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復克里特:拜占庭偉大征服時代的序幕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麼看拜占庭帝國與阿拉伯人的戰爭?

公元961年,克里特已經被阿拉伯人占領了130餘年。通過一場期待已久的勝利,拜占庭人終於收回了全島。福卡斯也用戰功使自己名聲大噪,為日後稱帝做好了鋪墊,做到了完全的政治軍事兩開花。

屢戰屢敗

克里特島扼守著愛琴海通往地中海各地的航道

在被阿拉伯人占領前,克里特島已屬於羅馬-拜占庭世界近900年時間。得益於優越的地理位置,克里特島逐漸成為拜占庭帝國的海上貿易中轉站。同時也成為了外來入侵者垂涎三尺的目標。但由於實力衰退和內戰影響,拜占庭在9世紀初時喪失了對克里特島的統治。

公元821-824年,米海爾二世與「斯拉夫人」托馬斯為爭奪皇位展開了3年之久的內戰。雖然米海爾二世最終勝出,但內戰嚴重削弱了拜占庭軍隊的實力。海軍更是在內戰中損耗殆盡,使帝國陷入海防空虛的狀態。長期覬覦克里特島的阿拉伯人就有了可乘之機。

內戰一度讓拜占庭海軍也全軍覆沒

公元828年,新組建的拜占庭海軍被派去支援西西里島。阿布?哈福斯率領的一群安達盧西亞流亡者海盜,突然在克里特島登陸。這個約有1.2萬人的海盜集團,徐蘇擊潰了臨時拼湊的拜占庭艦隊,逐漸占領全島。當米海爾二世從西西里島調集海軍主力回救後,哈福斯又率部擊敗了拜占庭人。

戰後,阿布?哈福斯向控制東地中海的阿拔斯王朝宣布效忠。他也被哈里發馬蒙冊封為獨立統治的埃米爾,由此開始了克里特島埃米爾國歷史。之後,阿拉伯人更以克里特島為基地,頻繁襲擊其他愛琴海島嶼。拜占庭人為了收復克里特島,多次組織軍隊發起遠征。然而這些行動都以失敗告終。

趁機攻取克里特島的阿拉伯流亡海盜

拜占庭人收復克里特島的首次行動,發生在公元843年。狄奧多拉女皇派輔政大臣狄奧克提斯圖斯和她的親戚塞爾吉烏斯?尼基提阿特斯率軍進攻克里特島。起初拜占庭軍隊進展順利,收復了島嶼的大部分地區。然而,克里特島的阿拉伯人趁狄奧克提斯圖斯返回首都時反擊,殺死了另一位拜占庭統帥塞爾吉烏斯,挫敗了拜占庭人的首次遠征。

866年,拜占庭人再次計劃收復克里特島。這次行動的發起人則是米海爾三世皇帝的叔叔和第一順位繼承人巴爾達斯。按照巴爾達斯的計劃,皇帝本人也將禦駕親征。然而當軍隊集結後不久,米海爾三世便以謀反罪處死了巴爾達斯。拜占庭人的第二次遠征就這樣胎死腹中。

拜占庭人的數次反擊都以失敗告終

公元911年,馬其頓王朝的利奧六世進行了第三次嘗試。他耗資24萬諾米斯瑪,組建了一支由119艘艦船和4.3萬人組成的大軍。當年秋季,拜占庭海軍司令希默里烏斯率領艦隊出發,開始圍攻克里特島的首府查達克。但守軍頂住了拜占庭人的猛攻,堅守半年而力保城池不失。有關皇帝即將駕崩的流言,又極大動搖了拜占庭軍隊的士氣。希默里烏斯決定在912年春季時率軍返回首都。艦隊在途經希俄斯島時遭到了阿拉伯海軍的襲擊,兩位阿拉伯海軍將領利奧和達米安率軍幾乎全殲了他們。得知兵敗消息後不久,利奧六世也鬱鬱而終。

到949年,君士坦丁七世進行了第四次嘗試。由於主力部隊正在東線與阿拉伯人作戰,他計劃發動一場規模更小、耗資更少且更為謹慎的遠征。皇帝先派偵察部隊探查附近海域情況,在確保安全後才開始用兵。宦官出身的海軍司令君士坦丁?岡吉利烏斯,率領一支4000餘人的遠征軍前往克里特島。

即便是拜占庭皇帝親自出馬 也沒有奪回克里特島

這位缺乏軍事經驗的海軍司令,未能及時探察阿拉伯人的動向。夜間在查達克附近宿營時也沒有強化營地防禦。這使拜占庭遠人在登陸當晚就遭到阿拉伯人夜襲。敵軍不僅殺死了大多數拜占庭人,還將物資掠奪一空。岡吉利烏斯只帶著少數人狼狽逃脫。

為了彌補自己的失敗,君士坦丁七世在959年建立了新的海軍軍區。決定再次組織遠征軍進攻克里特島。不過,還未等到新的遠征軍組建完畢,君士坦丁七世就逝世了。

各阿拉伯海盜集團在地中海地區的擴張

戰機已至

拜占庭艦隊數次被阿拉伯海軍突襲擊敗

到959年為止,拜占庭人在130年間對克里特島的四次大規模軍事行動,但均宣告失敗。這反映出拜占庭決策者未能準確可能敵軍實力,以及拜占庭軍隊海陸協調作戰能力較弱這兩大缺陷。

在經過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經營之後,阿拉伯人在島上的防禦力量已經顯著增強。他們還能得到阿拔斯王朝和其他穆斯林勢力的海上支援。長期受到伊斯蘭文化影響的克里特島居民,也對拜占庭的歸屬感也逐漸喪失,無法成為遠征軍的內部助力。

征服克里特的阿拉伯人 源自西方的安達盧西亞

島上特殊的地形條件,也為阿拉伯人的防禦提供了極大便利。除了地勢平緩、人口集中的北部沿海外,中部和南部地區都是難以通行的險峻山地。這限制了拜占庭軍隊的進攻方向,讓阿拉伯人可以全力防禦島嶼北部,無需擔心遭受背襲。

因此,克里特島守軍可以根據拜占庭軍隊的狀況以不同策略靈活應對。若拜占庭軍隊規模較小,他們便主動出擊,迅速在正面作戰中將其擊敗。若拜占庭軍隊規模較大,就據險固守,迫使遠征軍陷入對其不利的持久戰中。待遠征軍疲憊不堪時,再利用己方熟悉地形的優勢進行奇襲。

經過幾百年發展 阿拉伯海軍勢力已完全不輸於希臘人

幸運的是,年輕的新皇帝羅曼努斯二世即位後,便迎來了收復克里特島的良機。東線的拜占庭軍隊已壓制住阿拉伯名將塞弗-道拉,摧毀了阿拉伯人在敘利亞的防線。這使得帝國可以調集更多久經戰陣的邊區軍隊參戰。阿拔斯王朝的衰落,以及白益王朝和法蒂瑪王朝等新興穆斯林政權崛起,讓阿拉伯世界內部也陷入激烈混戰。克里特島的外部支援力量已被極大削弱。

於是,在首席顧問布林加斯的建議下,羅曼努斯二世準備組織新的克里特島遠征。收復克里特島的重任,也當仁不讓地落到了帝國第一名將、東部軍隊最高統帥尼基弗魯斯-福卡斯肩上。

裝備希臘火噴射器的拜占庭槳帆船戰艦

收復克里特

拜占庭手抄本上的福卡斯形象

在所有出征克里特島的拜占庭統帥中,尼基弗魯斯?福卡斯無疑是軍事才能最傑出的一位。他的性格沉穩陰鬱,奉行禁欲簡樸的生活方式。唯一的興趣是鑽研兵學和率軍馳騁戰場。此前,他已在東部邊境與阿拉伯人的戰鬥中屢屢獲勝,幫助拜占庭軍隊重新在東線確立優勢。

基於對阿拉伯人的了解,尼基弗魯斯認為此次遠征必將是一場苦戰。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集結了一支由50000陸軍、27000槳手和307艘戰船組成的大軍.此次遠征也堪稱拜占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之一。960年夏季,這支近80000人的大軍航向克里特島。

在克里特島登陸的拜占庭軍隊

遠征軍在航行途中十分順利,並未受到阿拉伯海軍的襲擊。身為克里特島埃米爾的阿卜杜-阿齊茲,在得知拜占庭軍隊的進犯消息後,也迅速集結部隊在灘頭布下防線。埃米爾根據以往的戰鬥經驗判斷,若能趁拜占庭軍隊登陸灘頭之機將其成功壓制,無疑會沉重打擊他們的士氣。於是將大批弓箭手布置在第一道防線,準備用密集的箭雨打擊登陸士兵。

不過,尼基弗魯斯已事先預料到這個情況。於是他一反常態地在戰船上配置了斜坡踏板,將戰船改造為登陸平台。準備以精銳的重裝騎兵擔任先鋒,突破阿拉伯人的防線。再用重步兵去設置灘頭陣地。

福卡斯直接讓重騎兵從登陸的船上沖出

於是,當拜占庭船隊抵達克里特島海灘。阿拉伯弓箭手便驚訝地發現,對手的重騎兵通過戰船上的踏板上,直接沖上了海灘。這些人迅速驅散了守軍弓箭手,又立即對驚慌失措的敵軍發起衝擊。阿拉伯步兵也急忙組成方陣抵禦,令戰局一度陷入僵持。

尼基弗魯斯?福卡斯見時機已至,下令重步兵排成傳統的三線陣型投入攻勢。面對拜占庭步騎兵的夾擊,阿拉伯守人很快支撐不住,紛紛逃回城中。就這樣,拜占庭軍隊在克里特島建立了穩固的防禦陣地,準備圍攻查達克城。

列陣抵抗拜占庭人的阿拉伯步兵

此外,尼基弗魯斯還派兵控制了克里特島北部的港口,並下令裝備希臘火的戰船沿海岸線巡邏,打擊任何伺機入港支援的阿拉伯艦船。

雖然初戰告捷,但攻克固若金湯的查達克城並非易事。查達克城一面有海洋作為屏障,還依托陡峭的地形修建了高聳的城牆,外圍又挖了兩道極深的壕溝。福卡斯決定暫緩攻城,派色雷斯錫安軍區將軍帕斯提拉斯率領一支小分隊對進行偵察。他還特意囑咐這位此前多次被阿拉伯人擊敗的下屬,要務必時刻保持警惕和清醒。切勿受小利誘惑而分散行動。完成偵察任務後不應戀戰,要立刻返回大營。

帕斯提拉斯的部隊因忙於劫掠而被守軍殲滅

但帕斯提拉斯率分遣隊進入鄉村地帶時,就放任部下搶掠,完全忽視了主帥的警告。埋伏在山區的阿拉伯人就蜂擁而出,攻擊混亂不堪的拜占庭人。最後,只有少數拜占庭人逃回營中。包括主將帕斯提拉斯在內的大多數人都被阿拉伯軍隊殺死。

敗報傳來,尼基弗魯斯?福卡斯大為震怒。他召集部將重申了嚴守紀律、不輕易分散陣型的重要性,並決定親自偵察敵情。

克里特島上的阿拉伯弓箭手

一天夜晚,尼基弗魯斯率領少數精銳離開大營,對鄉村地帶發起了一次成功的突襲。他從敵軍俘虜的口中得知,一支約4萬人的阿拉伯援軍已經在距己方大營不遠的山丘上駐紮下來。正伺機對拜占庭軍隊發起突襲,將其逐出克里特島。除了繼續派偵察兵留意阿拉伯援軍的動向之外,尼基弗魯斯還獲得了熟悉地形的克里特基督徒的幫助,了解了奇襲的最佳路線。萬事俱備後,他又下令讓全軍休息一天。

次日夜晚,尼基弗魯斯指揮全軍隱蔽行進。拜占庭軍隊將駐紮著阿拉伯援軍的山丘包圍,完美上演了一出「甕中捉鱉」的好戲。很多阿拉伯人還在睡夢中,根本無力進行反抗。

由於準備不足 阿拉伯援軍在營地里疏於防備

或許是受到大勝的影響,一向冷靜的福卡斯也犯下了差點令戰局逆轉的錯誤。他命令部下將敵軍屍體的頭顱割下,用長矛挑著列在查達克城門前示威。然而他炫耀武力的舉動,卻恰得其反。守軍不僅誓死不降,還爆發出可怕的戰鬥力。甚至連城內的老弱婦孺也積極參戰、投擲石塊來痛擊登城的拜占庭士兵,速戰速決的計劃就成了泡影。尼基弗魯斯只得加固工事、修建攻城器械,並派兵掃除了查達克城周邊的阿拉伯據點,做好了長期圍城的準備。

正當拜占庭主力在克里特島相持之際,福卡斯他的手下敗將道拉又趁機發難。30000阿拉伯軍隊攻入了小亞細亞。好在羅曼努斯二世對尼基弗魯斯十分信任,並沒有連下十二道金牌召集他回師救援。拜占庭軍隊也重創了道拉的軍隊,粉碎了後者的「圍魏救趙」之計。

拜占庭軍隊的人頭示威 並沒有讓守軍迅速屈服

另一方面,被困在島上的埃米爾阿卜杜·阿齊茲不願坐以待斃。他利用冬季停戰之機,向包括法蒂瑪王朝哈里發穆伊茲在內的多個穆斯林首領求援。但他的要求均遭到了拒絕,克里特島的命運也就此注定。

公元961年3月,福卡斯指揮拜占庭軍隊向查達克發起了最後總攻。圍攻者的投石機和弓箭手,成功壓制了城牆上的防禦力量。尼基弗魯斯便下令重步兵護衛著攻城錘開始攻擊城門。趁雙方在城門附近激烈交戰之際,拜占庭工兵開始逐漸填平壕溝,並破壞城牆地基。很快,就有一段2座塔樓的城牆轟然倒塌。待命已久的重騎兵立刻從缺口殺入。後面的步兵主力也緊隨騎兵一起湧入城里。

殺入城內的拜占庭重騎兵

阿齊茲見狀,只得命令守軍放下武器投降。尼基弗魯斯也按照傳統,放任部下在城內掠奪3天,繳獲了阿拉伯人積聚在此的大量財富。克里特島的其他阿拉伯據點,稍後也迅速向拜占庭軍隊投降。

戰後,福卡斯命令部下在島上修建了新的要塞,並派駐守軍,重新恢復了克里特軍區。一直等到善後事宜完成,才帥領主力帶著戰利品和俘虜返回君士坦丁堡。羅曼努斯二世欣喜不已,在大競技場為他舉辦了盛大的凱旋式。

福卡斯回到君士坦丁堡後 舉行了凱旋儀式

結語

反攻克里特是拜占庭歷史上的最大勝利之一

有利的外部條件和拜占庭軍隊的兵力優勢,以及主帥的出色指揮等多種因素,促成了960-961年的克里特島遠征勝利。盡管尼基弗魯斯在作戰時也犯了過度激怒敵軍的錯誤,但瑕不掩瑜,他的表現仍然無愧於傑出統帥之名。

收復克里特島堪稱拜占庭帝國最重要的征服成果之一,極大改善了帝國的海上安全狀況。更重要的是,這場勝利也標誌著拜占庭軍隊已完全壓制了阿拉伯勢力,開始由被動防禦轉為主動進攻。從這一點來說,將960年的克里特島遠征視為拜占庭偉大征服時代的序幕,也是恰如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