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分分角角到萬元——老陳的家帳

原標題:從分分角角到萬元——老陳的家帳

新華社南寧1月14日電(記者 王念、胡佳麗)新年伊始,廣西壯族自治區龍勝各族自治縣泗水鄉泗水村的瑤族漢子老陳開始記新的家帳,他相信今年的數字會更喜人。

記者走訪桂北山區鄉村,來到位於龍勝縣上巖山區的隴新組,聽到鄉 大家說起老陳的事:種了20多年的杉樹掙了不少錢,不久前家里的房子也用漂亮的杉木裝修一新。鄉里鄉外,老陳很有名氣,除了他既樸實又能幹,更因為事事清楚,是個有心人。比如,家里的收支帳他記了20多年,共有16本。

汽車沿著彎彎曲曲的盤山路行駛,上巖山麓莽莽蒼蒼,滿山遍野的杉樹林在冬季也透著深深的綠色,樹林緊緊連著水滿泥潤的層層梯田。老陳家就在硬化過的通村路邊,一棟兩層木樓引人註目。

老陳全名陳代軍,個子不高,雖然已經55歲,看上去依然很精悍。記者走進老陳家里,每層約120平方米的房子,牆面是杉木,地板也是杉木,木材的氣息非常清新。

問起帳本的事情,老陳說記者來得不巧,因為他只能拿出今年的新帳本,寥寥幾頁記著年初的一些數字。不久前,他的帳本被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悉數借走,作為反映改革開放40周年民生變遷的第一手材料,正在進行整理。

對持續20多年不間斷記家帳的事情,老陳說:「從1995年春節開始的,正月初一記起,因為當年要種10多畝杉樹,想看看投入到底要多少,同時也把家里的收支情況一起記上了。」

老陳的妻子蒙桂珍端來熱騰騰的油茶,說起記家帳的緣由:「都是些流水帳,說到底還是因為那年頭窮,每一筆收入和開支都得記清楚,精打細算才能過日子。」

夫妻倆回憶起最早的帳本,你一言我一語向記者介紹,早些時候,本子上記的事很簡單,沒有更多的收入,也就沒有過多的支出。帳面上的數字也很小,精確到每一分錢。妻子說:「那時候一分錢都想掰成兩半花,現在你想找到一分錢也難呢。」丈夫說:「當時除了種幾畝莊稼,沒有別的辦法。」

操持一家生活的蒙桂珍對數字更敏感,她記得,帳本上的數字慢慢變得越來越大,分分角角錢就沒法記了,精確到元,再到10元單位。杉樹成林進入間伐期,帳本上開始出現大數字。蒙桂珍說:「第一次間伐的具體收入記不清楚了,得翻本子,可惜帳本不在手上。2012年第二批間伐賣了4萬多元。」

老陳補充說:「種了油茶樹,又養豬養牛,收入就更多了。」

同樣的帳本,越往後,不僅記的數字額度在發生變化,新的開支事項也越來越多。老陳翻開今年的帳本指給記者看:家里添了彩電,有收視費;買了摩托車,有加油費;夫妻倆都有手機,每月得交手機費;要通過電商在網上出售土特產品,又有了寬帶費支出。「去年裝修房子,約15立方米杉木是自己種的,沒算錢,但工時費花了7萬多。以前的帳本上哪有這麼大的數字?想都不敢想。」

老陳夫妻倆有條不紊地打理著家業:山上新種的萬餘株杉樹是「綠色銀行」,圈里養著3頭牛和10多頭豬,種了8畝油茶園……龍勝縣是廣西11個油茶項目示範重點縣之一,借著縣里大力發展油茶產業的機會,他們今年打算新種4畝油茶樹。

如今,老陳還記家帳,但與細心盤算生計早已毫無關係,只是一種習慣。有時候他會記一些數字之外的事情,如去縣里或鄉里參加扶貧工作的有關會議,與孫子孫女通電話等等。在今年的新帳本上,他寫了這樣一句:「沒有新型農民就沒有新農村,新型農民千萬個,共產黨員必須走在前面。」

老陳是共產黨員,在村里帶領鄉 大家種杉樹、油茶和搞養殖,發展特色產業,他做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