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腦仁疼?可能是你大腦中植入的設備被入侵了

這麼多年了,你是不是還在為《黑客帝國》宏大的世界觀所折服?快醒醒吧,電影中的場景就快來到我們身邊了。研究人員最近就警告稱,一批最新研發的腦部植入物已經成了黑客的新目標。

卡巴斯基試驗室和牛津大學功能性神經外科小組就在一份報告中發布預警稱,有些用來治療類似帕金森和強迫症等病症的腦部刺激設備存在諸多安全漏洞,攻擊者有可能通過漏洞操控這些醫療植入物。

這些問題可能是網路應用中用來管理設備的漏洞,也可能是醫生手上用來設定和記錄植入物數據的移動設備。當然,還可能是「弱智」的默認密碼和未加密的數據傳輸等。

這些漏洞其實和影響其它醫療植入物的問題無異,研究人員早就開始喋喋不休,讓人們注意「千里之堤」上這些「蟻穴」。本月月初,一個漏洞就導致醫療設備公司Medtronic 切斷了公司旗下一款起搏器的自動升級功能。

不過,與其他醫療植入物不同的是,腦部植入物有巨大的開發潛力。卡巴斯基的研究就指出,一些生物醫學公司已經試圖將植入物當成改變或恢復記憶的方法了,未來它可能會成為治療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的靈丹妙藥。正因為它擁有直接影響大腦的能力,對植入物的攻擊才會引發更為嚴重的後果。

「雖然現在還沒有攻擊神經刺激設備的案例,但黑客想抓住這些植入物的‘小辮子’並不難。」卡巴斯基試驗室研究人員Dmitry Galov 說道。

「我們得將大量醫療專家、網路安全從業者和製造商聚集在一起,找到並消除這些設備上已經存在和未來可能會冒頭的潛在漏洞。」Dmitry Galov 解釋道。

與此同時,該報告還指出,安全還不是這類新設備唯一要頭疼的問題。由於醫生需要輕鬆訪問這些設備,因此現有的安全形式根本起不了作用,整個行業必須用更為宏觀的視野來解決這個問題。

「談到未來安全時,有兩件事你必須牢記於心。」卡巴斯基的報告總結道。

「首先,如果醫療團隊和病人能得到良好的安全教育,許多潛在漏洞其實是可以被消去甚至徹底屏蔽掉的。其次,病人的需要永遠享有優先權,這也意味著在決策時我們必須做出妥協。」

事實上除了病人,生物黑客似乎更需要為此擔心。

還記得宅客頻道曾採訪過的體內植入了14塊晶片的荷蘭生物黑客 Patrick Paumen嗎?就是這位↓↓↓

Patrick Paumen 體內共有 14 個植入物,包含 9 個 RFID(無線射頻識別)植入式標籤,它們的頻率、協議和功能各異,有的可以讓他獲取出入建築物的權限,有的可分享聯繫信息或其他數據,還有一個帶有溫度傳感器,當識讀器掃描該 RFID 植入式標籤時,體溫會顯示在識讀器螢幕上。

(我知道你們需要重溫文章,拿去不需要感謝《獨家專訪 | 這個黑客在體內植入9塊晶片後,「終結者」要來了?》)

當然也有比較鬼畜的植入物,比如有人在義眼裡安裝了無線視頻錄影頭,一旦被黑畫面可能極其血腥;

還有人在腦袋上安裝了可聽到顏色頻率的天線,嗯,腦袋裡;

還有的植入物純粹只是為了做個夜燈,這個我就不懂了,一個燈而已,非得裝在自己身上嗎?

還有的只是為了做個指南針,指南針這個可以被黑嗎?

還有一位跳舞女生給自己裝了一個可以感知地震的晶片,可感知到全球裡氏1級以上的地震。然後,女生根據震感編了支舞蹈,這個應該也沒人願意黑吧……

好了到此為止,各位不妨猜想一下,面對某一天可能到來的植入物攻擊,生物黑客們又當如何?

VIA the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