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昌往事——趕集記憶!

在農村 有一種鄉愁叫做「趕集」,在我們老家,趕集的日子通常都是按陰歷來的,基本上每天都有和地方的集,每到集日,大家便匯集到一起去買東西,就是我們通常俗說的「趕集」。

趕集通常都是坐著三輪車,騎著自行車,更多的是步行,三個一群,兩個一夥,邊走邊聊,東家長,李家短,大家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尤其是到了過年,拖家帶口的趕集更是增添了濃濃的年味。只有年前趕了集,置辦了年貨,那才叫過年了。一大早一個個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就出門去趕集了。

走一會兒,就看到人越來越多,到地方了!那就是農村大集了!這個大集可比城里的商場有意思多了,最主要的售賣的東西那可都是自己家種植養植的綠色食品或者是自己在山上采來的山珍野味。

大集上熱鬧非凡。各種商品應有盡有。「他二嬸,你看這個衣服怎麼樣?」,「他嫂子,這家瓜子不錯,挺大,我要買五斤,你來點不?」,「大爺,我們這個都是自己家里種的,用的全是糞肥,味兒好著呢。」

趕年集操辦年貨,家中當年有兒子結婚的,新媳婦第一次在婆家過年,公婆得提前準備年貨。大部分家庭真正趕年集,要等到臘月二十前後,那時候人們趕年集開著手扶拖拉機,能拉的人多,拉的年貨多,跟著趕集的鄰居也多。

大集上各種東西一應俱全,可能好多東西對我們來說已經遙遠陌生了啊。

農村的布攤,還有各種本命年的紅襪子,紅內褲那賣得都是相當的好

各種土特產,山貨叫人看了就有想買的欲望。

還有這種牲口集市,買驢,賣馬,賣牛,賣羊,里面還有中間人,類似於現在的經濟人。

冬天年貨大集的各種凍品,現在叫人想來也是口水直流的啊。

過年的春聯,年畫,看著就叫人覺著年要來了,叫人都有個盼著新年的喜悅之情。

雖然時過境遷,但當年的熱鬧喜慶卻年年相承,正所謂: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再過不久,又一年又要來了,新時代的趕年集更具有新的景象,車水馬龍,川流不息,買東西不用付現金,掃一掃就能支付,祖國各地的土特產快遞到家,趕年集的形式也與時俱進,緊跟時代的脈搏。希望那熱鬧的年貨大集,濃濃的鄉味,如一壇老酒,越飲越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