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群不久冷冷清清 同學群裡「潛水員」增多

「你看,這個是小學同學群,最近的一次有人留言是在4月23日,半年沒有人在群裡說話了;這個是初中同學群,也有兩個月處於零消息狀態了……」10月下旬,畢業於武漢一所部委直屬院校的王誠給記者展示了他的同學群。

建群時情況並不是這樣。王誠介紹,2016年春節,陸續返鄉的小學同學們互相添加社交媒體好友,隨後組建了同學群。「好多人都是好久不見,大家在群裡聊個不停,經常是一會兒沒看手機,就有上百條信息未讀。」

熱鬧之後,歸於沉寂。「漸漸地,說話的人少了。現在完全處於‘潛水’狀態。」王誠說。

和王誠的經歷類似,基層公務員小陶介紹,他的大學同學群起初是最活躍的群,因為畢業不久,大家都在群裡分享入職經歷,暢談理想未來。時間長了,能聊的共同話題似乎越來越少了。「入職就意味著責任,再也不可能像在大學‘臥談’時的那樣天馬行空,大家都忙了。」小陶說。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在群裡「潛水」。中部地區一位縣主管的「朋友圈」,長期處於不更新狀態。他高中同學群的一位「群友」介紹,這位幹部極少在群內發言。「再醇的酒打開蓋子也會變淡。幾十年過去,個人經歷各異。群裡發言,明明不是那個意思可能會被曲解;有時小範圍交流的內容被截圖傳播,容易產生不好的影響。」這位要求匿名的縣主管說,「關係近的,總能聯繫上。沒有必要借助同學群。」

一些同學群出現功能異化

眾多成員在群中「潛水」的同時,一些同學群出現了功能異化。記者調查發現,不少群成了「拉票群」「廣告群」「助力群」,讓人不堪其擾。

——「拉票群」增多。「孩子參加了一個美術比賽,請幫忙支持一下。」10月17日,湖北鹹寧市民汪女士一個很久沒人發言的同學群內,出現了一條信息,以及一個投票的鏈接。隨後,有人在信息下回復,有人放上了投票完成的截圖。汪女士把群裡的信息向上拉,展示給記者看。「最近幾個月一共只有4個人發信息,兩條都是希望大家幫著投票。」汪女士說。

——「廣告群」盛行。有的群裡,部分從事網路銷售的群友成了最活躍的「主力」,甚至每天「刷屏」;一些多人組團才能優惠「砍價」的廣告,讓不少人不堪其擾。湖北嘉魚一位基層供電職工說:「小學群、初中群裡,賣東西的人很活躍,深入交流的越來越少。」

——「助力群」泛濫。每逢節假日臨近,一些長期「沉睡」的群開始變得活躍。原因在於一些搶票程序、網站發起的「助力搶票」「加速搶票」活動,吸引了很多搶票者參與。

為了做到「加速」,不少人把鏈接轉PO到了同學群裡。於是,「我正在搶火車票,快來幫幫我……」「到××的火車票太難搶啦,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等信息泛濫。還有一些人把真假莫辨的「愛心募捐」「眾籌」等信息轉PO到群裡,希望大家「助力」「支持」。

還有的同學群如今已變成「點讚群」「貼圖群」。「有的人勉強發個‘表情包’,很少說話。」一位受訪者表示,雖然反感,但要在「眾目睽睽」之下退群還是有所顧慮。

注意厘清「網路交往」的邊界

從建群時熱熱鬧鬧,到後來的冷冷清清,甚至一些同學群出現功能異化,有關專家認為,網路時代,「線上距離」近了、「心理距離」卻遠了的現象提醒人們,要注意厘清「網路交往」的邊界。

武漢大學城市安全與社會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尚重生說:「地域不同了、經歷不同了、價值觀可能也不同了,這很容易導致大家的興趣點、關注點不同,對於同一事件的判斷和理解有所不同。在這一背景下,有的人發到群裡的內容,對一部分人可能就是打擾,甚至引發心理不適,產生爭論或者矛盾。於是就出現了乾脆不說的‘潛水’現象,或者只有在拉票、發廣告的時候才想起。」

受訪專家指出,網路交往其實是「線下」人際交往的延伸,要多換位思考。一是勿擾原則,深更半夜盡量不要往群裡發信息,以免打擾別人休息。二是避免抬杠,有的同學經常為一些問題爭執,你來我往,喋喋不休,與其這樣,不如兩人選擇私聊,談深談透。三是守時原則,別人詢問盡量及時回復。

尚重生認為,現在,大家太多的交往都是「線上」進行,「線下」反倒少了許多,「找點時間、找點空閒,和老同學見見面,面對面地交談,要比‘線上’交流更深入、更重要。」

「無論是現實生活還是網路交往,都要嚴格自律。」長期從事黨建及廉政研究工作的湖北工業大學教授吳建峰說,「我們每個人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共同維護清朗的網路空間。唯有如此,才能讓同學群回歸增進友誼、維系情感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