前史,也是自己的後來——這電影比酒更能致醉,看完微醺,甚至感覺飄了起來。

作為當下極富盛名的文藝片導演,畢贛的台詞同樣給影片帶來蝕骨的憂傷——

比如,如何讓遺棄變的文藝——「我牽掛的人還小,他很快就會把我忘記」。

比如,如何讓無聊的事情變得極富動感——「你數過天上的星星嗎?它們和小鳥一樣,總在我胸口跳傘」。

「夢是忘了的記憶」,夢太多,大概是因為忘記的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