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興和華為的遭遇,到支持通信企業扛起5G大旗

C114訊 12月7日消息(特約作者 杜建民)魯迅先生在《且介亭雜集》中說:「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現在魯迅先生的這句話越來越深刻的影響著當今世界的格局。在國外經濟、科技和軍事等強勢國家不斷強化「零和思維」的情況下,一切試圖挑戰強勢國家地位的行為,都被標籤為「非友好」。要麼甘心做小弟,要麼決心當老大。即便不當老大,也要有自己的地位。現在我們的各個行業的自有企業都要有爭奪第一決心,都要有爭創一流的毅力,更要有勇奪冠軍的行動。當然,除此之外,宏觀政策和社會各界的支持也不可或缺。

一、中興被派駐「監察員」

中美貿易戰開始前,屬於中國企業的中興因為不聽美國人的話,因為據說幹了美國人不讓乾的事還抓住了把柄,而被美國制裁。無奈受限於技不如人,中興被美國卡住了脖子。為能活命,中興不但交了大筆保護費,而且還被派駐了「美國監察員」。雖然涉險過關,勉強保住了性命,但是中興未來的發展,也著實令國人擔憂。曾經沖破諾基亞、愛立信等西方國家知名電信設備商圍困,令國人為傲的通信設備生產商華為和中興,現在中興這一極有被熄火的危險。

不管以前中興在構建核心競爭力方面的所做作為有何不妥之處,只要現在能夠醒悟過來,明白什麼才是做大做強必須的方向,我們願意相信,中興現在遭受的制裁是值得的。壓力像彈簧,你壓得壓緊,反彈的就越迅速,越有力度。只是中興一定要清楚未來該做什麼。至少,做好組裝公司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第二步就是要持續搞研發,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擺脫別人的束縛,除了呼喊救命的他救之外,更便捷的方式就是自救。現在我們看到,中興也已經開始了重鑄核心優勢之路。

二、華為被拉進「黑名單」

都說唇亡齒寒,電信設備行業的兩個增長極,都是別人的眼中釘。搞定了中興後,華為必然成為美國的目標,事實正如以前人們所料。華為不但被美國拉進黑名單,而且還被以美國為首的所謂「五眼聯盟」排除在5G設備供應商範圍內。11月底,在中美最高層的直接參與下,雙方初步達成了降低貿易戰影響的意向。然而12月5日,有消息稱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當天英國電信(BT)宣布,將在現有的3/4G設備中移除華為產品,而且未來的5G核心設備建設中也不會採用中國設備。

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國家之所以以各種理由限制華為等自主創新型高科技企業,無非就是擔心華為一家獨大後損害其國內行業利益。實際上這種怕別人超過自己,就用各種手段限制別人參賽、比賽的做法,是實質上的懦夫行為。既然美英等國家不敢放開公平競爭,就說明華為已經強大到足夠讓對方忌憚,而且忌憚的程度已經到了只能靠玩手段的地步。下面的實例為證:在2018年中國移動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華為展示了業界首個5G商用CPE終端產品,同時支持獨立組網和非獨立組網,支持2.6G頻段、3.5G頻段、4.9G頻段,其中支持2.6G頻段能力的產品為首次展出;另外,華為還首次展示了5G端到端商用系統主要設備,包括5G CPE、5G系列化無線基站、5G傳輸系統等,以及5G在各個行業的應用,如智能電網、無人機、高清視頻等。這就是華為的實力!華為保持自己不敗之地的法寶,不在別人手裡,只在自己手裡。那就是持續加大自主創新力度,通過創新構建強大的競爭力和生命力。華為祈求別人放過自己是沒有作用的,因為現在不僅僅是利益之爭,更有存亡之戰。

三、5G中國必須全球領先

以美國為首的多個經濟發達國家都公布了5G商用時間表,而且部分國外經營商已經開始了相關設備的招標採購。可以說,我們國家在3G和4G時代的快速追趕,在消費互聯網行業的創新和應用,已經讓曾經的強者不舒服到必須通過各種手段來限制我們發展的地步。如果說5G技術還不夠成熟是我們放慢5G發牌步伐的現實考慮,那麼積極實驗進行試商用就不應該成為問題。事實正式如此,12月6日,各種官方和非官方媒體都報導了「三大經營商將開展全國範圍的5G中低頻段試驗」的新聞。也是在12月6日當天,在廣州舉辦的2018年中國移動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中國移動發布了「5G先行者一號」終端。5G不再是紙面上,嘴邊上大家討論的未來產品,5G已經走進現實。

當前國家之間的競爭越來越依靠科技進步。5G不僅僅是通信技術的進步,其背後代表的是智慧化的產業升級,或者更大的層面來說,是產業革命。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從人們的生活,到工業生產,用產業革命來形容5G後的全新智能化時代一點也不為過。從人到機器,改變的不僅僅是生活方式,更是生產方式。無論是蒸汽革命,還是電氣革命,還是計算機信息革命,都相應地帶來了國家地位的變化。因此,5G的競爭,不再是簡單的通信制式的競爭,而是誰主管世界的競爭。無論是「中國製造2025」,還是「工業4.0」,通信信息產業先行都是前提條件。如果不是看到這一點,中興沒有必要成為美國的制裁的首要目標,華為也不會被英美等發達國家拉進黑名單。

四、支持通信企業扛起5G大旗

集中力量辦大事,即便有其弊端,但是其優勢還是非常明顯的。特別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集中力量辦大事,可以短期內做到量的暴增,質的飛躍。現在我們又到了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時候。當前大陸通信行業的競爭即便不是全行業中最激烈的,也是排名靠前的行業之一。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保障大陸的5G能夠領先世界。這不應該僅僅成為通信行業內部關心和討論的問題,還應該成為全社會必須關注的焦點。如果我們在5G上落後了,未來落後可能不僅僅是科技進步,還可能是國家競爭力的落後和不足。如何保障大陸的5G能夠既走在應用的前列,又走在研發的前列。這其中測試和商用就是第一步,各種具體的頻譜分配,產業鏈搭建、網路建維、應用開發等也是必備內容。

加快5G建設,通信行業需要全社會的支持。當前監管層持續強力推行的提速降費,已經給互聯網等企業的發展貢獻了相當大的力量,也切實降低了用戶的通信支持,並提高了用戶獲得感。面對即將開始的5G大規模建設,搞不對稱監管,搞平衡式競爭,很大程度上,已經不再符合國家戰略利益。到底是該繼續三分天下,讓行業內耗掏空企業競爭力,還是支持部分企業優先發展,不應該再成為選擇。「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不應該成為通信行業的標籤。讓通信行業「放水養魚」,也要讓通信行業「蓄水聚力」。我們認為,支持部分企業優先發展,優先保障國家在全球範圍的領先優勢,之後再考慮平衡。至於部分用戶和利益相關者擔心的壟斷等問題,實際上在行業成熟之後都會得到解決。另外,更重要的是即便有寡頭企業,國家的監管和宏觀調控也是可以隨時予以限制的。

這個月初,韓國宣布5G正式商用。即便在技術、終端尚未成熟到位的情況下,韓國依然率先商用,這其中的考慮因素絕對不是簡單的技術問題。今天我們國家宣布開始5G中低頻段試驗,未來我們希望國家出台更實質意義上支持5G建設發展的政策文件,支持強勢企業快速占領5G先發優勢和未來發展優勢。扛起5G全球領先的大旗,位於通信行業頭部的中國移動有這個能力,也應該得到國家支持。(杜建民為C114特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