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年代三件寶,毛澤東為何只愛這一件?

戰爭年代人們不圖財,不講吃喝、穿戴。但是人們有普遍追求講究和愛帶的東西,那就是槍、筆、表。毛澤東在這「三件寶」中最愛的就是筆,至於另外兩件「寶」——表和槍,則根本談不上喜愛。

毛澤東很珍惜愛護自己的毛筆。毛澤東寫字、寫文章特別喜歡用毛筆。警衛員知道他珍惜毛筆,把毛筆當作他的主要財富,所以警衛員幫助工作整理辦公桌子時特別小心地輕拿輕放,有時見沒插上筆帽警衛員就把筆蘸好墨汁彈好筆毛插在筆套內。

毛澤東多次交待警衛員整理東西時不要把毛筆損壞了。他有時不讓警衛員整理他的桌子和動他的毛筆。為此事,毛澤東在他書架上和辦公桌上寫了個條例:「任何人勿動書筆。」並將此條要求專告葉子龍同志通知他身邊所有工作人員。

毛澤東一生喜歡筆,特別是毛筆,長征那樣艱苦到那裡打了勝仗繳獲的別的戰利品他都不要,發現了好的毛筆他要拿在手裡,仔細看其作工和廠家,要警衛員把它放到他那多口袋挎包裡。

他說一支好毛筆寫起字來得心應手,可以隨心所欲,妙筆生輝,其樂無窮!

毛澤東使用鉛筆和紅藍筆也比較多,通常是在讀書時摘記一些內容或作讀書眉批,心得之類用。

毛澤東書信都是用毛筆而且都是豎寫的多,那時毛澤東那裡專有副官處從外地購買的那種中國老式信封信紙。

毛澤東很少用鋼筆,他有一支很大的六角形14K金筆,是賀龍繳獲的戰利品贈送的,筆有兩個大姆指那樣粗,執在手裡感到很笨。警衛員幫毛澤東吸鋼筆水,一次能灌進半瓶墨水,毛澤東很少用,只是放在桌裡,像一個古董珍藏在那裡。

毛澤東有兩只鐘表,一支是一個小的比較精致的座鐘,警衛員處有一支響鈴馬蹄鐘。為了使毛澤東能夠很好的休息,掌握工作時間就將那支座鐘放在毛澤東窯洞裡。

毛澤東開始還有時看著時間,但毛澤東工作特點是不太講時間的,一乾就是一個半天或一通宵。第二個特點是好深夜工作。經常白天休息。因為工作節奏太快且時間很長,故用腦過度,睡眠有時不好,一天很少休息和睡覺,有時只睡二、三個小時,而且很難入睡。

一天,毛澤東工作了一整夜,清晨少許吃了點東西就躺下睡覺,他躺在坑上,一下子也靜不下來,在坑上反復翻騰也不能入睡,只聽座鐘滴噠嘀噠的聲音,越聽越煩操,越聽感覺聲音越大,在寂靜的窯洞中猶如雷鳴震耳,攪得不能入睡,正好警衛員翟作軍進窯動看毛澤東入睡沒有。

毛澤東向警衛員說:「小翟呀!你把那座鐘拿到你們那裡去,吵鬧得不能入睡。」

警衛員一聽毛澤東這樣講,就攝手跟腳地將座鐘拿走了,從此毛澤東窯洞就沒有鐘表了。他的時間就主要由警衛員報告和掌握了。

毛澤東交待每天下午三時一定要叫他起來,不管他工作多長時間,休息的怎樣。他說:「欲政之速行也,莫善乎以身先之;欲民之速眼也,莫善乎以道禦之。」

毛澤東在延安時自己從未帶手表,而且也沒看到過他有手表。他常說:「時間是客觀的,不隨人的意志轉移,寒來暑往,花開花落四季禦環,我們不能按時間幹事,一朝一夕,年年如此,只能爭朝夕。」

你說他沒有表,沒有時間觀念,但在工作和開會的時間上要求特別嚴,說幾點鐘叫就是幾點鐘叫他,你若是馬虎忘了或沒準時,他會嚴厲地批評你的。

警衛員都知道毛澤東時間觀念特別強,所以對馬蹄表和毛澤東的座鐘倍加愛護,以保證毛澤東時間準確。

毛澤東本人從不帶槍,毛澤東的槍主要是警衛員佩帶,四個貼身內衛警衛員每人一支嶄新的德國造20響,這種手槍帶木套,可以將槍柄安在木盒子上當沖鋒槍用。

在發下這20響新手槍之前,毛澤東有一支左輪手槍。因為翟作軍實彈射擊,彈膛子彈膨脹將彈膛炸變形了,比正常的左輪槍槍筒底部要粗大。這支槍目前放在軍事博物館。

還有一支蘇式手槍,形狀像「五一」式,比德國造20響要小。警衛員外出在腰間佩帶再背上德國造20響。

另外,還有一支蘇制沖鋒槍,一般外出都不背它。為了防護和便於近戰保衛,每個警衛員還配備一把大刀,偶爾陪毛澤東外出開會也背在身後,刀把上掇有紅布裝飾,背上刀,挎上槍,精神抖擻,意氣風發。

毛澤東指揮作戰有一支繳獲國民黨高倍數的望遠鏡,有30公分長,到延安後很少使用了。防毒面具在日機轟炸延安前後還經常給毛澤東帶著。特別在日機轟炸後,怕敵人施放毒氣,有時毛澤東不叫警衛員拿,警衛員也把望遠鏡和毛澤東的水壺一起背在身上。毛澤東的水壺,警衛員每次都背著,若不背時,就提一支熱水瓶,主要怕外面的水不乾淨或發生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