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部組織職工參神拜佛公款捐”香火” 家中設佛堂

孟冬艷身為德安縣疾控中心黨員主管幹部,卻喜歡經常到寺廟參神拜佛,祈求保佑平安。2013年搬新房時,為了方便日常拜佛,孟冬艷還在自家三樓設了一個佛堂。

2016年4月,縣疾控中心辦公室主任王某了解到孟冬艷有這個愛好後,便投其所好,邀請她周末到周邊一處寺廟參拜。孟冬艷欣然答應,並讓王某通知了單位十幾名同事一同前往。

「我想單獨拜見一下方丈,你看有什麼辦法嗎?」來到寺廟後,孟冬艷看到方丈房間進出的人絡繹不絕,便也想和方丈近距離接觸,請求其指點迷津。

「我找個熟人打下招呼,等下你直接進去,把這些營養品也帶進去。」在王某的安排下,孟冬艷單獨見了方丈,個人捐贈了500元香火錢。

2016年7月,孟冬艷再次組織單位職工到周邊的寺廟去參神拜佛。參拜完後,孟冬艷熟稔地來到一個房間,找到一名年長的僧人,把事先準備好的1000元公款作為香火錢捐了。

●查處經過

2017年8月,德安縣委巡察組進駐縣衛計委,開展了為期20天的專項巡察。巡察組隨即調閱了衛計委下屬各單位的帳目,其中就包括縣疾控中心。

「有些臨時工早已離職,為什麼薪水到現在還在發?食堂採購上也存在諸多疑點……」隨著巡察的深入,縣疾控中心虛列臨時工薪水和食堂開支的問題線索越來越清晰。

與此同時,一封舉報信寄到了巡察組手中。「她每月給中層以上幹部按級別發放‘主管津貼’。表面上是說工作辛苦,實際是為了搞平衡……她有自己的小團體,經常組織一幫人搞活動,甚至到寺廟去拜佛。」問題線索移交後,調查組迅速開展調查。

「我跟她去過兩次。我不信這個,但是孟冬艷相信。她平時喜歡看佛教的書,經常到寺廟去拜佛,有一次她還打電話叫我開車去寺廟接她。」令調查人員震驚的是,孟冬艷求神拜佛在單位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經調查,孟冬艷套取資金私設小金庫、濫發津補貼、公款捐香火等違紀事實逐一浮出水面。

原來,孟冬艷喜歡參神拜佛,總想著廣結善緣。從2015年起,每年都以慰問的名義向女職工違規發放數百元的津貼,讓女同志感受到「溫暖」。

考慮到求神拜佛影響不好,2016年開始,她又違規給擔任管理職務的幹部每月發放200元到600元不等的出差補助,並美其名曰「主管津貼」,實則希望在中層幹部中結下「善緣」。

「濫發津補貼、公款捐香火確實不應該,我認識到了錯誤。佛堂是給我母親用的,我不好反對;到寺廟遊覽我也覺得沒什麼,只是為了心理上求得安慰,把同事帶去也是想讓他們參觀參觀。」孟冬艷極力回避自己的問題。

「你不僅參神拜佛還捐香火許願,這可不只是普通的遊覽!」針對孟冬艷的錯誤觀念,調查人員糾正道:「作為一名有著17年黨齡的共產黨員,你難道不清楚黨員是無神論者?把神佛放在心上,那把群眾放在哪,把黨規黨紀放在哪?」

2018年4月,孟冬艷受到留黨察看一年處分;被撤銷副科級職級待遇,降為辦事員。(宋巧 李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