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中國人「入侵貝加爾湖」,俄羅斯人是杞人憂天嗎?

文/胡一刀

這里曾是中國古代著名的「蘇武牧羊」之地,今天被稱為西伯利亞的「藍眼睛」!

被稱為世界最大淡水湖的貝加爾湖,如今又跟中國人發生了密切的聯繫。

不過,兩者發生聯繫的方式,是當地一輪又一輪號稱「幾十萬人抗議請願」,渲染「應禁止中國人灌裝貝加爾湖水」「中國人正入侵貝加爾湖地區」「中國人買光了貝加爾湖的土地」「5到10年後,貝加爾湖地區將變成中國的一個省」……

中國人真的在以這種方式「收復」貝加爾湖?俄羅斯人到底擔心的是什麼?

1

湖水

就在今年1月22日,有俄羅斯媒體報導稱,近50萬俄羅斯人在一份請願書上簽名,反對在貝加爾湖建設向中國出售瓶裝水的工廠。他們認為,這會嚴重影響當地的生態環境。而且,據說這一請願書被提交給俄羅斯自然資源部和俄羅斯總統普京。

這一請願書的作者名叫佐里克托·馬塔諾夫,他在請願書中呼籲伊爾庫茨克州禁止在Slyudyansky區為中國建造灌裝貝加爾湖湖水作為瓶裝飲用水的工廠。

馬塔諾夫在請願書中稱,「建設這種企業可能對貝加爾湖的生態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因為貝加爾湖是一個獨特的地方,這里特殊的小氣候有助於遷徙許多種類的候鳥,包括稀有種類。伊爾庫茨克地區其他任何地方都沒有這種多樣性」。

過去俄羅斯一些人抵制中國公司在貝加爾湖附近建飲用水灌裝廠,也是拿出了這一理由。

不過,這次伊爾庫茨克州經濟發展部副部長瑪麗娜·帕特羅夫強調,根據對這一工廠的施工現場進行全面調查發現,該項目是環保的。

俄羅斯國家環境部門的專家對這一項目有著正面結論,建設工廠也獲得了許可。根據伊爾庫茨克州的說法,該設施項目通過了國家生態檢查。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飲用水廠的建設,事先得到了當地居民的公開聽證會批准。

按照瑪麗娜·帕特羅夫的說法,這家瓶裝水生產企業在2013年就開始建設,今年計劃做到第一階段的生產,到2021年才能進入滿負荷生產。屆時,該企業每天能灌裝多達52.8萬升從貝加爾湖深處抽取的天然淡水。

另外,這個項目並非只是有利於中國。這家中國公司將為Slyudyansky地區的居民提供約150個新工作崗位,並通過納稅給當地各級政府帶來收益。這也是伊爾庫茨克州希望能夠擴大經濟合作、搞活當地經濟的項目之一。

實際上,並不是說俄羅斯當地政府機構為了能夠賺錢就不顧一切,允許中國公司在那里建廠,利用貝加爾湖的資源。

去年6月,伊爾庫茨克州法院就曾做出裁定,禁止一家中國飲用水加工廠從貝加爾湖取水生產。因為當地檢察官提出,這家中資水廠直接從原貝加爾湖造紙廠廠址取水,且未能採取有效措施控制水質。

最後,法院裁定該廠暫停生產,直到採取有效措施確保取水水質符合俄羅斯相關健康衛生標準規範。

貝加爾湖是俄羅斯漁業水產的一大寶庫,也是地球上最深的湖泊,是歐亞大陸最大的淡水湖,其淡水儲量約占地表總不凍淡水資源總量的1/5。

那麼,貝加爾湖真的會被中國人喝幹嘛?答案是否定的。

俄政府方面對水資源出口一直持支持態度。俄總統生態問題全權代表謝爾蓋·伊萬諾夫表示,俄未來將成為最大的淨水出口國,「我們正在以每升2美元的價格向中國出售貝加爾湖湖水」。當然,這一切是在對生態系統不產生危害的前提下展開的。

有熟悉俄羅斯問題的朋友告訴刀哥,發起請願活動的大多是貝加爾湖北岸的伊爾庫茨克州居民,參與人數並不多,但比較容易在俄羅斯社交媒體上形成輿論效應。

在位於南岸的布里亞特共和國,政府和當地居民都很支持類似項目。工廠建成後可以為當地提供數百個工作崗位和可觀的稅收。布里亞特共和國地區發展基金曾表示,取水不會威脅湖泊的生態系統,因為所有項目都必須通過各種環境評估。

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學者米哈伊爾·戈爾喬夫曾表示,從貝加爾湖取一定量的水不是大問題。每年從該湖流入北冰洋的水達60立方千米,這對俄羅斯來說是個浪費。當然,在取水的同時應做好環保工作。

2

土地

在俄羅斯的社交媒體中,一些網民會把帶有「貝加爾湖」字樣的中國礦泉水瓶拍照,然後上傳上去,馬上就會形成不小的熱點,會有熱烈的討論和轉發傳播。按照中國話說,就是很容易上「熱搜」。

而這些網友的一張照片,最大的目的是以此作為證據,展示除了石油、天然氣和木材外,中國開始打貝加爾湖的注意,想獲得貝加爾湖的豐富資源。

甚至,包括那里的土地!

去年1月,俄羅斯多家媒體曾掀起一個熱點:由於中國人近年來大肆收購俄羅斯貝加爾湖畔土地及房產,引起當地部分俄羅斯居民不滿。他們起發起大規模聯名信,要求當局限制中國人在當地圈地及旅遊。據稱,當時俄羅斯官方及軍警曾介入處理。

這封聯名信宣稱,貝加爾湖畔一個名為「利斯特維揚卡」(Listvyanka)的村子,已經有大約10%的土地已被中國人買走。如果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再過5至10年,當地可能會變成一個「中國省份」。

這種說法可信嗎?

實際上,在旅遊方面,由於貝加爾湖盛名在外,當地物價水平又親民,該州首府伊爾庫茨克市與中國沒有時差,航班往來方便。所以,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選擇到伊爾庫茨克去一睹貝加爾湖的風采。

近年來,中國一直是伊爾庫茨克州最大的外國遊客來源國。伊爾庫茨克州州長謝爾蓋·列夫琴科都說,2018年前9個月中國遊客占該州接待外國遊客總量的2/3。

中國遊客顯然成了最大的「商機」。

有熟悉情況的朋友告訴刀哥,近幾年去貝加爾湖的中國遊客人數雖然比不了莫斯科、聖彼得堡,但也是成倍增加的。尤其是近三年,中國遊客簡直是暴增。

放在5年前,你去貝加爾湖可能找一名會說中文的導遊都困難。在當地的旅館,甚至都難碰到一名中國人。

但現在,中國人已是隨處可見。

按說,這對俄羅斯人是好事,中國遊客大量增加也會給當地帶來消費和經濟收益,令當地人的就業增加。但是,不少俄羅斯人發現,想掙中國人的錢並不那麼容易。

根據俄羅斯媒體的描述,貝加爾湖畔隨處能看到用中文和俄文書寫的出售土地的廣告牌,中國人購買土地後,會以興建別墅和自宅等所謂「個人居住用地」為由大興土木,但實際上卻是在當地建設旅館等商用設施,然後接待中國來的遊客。

換句話說,中國遊客坐著中國航班來到這里旅遊,住著中國人開的旅館。旅遊幾天後給貝加爾湖留下了生活垃圾,然後坐著中國的航班飛走了。俄羅斯人掙到的只是很小的小錢。

而且,有的是中國人囤地,然後賣給那些出價更高的中國投資者,導致中國人擁有不動產的數量越來越多。

這些是真的麼?熟悉情況的朋友告訴刀哥,有些還真不是假的。

在村子周圍,確實如俄媒體所報導的,豎立著中文標識的土地買賣廣告牌,沿湖地區散落著一些小賓館。隨著到貝加爾湖的中國遊客越來越多,有中國人在貝加爾湖周邊建酒店、旅館和餐廳,而利斯特維揚卡鎮和奧利洪島是中國人前往投資的重點。

這位朋友說,中國人在當地買地買房的比例較高,由於法律原因,一些買不了地的中國人就找俄羅斯人「代購」,所以有的房子名義上是俄羅斯人的,但背後擁有者是中國人。這個問題的確已經成為俄羅斯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之一,俄民眾為此舉行了多次抗議集會和征集反對者簽名的活動。

但是,這位朋友說,「中國人買下當地10%土地」的說法太誇張。更關鍵的是,他們分辨不清所謂「中國人」是指中國公民,還是包括已經入俄籍的華人。「據我所知,很多經營賓館和旅遊設施的中國人實際上已經加入俄籍,在法律意義上,他們是俄羅斯人。」

3

情緒

為什麼如今只要與「中國」、「貝加爾湖」相關的議題,都能在俄羅斯成為爭議熱點?

俄羅斯的兩個情緒可能也值得我們深思。

很多中國人從小就知道「蘇武牧羊」的故事。講的是蘇武在漢朝天漢元年(公元前100年)奉命持節出使匈奴,卻被扣留。匈奴貴族多次威脅利誘,想讓蘇武投降。然後將他遷到北海(也就是今天的貝加爾湖)邊牧羊,揚言要公羊生子才可能釋放他回去。

蘇武最後歷盡艱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節不屈。到公元前81年,終於獲釋回漢。

歷史鬥轉星移。到了清朝,清軍和俄羅斯軍隊多次作戰,各有輸贏。後來雙方談判,簽訂了《尼布楚條約》,貝加爾湖進入俄羅斯的版圖。

如今,很多俄羅斯人將貝加爾湖視為「聖湖」,他們的確很擔心中國人重新控制這片「聖湖」,因為在他們看來,中國的經濟實力迅速提升,快到令他們難以想像。同時,俄羅斯的經濟這些年沒有起色,且人口還在一點一點減少。而這里曾經是中國的領土。

那位熟悉情況的朋友告訴刀哥,當地一些民眾寫請願信,與他們心中對中國人的情緒有很大關係。某種程度上,他們並不願意外人來打擾。這里是當地人心中的「一片淨土」,一到周末,城里人會開車來到小鎮。當地人環保意識很強,再窮的人去湖邊,都會帶著袋子收拾垃圾。

一次在貝加爾湖的奧利洪島,一名俄羅斯司機開著運垃圾的車插隊,這位朋友下車跟他理論。爭執過程中,對方說道:「沒有你們中國人來,不會有那麼多垃圾。」在這位朋友另一次與當地警察的談話中,對方脫口而出:「你們中國人來就是破壞這里環境的。」

可見,隨著到這里來的中國人越來越多,購買土地的面積越來越大,再加上個別中國遊客素質不高,隨處吐痰、丟垃圾的現象時有發生,持這種抵觸心理的俄羅斯人也越來越多。比如,韓國人和日本人也在貝加爾湖建廠取水,但是引起的爭議就很小。

所以,一些俄羅斯人的第一種擔心就是,「中國人不通過戰爭,已經占領了貝加爾湖。」

有消息稱,貝加爾湖國家公園管理部門已制定計劃,將限制到貝加爾湖「奧利洪島國家公園」的遊客數量,該公園每天可接待的遊客數量將不超過1500人,低於目前的每日遊客數量。

當地一些俄羅斯人的另一種情緒是,與西方交惡後,俄羅斯不得不與中國走近,但俄羅斯擔憂與中國的這種合作處在不平等地位。

這些心態敏感的俄羅斯人認為,中國會利用俄羅斯今天的困境占俄羅斯的便宜,因此,除了有聲音批評俄羅斯正變成中國的能源和原材料供應基地外,這些人更警覺地註視著中國是否在打貝加爾湖的主意。

在這種情緒下,這些俄羅斯人會格外關注中國遊客到貝加爾湖旅遊,「都住在中國人所開的旅館中,吃的是中國菜。接待他們的司機和工作人員則都是中國人,且帳款在中國境內都已結清,對俄羅斯經濟貢獻很小」。

甚至,2017年4月,布里亞特共和國代理行政長官齊傑諾夫在一個論壇上說:「我們對中國投資者表示歡迎,但如果他們只蓋自己的酒店,用中國飛機運來本國遊客並將其安置在自己的賓館里,然後帶走,我們不支持這樣的做法。」

所以,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大背景下,經濟難以一時扭轉讓俄羅斯人更加敏感。而民族主義的情緒最容易在這個時候被點燃,其中「領土」「自然資源」則是最敏感的弦,一碰必然會有回響。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

委內瑞拉:兩輪饑餓中夾著查韋斯的黃金時代!

便利店下架小黃書,背後竟是日本淪落?

日本要成為監視中國的「第六只眼」?

新版「星際大戰」計劃瞄上中國?咱走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