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最後一戰:湘西會戰,為日軍敲響了喪鐘!

1945年,當歐洲大陸已開始慶祝二戰勝利的時候,中國依然遭受日本軍國主義的殘暴踐踏。為了保住本土和朝鮮,日本進行了空前的戰爭大動員,叫嚷「本土決戰」。

連連受挫的日軍在湖南集結重兵,欲孤註一擲,發起湘西會戰,進攻重慶、成都、昆明等地,妄圖早日結束戰事,卻千萬沒有想到湘西會戰為日軍侵華敲響了最後的喪鐘!

借天險,關門打狗

侵華日軍此戰目的是爭奪芷江空軍基地,故又稱「芷江作戰」。戰爭起於1945年4月9日,止於6月7日。雙方參戰總兵力28萬餘人,戰線長達200餘公里。在王耀武指揮下,湘西會戰取得了雪峰山大捷,殲敵3萬餘人。湘西會戰最後一仗主戰場為懷化市溆浦縣的龍潭鎮、溫水鄉和邵陽市洞口縣的高沙、江口、青巖、鐵山一帶。

1945年1月29日,侵華日軍總司令岡村寧次召開「南京會議」,決定以第二十軍為主力進攻湘西,奪取芷江。

日軍的主攻方向是湘中和湘西南的雪峰山地區,湘北的桃江、安化只是由64師團和68師團一部協攻。日軍的主攻方向又分三路,南路日軍從桂北的全州(敵11軍34師團)和湘南的東安(20軍68師團關根支隊即58旅團)出發,經新寧、武岡、綏寧攻洪江、安江,直指芷江。中路日軍(20軍主力116師團)從邵陽市周圍的資江東岸出發,以湘黔公路為主經今隆回、洞口、安江或溆浦攻芷江。北路日軍(11軍混成86旅團和20軍47師團131聯隊)從資江東岸出發,攻新化、溆浦或隆回北部直指芷江。

湘西地形對中國有利,對日軍不利。其境內雪峰山、武陵山南北縱列,山脈相連,高峻陡峭,難以逾越,「愈向西進,山勢愈險愈高,正是孫武所說的‘死地’」,資、沅、澧諸水交錯東流,水深谷險,道路狹窄,汽車牽引的重炮不易運轉,只能以輕武器從平川往高處仰攻。中國守軍則居高臨下,從山麓到山頂利用險峻地形,構築層層陣地。山下系水田,日軍很少有可利用的地形,只能沿公路大道徐徐前進,公路兩側有我伏兵層層阻擊,給敵以重創。

借外力,雄鷹破敵膽

中日雙方軍事力量的對比是國軍強日軍弱,同時,由於美國以現代化武器援助中國,中國國民革命軍此次戰役的武器裝備,無論是陸軍火力還是空軍火力均大大超過日軍。這在長達十四年的抗日戰爭中是極為罕見的。特別是日軍喪失制空權,戰鬥力因而減弱,不能攻破國軍之重要據點,這是克敵制勝的關鍵。

當時芷江還是中國空軍基地和中美混合飛行第5團所在地。這個基地擁有當時最先進的P—51「野馬式」戰鬥機,還有B—24、B—25轟炸機和C—43、C—47運輸機。

中國空軍以駐湘西、滇東、川東的芷江、陸良、梁山(今梁平)等地之第一、第二、第三大隊各一部,聯合美國空軍頻繁出動,僅第5大隊即出動飛機940架次。同時,廣泛襲擊日軍漢口、嶽陽、湘鄉、邵陽、衡陽、零陵等地空軍基地、倉庫及重要交通線,部分癱瘓了日軍的運輸補給。另外,國民黨有雄厚的後備兵團作為後盾,而日軍是孤軍深入,無後備兵力。故雖然日軍來勢兇猛、行動快速、分進合擊,但因日軍不顧前後之聯絡,冒險急進,而遭中國國民革命軍守軍各方面之打擊。正如服部卓四郎所說的:「因敵軍在優勢的美國空軍配合下,不斷空運地臉部隊增援戰場,頑強抵抗,我軍損傷續增,總司令官終於5月9日下令停止進攻。」

巍巍瀟湘,苒苒風華。1944年日軍占領寶慶(即邵陽)後,中國軍民就開始做防禦準備。破壞湘黔公路,在廣大雪峰山地區挖掘工事,駐防要點,並進行整體防禦規劃。對付日軍的是抗日的英雄部隊——王耀武的第四方面軍,74軍,18軍,100軍,73軍,國軍採用類似薛嶽「天爐戰」(長沙會戰三次戰勝日軍)的戰法,利用雪峰山優越的地形,前松後緊,節節抵抗,以空間換時間,不斷消耗敵軍,在抵抗中尋找敵軍的主攻方向和弱點,調整兵力,最後消滅了敵軍。

拼熱血,七天七夜保武岡

1945年4月27日開始,日軍在坦克和近百門火炮的配合下從三面發起強攻,58師針鋒相對。一連三天日軍除了丟下大量的屍體以外,只突破了城外的簡易二道防線。中國軍隊最後一道防線和武岡城牆都是極為堅固,日軍炮火根本無法將其摧毀,同時58師防禦火力極為頑強,日軍傷亡很重。

1945年5月1日日軍集中所有可以使用的火力進攻武岡西門,數百特攻隊員在炮火掩護下蜂擁前進。大部分隊員在離城牆很遠的地方就被擊斃,少數靠近城牆引爆了炸藥,強大的威力頓時把城牆炸出十多個洞。日軍還沒有來得及得意,守城的士兵和自發參戰的老百姓投出數百個大沙袋,把十幾個洞頭全部堵死。關根看特攻不成,又命令部隊以人海戰強攻,一度曾經架起梯子爬上了城牆。而守軍果斷使用美制噴火器,隨著四處噴射的火焰,木梯被燒斷,同時守軍用湯普森沖鋒槍對城下日軍猛烈掃射,日軍成批成批倒下,雙方激戰一天,日軍傷亡慘重仍然無法靠近武岡縣城。

此時中國守軍一營也傷亡較重,向上級求援,王耀武命令武陽的44師一部立即增援。日軍突遭44師襲擊措手不及,由於44師的士兵衝擊極為兇狠,日軍一度認為中國數萬人來增援,頓時大亂。此時武岡守軍也全部出城夾攻,日軍大敗,各級軍官不顧武士道精神扔下士兵逃跑,士兵也跟隨逃亡。中國軍隊各部追擊猛攻,日軍殿後部隊被打得滾的滾爬的爬,全軍潰敗到武陽外靠近綏寧一線。

武岡之戰,中國軍隊一營兵力與擁有坦克重炮的十倍之敵血戰七天七夜力保千年古城武岡不失,真是抗戰歷史上的一個奇跡。

湘西戰,勝利與遺憾

湘西會戰中,中國軍事當局採用「攻勢防禦」戰略。會戰初期實行防中有攻,攻防結合的戰術,意在消滅敵之有生力量,阻敵於雪峰山東麓,使之陷於雪峰山縱深地帶,然後相機進行決戰,全殲日軍。整個戰役分南部、中部和北部三個戰場。

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在抗戰勝利時的統計,殺傷日軍28174人,俘軍官17人、士兵230人;台灣國民黨當局1989年編印的《抗日戰史》記為殺傷日軍36358人,俘軍官24人、士兵180人。日軍第20軍當時的統計:戰死1017人,病死2181人,戰傷1181人;生病:4月份5336人,5月份4657人,6月份14647人。還有大約1000人被國軍圍困後失望自殺,日軍被全殲一個旅團還有四個聯隊,一個師團被重創。國軍繳獲迫擊炮43門,榴彈炮13門,山炮5門,重機槍48挺,輕機槍240挺,擲彈筒260個,步槍無數,還得到了日軍洋馬1650匹。國軍方面傷亡2萬660人,其中陣亡7817人(軍官823人),比日軍傷亡人數的三分之二還少。除此以外,國軍還奪得日軍軍旗90多面,並且俘虜日軍447人(軍官42人)。

作戰期間,中國空軍以絕對優勢兵力控制了戰場上空,幾使日軍航空兵完全喪失活動能力,所以日軍航空兵出動很少。整個作戰期間,日軍僅出動過7架飛機,進行了5次空襲,共投彈22枚。中國空軍以第2、第3、第5大隊及中美混合團第1大隊支援作戰,戰鬥機出動960架次,轟炸機出動171架次,共投擲炸彈29噸。但由於日軍多在夜間行動,白晝盡量避開公路,由山區小道及濃密森林區間行動,所以效果頗受影響。惟在大黃沙地區圍攻日軍第108聯隊的戰鬥中發揮了最大的威力,殲滅日軍炮兵甚眾。

湘西會戰,日軍第20軍在整個戰略態勢已處於被動的形勢下,以冒險的進攻開始,以狼狽的潰逃告終。日軍自湘西反撲被扼制後,從此再未敢在其他地區進行冒險,日軍尚未撤下戰場,岡村即於1945年5月初開始撤退侵入廣西的軍隊,接著又從廣州和湘西撤兵。日軍在雪峰山麓遭到慘敗後,整個中國戰場都陷入混亂潰逃的狼狽境地。

雪峰山戰役得到了湖南各界在人力、物力上的全力支持,特別是獲得了共產黨主管的抗日遊擊隊的密切配合。1944年8月邵陽淪陷後,共產黨員尹如圭在邵陽縣太一鄉(今屬邵東縣)建立了一支抗日遊擊隊,在衡陽、湘鄉、邵陽邊境一帶襲擊日軍,開展遊擊戰爭。如曾在黃龍大山的一次襲擊中斃敵30餘人,遊擊隊也發展到300多人。武岡縣平鎮鄉(今屬洞口)共產黨員蕭健所主管的抗日自衛隊,在雪峰山戰役中,多次配合國民黨軍隊對日軍作戰。1945年5月,蕭健所率領的抗日自衛隊參加王耀武部夾擊三角坳日軍主陣地,有力地協助了國民黨正規部隊,共同斃敵1000餘人。僅在溆浦縣龍潭鎮,就有龍潭農民自衛隊、龍潭民眾抗日隊、中學生抗日志願隊等隊伍相繼湧現。

湘西會戰盡管取得了勝利,但由於何應欽為了及時向國民黨六大獻禮,要求前方將士「草草收兵」,滿足於已取得的勝利,要阻敵的18軍11師放開一個口子,放跑殘敵。因為當時全世界都知道雪峰山會戰取得了輝煌的勝利,各界慶祝、慰問熱烈,何應欽考慮到,如果前線仍在激戰,勝利之說就不好說,不如放跑敵人,在慰問團到來和六中全會召開之前迅速結束戰鬥。這樣,勝利之中留下了遺憾,在殊死作戰的戰士心中留下了傷痕。

史卷中,日軍的滔天罪行無法抹去

湘西會戰,日軍所至,殺人放火,奸淫擄掠,罪行累累。據湖南省隆回、洞口、武岡、綏寧、溆浦五縣不完全統計,湘西會戰期間,日軍槍殺無辜民眾8563人,傷1175人;強姦婦女1850人;燒毀房屋14158棟;宰殺豬、牛119萬頭。

70多年過去了,任憑時光遠去,日軍在湘西和湖南的滔天罪行都是無法抹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