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林伯:3萬枚票證記錄60年變遷

原標題:收藏家林伯:3萬枚票證記錄60年變遷
林伯在展示糧票。 上周,在荔灣區逢源街道舉辦的「紅色印記聚逢源」展覽上,林仕榮的幾百件糧票、布票、公車車票、飛機票吸引了不少街坊的眼球,他的展品足足有一拉桿箱。76歲的林仕榮收藏票證跨越百年,遠至民國時期的救濟糧票,蘇維埃政府的借谷票,近到新中國成立到1993年結束的全國各地糧票、油票、布票。60年間,各類藏品達3萬多枚。「今年正好是改革開放40周年,這些小小的票證是我們幸福生活變遷的見證。」林仕榮說。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憂子

身為廣東省收藏家協會理事的林仕榮有一段千把字的自我簡介,叫「方寸之間不了情」,他的名片背後,寫明了他想收藏的十多種物件:布票、郵票、錢幣、船票、糧油票、徽章、遊樂票等,他的名片也是藏品的「征集令」。

60年收藏3萬多件藏品

1943年,他出生於台山,後來到廣州讀大學,畢業後進入廣東省林業廳工作直到退休,他幾乎見證了大陸近70年來的變化發展。至今他已有3萬多件藏品,他花了大量時間在圖書館查閱各類歷史資料,才將自己的藏品分成9個專題。無論說到哪張票證,他都能一一道來。

林仕榮早在初中時期就開始收藏郵票,那時候每次家人或者朋友收到信,林仕榮都會央求他們將信封留給他,收到信封,他就會將這些郵票撕下來,保存起來。提到這些,林仕榮至今有些後悔:「當時就應該連信封一起保存下來。」

林仕榮說,小時候收藏,僅僅是因為郵票上的圖案十分美觀。直到上世紀80年代,廣州興起收藏熱,他才開始有意識地收集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的糧票、布票、副食品票等。隨後他又參加了收藏協會,和不少「藏友」互相交流。海珠路等地的天光墟也是林仕榮「淘寶」常去的地方。

「早上5點去,專門瞄著這些票證買,當時的價格很便宜,藏友們會互通有無,就為湊齊一套糧票,這樣我就會很有成就感。」林仕榮不屑回答「這些藏品中哪一個如今最值錢」之類的話題,他說,搞收藏只是為記錄歷史,獲得快樂。

見多識廣後,鑒定票證的真假,林仕榮已很有一套:「比如早期的糧票上,‘於’應該寫成‘於’,如果買到的票是‘於’,就要非常小心了。」

當然,3萬多件藏品堆積於家中,很占地方。妻子很是不快,不少東西在她眼中就是一些破銅爛鐵。反倒是女兒很理解他,支持他搞收藏。

曾收藏紅軍借谷證獲評先進

林仕榮收藏過最老的錢幣可以追溯到1898年美國發行的硬幣、1902年香港發行的1仙幣。而他收藏的最早糧票是民國時期因為安徽水災發行的救濟糧票,上書「一年內有效,憑票兌小麥三十斤,過期作廢」,落款時間是「民國二年四月六日(1913年4月6日)」。林仕榮說,民國時期因為天災和兵禍,官方曾多次發行過糧票或借谷證,抗戰期間,政府常向老百姓借糧,發布借糧證,採取「分期付款」的方式,三年還清老百姓的糧食。

此外,林仕榮還收藏了不少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為給紅軍籌措糧食而發布的借谷證。借谷證上標明可借幹谷10斤或折米7斤4兩,約定在1933年早稻收貨後,老百姓可以憑這張借谷證向當地政府如數領回新谷。借谷證上的落款是「財政人民委員鄧子恢」,據核實,鄧子恢正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財政部長,並兼任代理土地部長。

「之後,我還收藏到了1942年陜甘寧邊區調糧證等解放區票證,還找到了一些紅軍的馬料證、柴草證,這些1949年以前的票證,被我統一整理起來做了一個專題,叫做‘金戈鐵馬創共和’。」林仕榮說,他的不少藏品被中國收藏家協會選中,曾在建軍90周年時拿到北京做紅色收藏展,他也因此榮獲「全國首屆紅色收藏貢獻獎」和「全國紅色收藏先進個人」等稱號。

40年前離開各種票寸步難行

1949年以後,政府發行的各類票證及其歷史,對於有著切身感受的林仕榮來說更是如數家珍。林仕榮告訴記者,新中國成立初期,物資極度匱乏,中央開始醞釀糧食的計劃供應,以滿足全國人民的溫飽。1953年,中央政府決定實行糧食統購統銷政策,包括糧食計劃收購政策,糧食計劃供應政策。1955年,國務院通過《市鎮糧食定量供應憑證印制暫行辦法》,很快,各種糧食票證便鋪天蓋地地進入社會。

林仕榮回憶說,當時每人每月的口糧只有22斤,做重體力活的工人或者腦力勞力的學生,通常才會有30斤糧,通常糧食要跟著戶口走,糧票只能在戶口所在地購買,只有出差或者探親,才能讓單位開證明,去換全國通兌的糧票,要在火車上用餐,則要提前換好鐵路部門專用的糧票。而有些人中午吃食堂,也要將糧票給到食堂,這樣食堂才能去換糧,工人才可以吃上飯。而糧票如果遺失,在當時絕對是大事,需要單位開具相關證明,才可以補辦,「糧票可不簡單,從我收藏的情況看,就可以分為軍用糧票、全國糧票、省級糧票、省會糧票、城市糧票、縣市糧票、公社糧票、大隊糧票、村鎮糧票、企業糧票、院校糧票等十幾種。」

林仕榮珍藏著一本1953年廣州市糧食公司發布的購糧證,「這是新中國最早的一批購糧證,拿著證和糧票,到糧食公司換糧食。」打開這本塵封已久的購糧證,證件的主人是當年中山圖書館的副館長,時年46歲,家中一共有9口人,每月供給糧食數是256斤。

林仕榮還收藏了一批「末代」糧票,時間是1993年。他說,到1993年,糧油做到敞開供應,糧票正式退出歷史舞台。長達40年的「票證經濟」就此落幕。

到農民家吃飯用5分5厘油票

除了糧票,林仕榮說,當年油、糖、煙、魚、肉、副食品、日用品幾乎都要憑票供應。為此,他收藏了一大批類似稀奇的票據,分門別類,竟多達70多種商品。

比如1969年的燈泡購買票,上書「憑票供應220伏插口(羅口)15~40瓦燈泡壹個,落款是廣州市五金交電公司」;1963年廣州市供銷合作社的搪瓷碗購買票;家裡點煤油燈也要憑票購買煤油,煤油只賣給廣州市沒有電燈的住戶;就連婦女用的衛生巾,同樣憑票購買,林仕榮就收藏了一張1963年6月廣州市供銷社印的婦衛紙供應證。

林仕榮說,現在的年輕人或許會覺得每月30斤糧綽綽有餘,但在當時,人們吃的主要是主食,缺少油水和副食品,所以林仕榮說當年長身體時也常常覺得吃不飽,「當時每人每月只有半斤食用油,所以買肉都是盡量買肥肉,不像現在,肥肉沒人吃。」

林仕榮還收藏了很多超小面額的票證,比如河南省鎮平縣1965年發行的5分5厘油票(約為0.055兩),還有新疆發行的1cm的布票。而這樣小面額的票,在當時也有它們的特殊用途。

林仕榮告訴記者:「我以前在林業局工作,出差到鄉下在老百姓家裡吃飯,就要給老百姓糧票和油票,而食用油的供給是每人每月半斤,一個月30天,一共要吃90頓,拿半斤除以90,就是5分5厘,我們就靠著這張小面額的油票,和老百姓結帳。而1cm的布票,其實就是買來打補丁用的。」

5分5厘油到底有多少,林仕榮很形象地說:「就是拿一根筷子蘸到油桶裡,再拿出來放到碗裡,滴上幾滴,就有5分5厘了。」

收藏上世紀50年代至今廣州公車車票

除了計劃經濟時代的各種票證,林仕榮還收藏了不少沿用至今的票據,見證了廣州的發展。

1950年,新中國成立不久,廣州推出公車車服務,當時全市只有8趟公車車,1951年增至9趟,1952年達到10趟,林仕榮的藏品中,就有一趟1952年廣州市政府公共汽車管理處首次發現的「計次月票」。1950年最初開通的公車線路中,1路公車是從東山開往三聖社,2路是從東山公園開往荔枝灣,其他有名的站點還包括廣九車站、黃沙、小北花園等。而截至去年12月,廣州全市的公車線路,已經達到1213趟。

1997年廣州地鐵開通時、2014年12月31日廣州有軌電車開通時,他都去收藏了當時的車票,「票證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希望大家通過這些小物件,銘記歷史,開創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