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黃埔軍校走出了哪些國共名將?

1924年6月,孫中山在中國共產黨和蘇聯的幫助下,於廣州黃埔長洲島創建「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這個學校有一個更著名的名字——黃埔軍校。

從1924年到1949年底,黃埔軍校在大陸開辦了23期,包括各分校、訓練班在內,培養出了23萬多名畢業生。其中,不少畢業生成為國共的骨幹將領——胡宗南、林彪、劉志丹、羅瑞卿、杜聿明、黃維、鄭洞國、戴安瀾、胡璉、徐向前、陳賡、趙一曼……沒有他們,整個中國現代史可能將黯然失色。

胡宗南「哭」進黃埔軍校

胡宗南是浙江鎮海人,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深得蔣介石的寵愛和器重,指揮40餘萬精銳部隊,人稱「西北王」。一生戎馬30年,經歷了黃埔建軍、東征、北伐、第一次國共內戰、抗日戰爭、第二次國共內戰、台海對峙等中國現代史上幾乎所有的重大事件。

但是,當年胡宗南參加黃埔軍校入學考試,因為個子比別人矮,身體又較瘦弱,差點在體檢時被淘汰出局。幸好他及時施展「哭」功,硬是「哭」進了黃埔軍校。

1924年,黃埔軍校在上海秘密招生,進行初試,合格後再到廣州復試。上海初試的主考官是毛澤東,胡宗南順利通過,可接下來在廣州舉行的復試就沒有這樣簡單了。

體檢復試,考官讓考生站成一排檢查身高。胡宗南身高不足1.6米,一下子就被拎了出來。考官不客氣地說,「你根本就不是當兵的材料。」這就意味著,還沒進入文化考試環節,胡宗南就被「咔嚓」了。

這個結果是胡宗南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的。他怔了怔,突然蹲在地上號啕大哭起來。在舉目無親的地方,這個29歲的男人第一次體會到了「絕境」兩個字的含義。

哭了一陣後,胡宗南醒悟過來。他猛然站起來,大聲責問把他拎出來的考官,「為什麼不讓我參加國民革命?革命是每個年輕人的義務,個子矮怎麼了,拿破侖的個子也不高,總理孫中山先生的個子也只有1.68米,廖仲愷先生更矮嘛,國民革命怎能以相貌取人呢。」

這時候,在旁邊一間屋的黃埔軍校黨代表廖仲愷被驚動了,他出來後對胡宗南說,「這位同學,我批准你參加考試」。當即寫了一張紙條交給胡,上書「國民革命,急需大批人才。只要成績好,身體健康,個子矮一點也是應該錄取的。」

憑著廖仲愷的紙條,胡宗南參加了文化考試,成為黃埔軍校一期的一員。當然,那時候的廖仲愷沒有想到,這個差點被淘汰的小個子,日後會成為國民黨最著名的戰將之一,更沒想到日後他會把毛澤東「逼」出延安——當然,最終結果是胡宗南被逼退台灣……

 「靈不過陳賡的腿」

「既生瑜,何生亮?」這是三國東吳大將周瑜的一句名言。對此,胡宗南有很深體會。他這輩子與無數對手過招,最難忘的一位可能就是陳賡了——這位老同學與他從黃埔軍校就開始爭鬥,直到解放戰爭還沒停息。

兩人都是黃埔軍校一期生。陳賡是青年軍人聯合會成員,而胡宗南則加入了孫文主義學會。兩派經常因為思想和立場的不同而發生衝突,打架鬥毆是家常便飯。有一回,在一次集會上,兩派又起爭鬥,鬧成一團。陳賡開始和李仙洲對陣,胡宗南跑過去幫李仙洲的忙;陳賡一時火起,操起一只板凳追趕胡宗南,把後者趕得狼狽逃竄,帽子都跑丟了。

陳賡成名很早,被稱為「黃埔三傑」(另兩人為蔣先雲和賀衷寒)之一。當時還有一首打油詩說:「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靈不過陳賡的腿。」說的是陳賡在第二次東征中救蔣介石一命的事情。

1925年秋,國民革命軍進行第二次東征。東征軍總指揮蔣介石在華陽鎮一役中遇險,陳賡背著蔣介石,靠著兩條長腿健步如飛,最終在槍林彈雨中讓蔣過河脫險。

1933年春天,因為叛徒告密,陳賡在上海被國民黨當局抓獲。後來送到南昌。蔣介石召見陳賡時心疼地說:「陳賡,你瘦了。」陳賡回答:「瘦吾貌而肥天下。」陳賡說:「校長也瘦了。」蔣介石說,「國家如此,生靈塗炭,寢食不安哪!」陳賡說,「身為一黨一國領袖,校長瘦而天下更瘦,這是為何?」蔣介石無言以對。

陳賡性格非常豪爽,行事不拘小節。1943年的一天,陳賡等軍政幹部在聽毛澤東作報告。聽了一陣,陳賡突然站起來,直接往主席台而去。毛澤東愣了,問:「陳賡同志,有何急事?」陳賡也不回答,取過毛澤東的杯子,喝了一大通後才報告:「天太熱,借主席一口水。現在沒事了!」在場的幹部哄堂大笑,毛澤東也不禁微笑起來。

令人痛心的是,1961年,年僅58歲的陳賡病逝於上海,共產黨痛失良將。當年考試時與陳賡並排而坐,後來一同進入黃埔軍校的宋希濂,經常想起老同學:「陳賡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解放後的幾次會面,他沒有一點以勝利者自居的神氣,令我心折和懷念。」

 杜聿明:同時收到國共兩黨「入黨登記表」

1948年,淮海戰役快要結束時,毛澤東曾以人民解放軍中原和華東兩司令部的名義,寫了一篇800餘字的廣播稿《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讓時任東北「剿總」副總司令的杜聿明家喻戶曉。杜聿明也是黃埔一期出身。

杜聿明是陜西米脂縣人,書香門第出身,可他卻老想著投筆從戎,幹出一番可歌可泣的事業。1923年,杜從榆林中學畢業後,一次無意在《新青年》上看到黃埔軍校的招生廣告,同時,也在另一份報刊上看到吳佩孚辦洛陽軍官學校的招生廣告。經過慎重考慮,杜聿明選擇了黃埔軍校。

1924年3月,杜聿明與堂兄杜聿鑫,同鄉青年閻揆要、關麟征等11人,從北京取道天津,搭乘英輪南下廣州。他們在陜西會館住下後,隨即上街打聽招生情況,獲悉軍校還在招生,但報名者超過1000多人。為了保證被錄取,他們決定由杜聿明執筆,給國民黨元老、原陜西靖國軍總司令於右任先生寫了封信,請求他幫忙做個介紹。原來於右任是杜聿明父親的同窗好友,又同是早期的同盟會員,感情很深。半個月後,愛惜人才的於右任回信,不但請他們吃飯,還慷慨地寫了一封介紹信給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說這裡有11位陜西有志青年,前來報考黃埔軍校,希望破格錄取,以便將來到北方開展工作。

據稱,蔣介石收到於右任的介紹信後很高興,專門找來負責錄取工作的人員,當面交代說:「於先生送來的學生理應全部收下!」

4月下旬,黃埔軍校舉行最後一次補考。試題是國文和數學。杜聿明不怕數學,擔心的是國文。國文的題目是「你為什麼要信仰三民主義?」杜聿明對「三民主義」沒什麼研究,好在那時《新青年》等進步刊物盛行中國,杜便根據上面的一些文章,結合自己的看法寫了幾百字交卷。也許是因為運氣好,也許是於右任的介紹信起了作用,總之4月底放榜,杜聿明等11人全部榜上有名。入校後,杜聿明收到了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入黨登記表。那時候,他對於什麼是國民黨、什麼是共產黨一無所知,只好從字面意思來理解。他想,「共產」大概就是把家裡的財產拿出來分給大家。杜聿明家中比較殷實,有些捨不得「分財」,所以就填寫了國民黨的表格。

當然,杜聿明做夢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加入國民黨的當兒,他的妻子曹秀清正在陜西榆林中學,舉著右手向共產黨黨旗莊嚴宣誓呢。他更沒有想到,後來他能當上國民黨的大官,1949年卻成了共產黨的俘虜,1964年又當選為人民共和國的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