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1.9億專項資金,還讓國家背欠薪的「鍋」?

原標題:挪用1.9億專項資金,還讓國家背欠薪的「鍋」?

▲資料圖。圖/視覺中國

據中國之聲報導,吉林四平1.9億的車船稅專項資金,本該國家用來支付綏沈國道工程款的,卻被四平市政府挪作他用,這導致2017年就已完工通車的工程,至今仍拿不到工錢,大量農民工薪水被拖欠。而無論是當地財政局還是交通局,都說不清楚錢被用到了哪里。

給國家幹工程,有專項資金撥付,農民工卻拿不到薪水;錢早就撥付到位了,卻一再欺騙「資金沒到位」,讓國家來「背黑鍋」。至於專項資金到底被挪用到了哪里,居然還是一筆糊塗帳。

面對那些討說法的農民工,四平市交通局就拋出一個三年還款計劃,表示分期還款,到2012年還完。且不說這個計劃把「現款」變成「期權」是否合規,就是這樣的拖延戰術,目前也還沒通過主管審批,唯一的交代是「主管肯定有還錢的想法」。

財政專項資金被挪用,實乃老生常談。因為在現有的轉移支付體制下,大多數專項資金需經由地方財政局,然後才能撥付到指定的機構和項目。地方政府對資金的截留挪用,往往就發生在其到達指定的機構和項目之前。

據了解,綏沈國道是吉林省「十三五」重點項目,總投資6.16億元。2018年國務院大督查自查工作中發現,仍有1.9752億元滯留在四平市財政。吉林省交通運輸廳為此曾專門發文,要求四平市盡快撥付這筆資金。但四平市顯然沒有執行這一要求,因為本應專款專用的錢,早就挪用到別處。

▲四平市人社局官網截圖。

挪用的錢都拿去幹了什麼?我們暫且不得而知。按照國務院《財政違法行為處罰處分條例》,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最高可給予開除處分。

就事論事,省級監管部門能夠及時發現工程資金在四平滯留,說明相關監管制度本身是有效的。只不過,如果僅僅看得見「滯留」,而不去深究是否存在截留挪用;僅下文要求「盡快撥付」,而不去追究是否存在違紀、違法問題——那就不是完整意義的監管,而是「監而不管」。

鑒於此,既有必要加強財政專項資金在劃撥、數目、流向以及使用情況等各環節的統計、審查工作,做好事前、事中以及事後監督,更有必要加大對非法挪用、轉移專項資金等違法行為的審計力度和懲處力度。

又到年底,各地方政府照例會將治理欠薪問題納入重要議程,四平也不例外。四平人社局官網1月4日的新聞稿顯示,當地要求從源頭上預防和解決拖欠農民工薪水問題,確保春節前農民工薪水支付檢查工作落實到位,將「四平無欠薪」進行到底。

「四平無欠薪」口號喊得夠響亮,放在這樣的背景下,則顯得太尷尬:喊著要「從源頭」治理拖欠薪水的地方政府,卻成為欠錢不還的「源頭」。都說「打醬油的錢不能買醋」,專項資金不能挪作他用,不能想截留就截留,而必須通過「違規必究」來明確其剛性。

在該事件中,究竟是誰截留了農民工的薪水,又被挪用去了何處?這些問題應該有明確說法。就此事而言,也該是「一抓到底正風紀」的時候了。

□舒聖祥(媒體人)

編輯 孟然    校對 陸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