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偶像元年,何時再現「頂級流量」?

作者|崔百珎

2019年,注定是一個沒有「偶像養成類」節目的一年。

開年伊始,優酷的藝術研修教育類節目《以團之名》上線,截至今晚(1月24日)已經播出第二期正片了;愛奇藝的青年勵志綜藝《青春有你》也於本周上線了一期正片;騰訊視頻的男團青春成長節目《創造 101》第二季雖暫未上線,卻於本周更名為《創造營2019》,似乎也離正片上線不遠了。

「各廣播電視播出機構和網路視聽節目服務機構要從講政治的高度深刻認識追星炒星、泛娛樂化等問題的嚴重危害,堅決摒棄以明星為賣點、靠明星博眼球的錯誤做法,嚴格控制偶像養成類節目……」

上述條文,截取自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於2018年10月31日擬定、11月9日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路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由此可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針對廣播電視和網路視聽文藝節目的管理通知,不僅精確應對了一樁樁文娛行業中引發泛眾熱議的事件,更是一組針對文娛節目的長線監管標準。

2018年,「偶像養成類」節目等相關話題確實被無數人熱議,更有樂觀者撰寫了「國內偶像產業鏈」未來幾年發展趨勢的積極預測。然而,國內偶像產業根基尚未成熟,後續發展和市場運維方式也待成長。自然,在當前的市場條件下,意圖將「偶像」產業化實屬難上加難。

1

優愛騰三家鏖戰「男團」,「爆款」在哪?

前身是《創造101》的《創造營2019》此季節目轉而打造「男團」,再疊加前身是《偶像練習生》的《青春有你》、以及首季節目《以團之名》,優愛騰三巨頭均看好「男團」的市場,紛紛下了大力量角逐2019年的市場份額。

然而,此題材去年實屬火熱,並有兩檔眾人皆知的綜藝節目誕生。然而,「火箭少女101」出道之路歷經坎坷,從《偶像練習生》中產生的NPC至今作品寥寥……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再追加300餘名新晉男藝人入局偶像市場,究竟是不是一個明智之舉?而在去年已經消耗掉一部分優質生源的情況下,今年是否依然會有足夠優秀的「新生」足夠支撐今年的幾檔節目?

以上問題都會成為今年這類節目同質化之餘,給各自節目帶來變數的因素。至此,無論是同期播出、正面剛的《以團之名》和《青春有你》,還是據悉是聚焦「團戰」賽制的《創造營2019》與《以團之名》,三檔節目的同質化問題不可避免的凸顯了出來。

在同一年中,三家視頻網站意圖選擇大量的同性別、同年齡段的新人選手,並且均是挖掘對舞台、對音樂有熱情的練習生,堪稱是對國內練習生儲備量的挑戰。與此同時,經歷過去年同類型網綜看點、熱血時刻的觀眾們,是否還有足夠的精力再去「熬夜爆肝」為愛豆打call?而當此類綜藝節目本身的剪輯特質常態化之後,也難再有更豐滿的劇情化內容吸引大眾視線。

此外,2019年的市場環境不容許此類網綜像2018年那樣「野蠻生長」。以已經播出兩期節目的《以團之名》為例,該檔節目的內容、環節設置都極具「求生欲」,但節目熱度並未掀起超高熱議度。與此同時,該檔節目首播的第二天,優酷官方微博即發布了《破除喧囂回歸本心》的聲明,所以,至今這檔節目的前台播放量依舊未可知。

圖源:見logo,聲明時間節點官博後已調整

目前(1月24日),在全網可見數據中,《以團之名》官方微博的粉絲數約為16萬7千;官博列表中最「熱門」微博下方評論1627條。值得一提的是,《以團之名》比另外兩家有優勢的地方在於背靠阿里產業生態優勢,除這檔綜藝以外,與之相輔相成的IP條漫《頭條都是他》,或許會在後續的產業鏈聯動的層面上有所加分。

2

缺一雙能看清「新流量」是否實紅的慧眼

出道容易,實紅難。

愛奇藝的《青春有你》在正片之前有一個序章,是於2018年11月節目錄制前拍攝的,總導演陳剛對話「青春製作人代表」張藝興的短片。在這個短片中,兩人就「為什麼出發」各自表達了個人的想法,有對過往新聞的正面回應,也有對新團體的期待。

情到濃處,陳剛直言:「現在,孩子們來的太容易了,真的太容易了。稍微形象好一點,或者是才藝好一點,走點直播或者什麼其他的,不管是錢還是部分的人氣、名譽都能來,反倒是突然覺得機會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不珍惜。」

無論是從晉級節目中嶄露頭角的新人,還是借助從公司簽約踏入娛樂圈的藝人。在當下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出道」變成了一件頗為容易事。然而,能夠收獲屬於自己的、穩定的忠實觀眾,卻並非易事。然而,作為藝人在娛樂圈立足的重要條件——「紅」與「不紅」,天差地別。

在筆者的朋友圈中,今天還有同行分享SNH48女團成員之一寄來的新春禮物,然而,同為這個組合的五個分支隊伍,卻早於本月19日就被SNH48官方微博宣布解散了。

換言之,這個共計三百餘人的龐大國產女團,趕在農歷狗年結束前宣布了「裁員」。

據悉,此番重大調整之後,會有「偶像變主播」的情況出現,部分「降級」的女生將以「網路主播」的方式繼續工作。這些女偶像們的「職業路徑」突發變動,雖然不能全盤代表國內偶像產業發展的現狀,但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國內偶像的發展困局重重。

不紅,就沒有話語權。

然而,「紅」的標準是什麼?

日前,蔡徐坤當選首位NBA「新春賀歲形象大使」一事,令他突破了自己的核心「粉圈」,引發了更大範圍內群體的討論。一邊廂是蔡徐坤忠心粉的力挺,一邊是質疑他打球專業度的路人人群。更有甚者,直言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下的「審美」……

從《偶像練習生》中C位出道的人氣小生蔡徐坤,在近一年的時間里,微博粉絲從參加節目伊始的175萬增長至如今的2025萬,數據驚人的漂亮。當初,比賽最終得票數相當於第二名兩倍的蔡徐坤,在節目收官之際,微博粉絲數還約為650萬。在那之後,蔡徐坤的粉絲依然以驚人的速度增長著,粉絲基礎也依舊良好,似乎並未陷入「出道即巔峰」的魔咒。

辭舊迎新,各大與藝人數據、商業價值等數據評估的平台,紛紛推出了各家的數據報告。似乎,這一年中活躍在大眾視線中的藝人名字都出現在了各大榜單中,區別在於各家排名略有差異。然而,若仔細對比隨意三家以上的數據榜,就會引發遲疑——究竟這些各自不同的排行榜,哪一個才最具權威?

在此,暫且不議哪些數據令人疑惑。僅以這些從「數據」中沖出來的「新流量」作為討論對象,畢竟,商家們是借助著這些可視化的數據標準,來評定藝人們的商業價值的。這也就有了為自家偶像瘋狂「沖數據」的粉絲們——然而,最終的數據,參考價值何如?

3

「仿制」日韓成熟產業鏈難度大,

國產「愛豆」對音樂產業支撐不足

所謂在商言商,當把「偶像」或「愛豆」當做產業來運作和對待,就免不了商家對其商業價值的高期待。然而,在「殺紅了眼」給自家「小哥哥」「小姐姐」維護數據的粉絲們心中,甚至是趁著東風收割了大批粉絲和人氣入局娛樂圈的新晉愛豆的自我認知中,都還未找準能夠支撐自身商業價值的核心要義。

「愛豆、偶像」是什麼,「流量」是什麼,「演員」又是什麼?

演員可以「取材」自偶像,演戲的前提可以借助愛豆的「流量」……這種現象在2018年之後尤為顯著,多位借由偶像養成類、選秀類節目出道的藝人,轉而在收割了可觀的曝光率之後,全然不顧自身專業素質是否達標,大舉進軍影視表演。

片方敢請,愛豆敢演。

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該類愛豆的粉絲樂於見到自家小哥哥或小姐姐「多棲發展」,甚至還為其搖旗吶喊。新人成長路中需要積極鼓勵沒有錯,但藝人發展階段有誤、主營職業路徑偏差過大,反而不利於藝人後續長久的事業發展。

放眼偶像產業鏈相對成熟和完善的日韓市場,愛豆的職責劃分中並非無「演戲」這一規劃,但前提條件之其主營業務過硬。以韓國偶像產業市場為例,追星的群體以年輕人為主,這群人具有更強的消費力,更願意在追星上花錢。與此同時,注重「文化治國」的韓國對於文化產業的規劃更精細,從各項法律條文到創意十足的節目形式均較為成熟。

據悉,韓國偶像藝人支撐起了韓國核心音樂市場,而音樂市場又是韓國偶像市場的核心構成。韓國著名娛樂公司「YG2018年三季報分部門銷售額情況」數據顯示,音樂銷售額占比47.21%。另外,藝人經紀與商演等事務中與偶像相關的比重也尤為可觀。

圖源:東西文娛

若僅以「音樂類收入」作為大分類來看,無論是SM還是YG,其強有力的收入支柱均為此類。此前有數據顯示,韓國2016年上半年共賣出實體唱片426萬張,而偶像相關內容則占據其中的百分之八十。

反觀國內的音樂市場,並無可復制此種盛況的前提條件——活躍在綜藝節目中的新晉藝人們,具備專業音樂素養且志在舞台的人寥寥無幾。

還是在陳剛和張藝興的對話視頻中,陳剛問張藝興:「你會把要求定的很高嗎?」張藝興答:「我沒辦法把要求定的很高,因為,如果我把要求定的很高的話,所有人都去F了(笑)……可能,也有幾個CBD吧。」

無論打造男團還是女團,無論是不是「偶像養成」,國內綜藝萬萬不可選擇竭澤而漁的創作方式。一方面忽視了產業鏈原本應有的良性發展模式,一方面也並無足夠數量的專業人士能夠參與到節目中去,自然,即便是想打造「爆款」綜藝的難度也陡然增加了。

雖然,2018年終將因為國產偶像養成類綜藝的火熱,終將被載入國產綜藝的編年史,但在「爆款」出現之後,還一味地寄希望於市場的機遇,而不考慮現實因素實不可取。想要收獲能夠吸引大眾關注的優質綜藝,必將先從市場需求出發,從觀眾需要怎樣的優質內容作為首要考量,才能創作出更順應發展階段、更易於被大眾欣賞的好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