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無證移民,我為特朗普工作,我有白宮表彰證書

【編譯/觀察者網 王愷雯】

盡管一向對非法移民採取強硬態度,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或許不知道,自家也正在雇用無證移民。

《紐約時報》12月6日曝光了特朗普旗下產業——特朗普國家高爾夫俱樂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雇用無證移民一事,且受訪人士指出,公司管理層對此知情。

報導截圖

報導稱,來自危地馬拉的莫拉萊斯(Victorina Morales)已經在高爾夫俱樂部工作了五年多,為特朗普整理床鋪、打掃廁所。由於在特朗普到訪期間表現出色,她還獲得過白宮通訊局的表彰證書。(觀察者網註,白宮通訊局會為在美國總統出訪期間提供出色服務的人士頒發表彰證書,以示感謝)

就是這樣一名「出色」員工,卻是在1999年非法入境美國的移民。莫拉萊斯說,她2013年利用偽造文件成功應聘,進入特朗普旗下產業工作

她還說,自己並不是特朗普高爾夫俱樂部裡唯一的非法入境員工。

46歲的迪亞茲(Sandra Diaz)原籍哥斯達黎加,如今她已經是美國合法公民,但2010至2013年在俱樂部工作時也沒有合法證件。

迪亞茲和莫拉萊斯在俱樂部從事家政、養護和美化工作,她們告訴《紐約時報》,從事這些職業的員工當中有很多無證移民,但並不清楚有多少人。

報導指出,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或旗下企業高管知道上述情況,但迪亞茲她們說,俱樂部裡至少有兩名管理人員對這些移民的身份心知肚明,甚至幫助員工逃避檢查,保住工作。

莫拉萊斯(左)和迪亞茲 圖自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據可能,美國有800萬非法移民進入了勞力力市場,而且在很多企業,尤其是服務型行業,雇用他們是公開的秘密,因此莫拉萊斯和俱樂部的其他無證移民想要獲得偽造證明文件也並非難事。

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國際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在華盛頓開業,特朗普當時誇口說,他使用了電子驗證系統以確保只有合法的工人才會被雇用:「我們這裡沒有一個非法移民。」

不過,莫拉萊斯說,在大選期間,她一直在高爾夫俱樂部工作並領取薪水。球場的一名雇員每天開車送她和其他無證移民去上班,因為眾所周知,他們不能合法取得駕照。

由於能夠進入特朗普的別墅,莫拉萊斯獲得了與總統和其他高官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我從未想到,作為一名來自危地馬拉鄉下的移民,能離這些重要的人物那麼近。」

在莫拉萊斯和迪亞茲的口中,也呈現出了一個雙面的特朗普。

迪亞茲說,特朗普對一切都一絲不茍,會仔細檢查所有東西。只要他出現,所有人都「瘋狂地跑來跑去」。他會因為滿意迪亞茲的打掃給出100美元小費,也會因為在高爾夫球衫上發現橘色污漬而勃然大怒。

特朗普國家高爾夫俱樂部 圖自俱樂部官網

莫拉萊斯則回憶,特朗普得知她來自危地馬拉時說:「危地馬拉人是勤奮的民族」,然後遞給她一張50美元的鈔票。

「我告訴我自己,‘上帝保佑他’。我想,他是個好人,」莫拉萊斯說。

不過,特朗普參選總統後,事情發生了變化。莫拉萊斯和俱樂部其他無證移民員工對他的言論越發感到不安。特朗普不斷貶低來自中美洲的移民,也無形中鼓動了其他人對移民的歧視。

俱樂部的管理層常在批評員工時強調他們脆弱的法律地位,還稱他們為「愚蠢的非法移民」,「智商比狗還低」。

當地時間2018年10月29日,墨西哥Tapanatepec,中美洲移民大軍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繼續向美墨邊境前進 @視覺中國

這些事情讓莫拉萊斯和迪亞茲覺得不能再沉默了,於是她們通過律師羅梅羅(Anibal Romero)與《紐約時報》取得聯繫。莫拉萊斯說,雖然自己目前已經申請了庇護,但她已經做好了被解雇或驅逐出境的準備。

她還強調,她確信自己的雇主,甚至包括特朗普,自始至終都知道她的非法地位。

就兩名知情者的爆料,《紐約時報》向擁有高爾夫俱樂部的特朗普集團求證此事,該集團市場行銷和企業傳播負責人米勒(Amanda Miller)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擁有數以萬計的員工,雇用流程非常嚴格……如果有員工為規避法律而提交虛假文件,他們將立刻被解雇。」

白宮則拒絕置評此事。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