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片也要有一顆「商業心」 導演更傾向於表達自我

《邪不壓正》的市場失利與《我不是藥神》的異軍突起息息相關,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我不是藥神》都是2018年繞不過去的一部優秀藝術片。寧浩和徐崢作為出品方、監制,又肩負起培育新人的任務,青年導演文牧野也不負眾望,將一眾新老演員調教得服服帖帖,從而共同完成這部藝術價值和商業價值都極高的電影。30億的票房把《我不是藥神》送上了華語影壇的寶座,也給了電影創作者更多的表達空間。

與張藝謀大體量的《影》相比,曹保平的《狗十三》能在12月上映顯得彌足珍貴。而賈樟柯的《江湖兒女》更像是一部充滿個人創作風格的小品,廖凡和趙濤也被賈樟柯挖掘出了另外的特質,6000萬的票房雖然在這個日益捧場的市場中顯得微不足道,但賈樟柯以及背後投資方對藝術電影的探索讓人尊敬。

當然,不是所有的導演都有足夠的運氣,忻鈺坤的《暴裂無聲》難言成功,馬凱的《中邪》一直未能上映,王超的《尋找羅麥》遭遇票房失敗……不過能看出越來越多的新導演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入到中國電影圈,讓這個圈子更加百花齊放。

兩部文藝片迎接2019

畢贛執導的《地球最後的夜晚》堪稱本年度最受關注的文藝片,請來湯唯、黃覺等文藝片大腕,講述了一個充滿魔幻色彩的愛情故事。行銷團隊利用「一吻跨年」,在抖音和微博迅速為影片收割了一批觀眾。該片目前首日預售票房已經過億,這個首日預售成績不僅對文藝片來說是難以想像的,甚至對不少美國大片來說都是望塵莫及的。

在國內不少一線城市,《地球最後的夜晚》在12月31日晚跨年夜的零點場大多都是滿座。《地球最後的夜晚》的行銷是成功的,但它並不是一部給大多數人看的電影。長達一小時的3D長鏡頭,迷離又抽象的敘事方式,非傳統意義上的愛情故事,都決定了它不是一部通俗易懂的影片。該片行銷團隊日前也發布了聲明,稱電影拍出來就是給所有觀眾看的,也不希望所謂影評人人為地把觀眾劃分為三六九等。

2019年1月4日,陸慶屹執導的紀錄片《四個春天》將正式上映。憑借對家庭本真生活的深情記錄與刻畫,《四個春天》被觀眾譽為國產紀錄片的「清流」,在專業平台的評分高達8.8分,還得到了趙薇、黃渤、周冬雨和章宇的聯袂支持並為預告片獻聲。

12月26日,陸慶屹應河南奧斯卡電影院線之邀來到鄭州宣傳影片,在接受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採訪時,陸慶屹表示從來沒想過能通過這部電影獲得多少票房,它能在電影院上映就是成功的。《四個春天》最開始只是自己的一個記錄,陸慶屹說:「就是想為父母做點什麼,他們這代人很多都有才華,但被耽誤了,我想記錄下他們的美好。」而最初,他的目標只不過是為了剪成一本家庭錄像,「留給父母和親戚朋友們看」。當母親得知自己被拍進電影後,對陸慶屹說:「早知道你是拍電影,我就穿好看點了。」陸慶屹也鼓勵更多年輕人拿出自己手中的相機、手機,多去觀察生活、家人,把自己和家人的日常錄下來,「不是說都要拍成電影,但過十年再看,它會是非常美好的財富。」

12月28日,一部《來電狂響》很可能會成為黑馬。該片改編自義大利電影《完美陌生人》,講述了7位好友在聚會中玩了一個遊戲,將手機交出並分享所有來電、簡訊、微信甚至廣告彈窗,由此掀開了一場啼笑皆非的情感風暴。與原版相比,《來電狂響》會讓中國觀眾感覺與生活更加貼近,雖然同樣是由手機引發的對於現代人際關係的思考,但別出心裁地加入了關於手機的眾生相,最重要的是,整部電影用詼諧幽默的方式反映了一個嚴肅的社會問題。從該片來看,以往的特效大片未來會越來越少,中等規模的文藝類型片將成為國產片的主力軍。

文藝片也要有一顆「商業心」

不同的導演在不同的場合都說過一句相同的話,「電影本來不應該有文藝和商業之分,這種人為劃分也有違電影的本來特質」。確實,不論是姜文、張藝謀、賈樟柯還是馮小剛,都有強大的優勢調動明星來出演自己的作品,再通過強勢的宣傳、發行途徑來推廣電影。對於文藝片來講,如何通過具備市場號召力的演員來帶動票房,吸引更多觀眾進入電影院欣賞文藝片?這是每一位文藝片導演都應該努力的方向。另外,那些所謂的流量明星如何通過高質量的文藝片來磨練自己的演技?比如楊冪出演《寶貝兒》,李易峰主演《動物世界》,都是在文藝片中探索自己演技的無限可能,兩者相輔相成,未來勢必會更加模糊文藝片和商業片的區別。

另外,隨著國產文藝片的增多,資本的投入也明顯增強。且不說那些大導演的,此前入圍戛納國際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的《路過未來》,製作成本也高達3000萬;投資8000萬的《江湖兒女》是賈樟柯迄今為止最貴的電影。現在隨意拿出一部文藝片,背後的金主就有騰訊、萬達、華誼、貓眼這些國內一線電影公司。

資本的介入,觀眾的關注,讓文藝片從小眾化向大眾化發展,走大眾路線的文藝片能否讓這個片種做到復興?目前還有待檢驗,但可以預見的是,隨著市場的容納和觀眾的接受,以後會有越來越多注重故事內核的文藝片進入商業院線,高額投資的文藝片也會屢見不鮮。

對於中國電影來說,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