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談訪民自殺幹部獲罪:截訪本就非法

截訪活動從產生之日起,就注定是種非法行為。

據報導,山東龍口訪民李淑蓮被非法拘禁案於12月28日宣判,四名公職人員構成非法拘禁罪並被法院判刑。時隔9年後,該案徹底畫上句號。

復盤該案案情,又跟截訪有關:龍口村民李淑蓮和劉明霞2002年至2009年多次赴省進京信訪,2009年9月龍口市東萊街道辦事處三名幹部商議決定,雇人對二人進行封閉看管和毆打體罰。二人被帶至賓館後,三名保安(另案處理)對她們體罰毆打,還有1名辦事處人員通過監控觀察。10月2日晚,李淑蓮被發現自縊身亡。

與此前有些訪民被黑保安毆打致死、在黑監獄非正常死亡後,只有黑保安被追刑責不同,李淑蓮案里當地司法機關不是淺「責」輒止,而是追根溯源,對組織截訪者追究刑事責任。這也能給部分基層工作人員以警示:不能以違法犯罪的方式,對待訪民和上訪、信訪活動。

在該案中,李淑蓮自縊身亡的確是個「變量」——會將這起惡劣事件帶入公共輿論場。但即便沒有該情節,即使所雇用的人員沒有毆打行為,僅是非法拘禁行為本身,就已涉嫌違法犯罪。依照《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和最高檢相關司法解釋,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超過24小時,就構成犯罪,即使時間較短,構不成犯罪,那也該被治安拘留處罰。

就算不是把上訪人控制在賓館或交給黑監獄,而是僅強行截訪、把其強行拉回,也構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乃至非法拘禁罪。

由此看,截訪活動從產生之日起,就注定是種非法行為。遺憾的是,由於截訪有時候並非個別公職人員「個人行為」,而是跟地方濫用「一票否決」權帶來的壓力有關;以往該現象也很常見,截訪的違法性質也在追責環節被忽略掉。但違法就是違法,在法治社會,違法犯罪就該擔責。蓬萊市人民法院對幾名組織截訪者判刑,算是「重申常識」。

期待類似的個案判決,能夠對那些截訪黑色利益鏈上的人有所震懾:就像訪民的涉法涉訴信訪當被導入法治框架下那樣,應對上訪的方式也該納入法治軌道,否則就該為之擔責。

□吳元中(法律工作者)