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鐵路投資集團兩高管受賄千萬 被法院判刑超十年

原標題:廣西鐵路投資集團兩高管受賄案宣判:受賄千萬 ,被法院判刑超十年

12月29日,河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廣西鐵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何國林涉嫌受賄罪、單位受賄罪,廣西鐵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邵廣毅涉嫌受賄罪兩案進行一審宣判。

宣判現場宣判現場

案件一

被告人:鐵投集團原董事長何國林

 圖為被告人何國林 圖為被告人何國林

法院審理查明

2009年至2016年,被告人何國林擔任廣西鐵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西鐵投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何國林夥同邵廣毅、林某(二人均另案處理)共同收受時某(另案處理)錢款人民幣3200萬元,單獨收受他人錢款共計人民幣210萬元、港幣100萬元。 此外,何國林在廣西鐵投冠信貿易有限公司收購某地產集團一項目過程中,非法收受該地產集團董事長錢款150萬元。

2012年初,時任廣西鐵投集團主管班子成員何國林、鄭某龍等人商量,決定向與廣西鐵投集團有業務往來的企業索要錢款用於發放「福利」。經授意,由鐵投冠信公司員工出面,向鐵投冠信公司的債務人廣西某房地產公司索要現金100萬元。取得該款後,由鐵投冠信公司財務人員以發「福利」形式分給廣西鐵投集團主管和中層幹部,何國林分得15萬元。

法院認為

被告人何國林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公司與其他企業合作開展業務過程中,夥同他人或單獨非法收受企業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並為企業或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在共同收受賄賂犯罪過程中,何國林作為主要負責人,無論是對收受賄賂還是為他人謀取利益均具有決策權,起決定性作用,且按分贓方案比例最高,是主犯,應對所參與的全部犯罪承擔責任。

同時,被告人何國林作為國有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同意以子公司的名義索取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情節嚴重,應對單位犯罪承擔責任。被告人何國林犯數罪,依法應數罪並罰。何國林歸案後,如實交代罪行,並主動交代辦案單位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賄事實,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何國林在被提起公訴前和審判階段,積極退贓共計1083萬餘元,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法院判決

被告人何國林犯受賄罪、單位受賄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百五十萬元;退賠的贓款依法沒收,上繳國庫。

審判長宣讀判決書審判長宣讀判決書

案件二

被告人:鐵投集團原副總經理邵廣毅

圖為被告人邵廣毅圖為被告人邵廣毅

法院審理查明  

2012年至2015年,廣西鐵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邵廣毅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夥同原鐵投集團董事長何國林(另案處理)、南寧邁瑞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另案處理)共同收受金伍嶽集團董事長時某(另案處理)「好處費」 2500萬元,林某收取時某的錢款後,按照商定的比例逐次將錢拿給邵廣毅,共計750萬元。

此外,被告人邵廣毅分別利用其擔任廣西鐵投冠信貿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董事長的職務便利,在冠信公司與金伍嶽集團貿易業務往來中為金伍嶽集團提供幫助,先後6次收受該集團董事長時某錢款共計330萬元。在與其他公司開展貿易中提供幫助,先後5次非法收受錢款共計44萬元。

法院認為  

被告人邵廣毅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公司與其他企業合作並開展業務過程中,夥同他人或單獨非法收受企業或者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在共同收受賄賂過程中,對為行賄人牟利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但作用相對較小。邵廣毅歸案後如實交代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邵廣毅在被提起公訴和審判階段,積極退贓共計275萬元,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法院判決  

被告人邵廣毅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退賠的贓款依法沒收,上繳國庫。

來源:微信公眾號「河池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